本网推荐 新闻中心

侯水平:社科工作者深切怀念地震遇难同胞

牟云娟

2018年05月23日 12:00

院震灾研究中心召开学术座谈会,纪念汶川地震10周年,芦山地震5周年,怀念遇难的同胞,很有意义。

汶川地震10周年,我院系统地震灾研究工作也持续开展10年了。在接到今天座谈会的通知后,我想到了一件事情。2013年4.20芦山地震发生不到半个小时,梁波同志开车,中心的张祥荣、曹瑛、翟琨几位研究人员就从成都出发了。他们冒着余震,山路滑坡的危险,赶在交通管制前,到了灾区,了解灾情、参与救灾,对中小学生等进行心理疏导。除了以上几位同志外,中心的南山研究员和我院许多研究人员都投入到了灾后恢复重建研究。由于及时充分地掌握了灾区的第一手情况,陈井安、李明泉等院领导牵头完成的17个研究报告,直接提供给了国家发改委和省上起草4.20地震灾后重建规划(包括总体规划和专项规划)调研组,成为制定规划重要的参考资料。

为什么震灾中心在4.20芦山地震重建研究中能够发挥这样突出的作用?这与汶川地震后中心的震灾研究工作一直没有中断分不开。汶川地震后,我院立即投入到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的调研中,许多研究人员深入灾区调研,提交了大量的研究报告,推出了很多产生了重要影响的研究成果,出版了灾难学系列丛书。也就是在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研究的过程中,院里成立了震灾研究中心,建立了四川震灾资料室。中心的同志花了很大的力气收集地震有关资料,开展调研,举办国际学术交流会。5.12地震发生后,当天我院就有同志给我报告要去灾区,我没有同意。这是因为,我经历过阪神地震,对大地震发生后灾区的情况有感受。在余震不断、交通受阻、饮水食物等都缺乏的情况下,我们的同志没有救灾经验,没有手段,到了那里,不仅帮不上忙,自己也会成为被救助的对象。而4.20的情况就不同了,经过5年的专门研究和训练,中心的同志有了相应的经验和心理等准备,也训练了一定的技能,他们不仅可以去,而且必须去,去了就能发挥作用。

10年来,震灾中心在震灾研究方面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不仅为汶川地震和芦山地震重建提供了重要的智力支持,还参与了青海玉树地震、云南鲁甸地震、甘孜地震、九寨沟地震的救灾重建工作,并为尼泊尔地震救灾重建提供了帮助;也取得丰富的学术研究成果,推动了震灾学术理论研究,配合了北川、雅安等震灾纪念馆建设。

加强震灾研究,推动防灾减灾研究进一步深入,是社科工作者对地震的最好纪念,也是对遇难同胞最好的怀念。我们需要对十年来的震灾研究工作进行总结,也有许多问题还需要深入研究。例如如何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如何创新救灾的机制,提升救灾能力,提高救灾效率,进一步弘扬抗震救灾精神,盘活救灾资产,处理好救灾与发展的关系,等等。有些问题本身需要较长时间跟踪研究,比如地震残伤者的身心康复、就业、生态恢复,产业发展等。此外,关于四川的震灾研究工作,我还想提点建议:一是建议加强联合研究合作研究。各研究单位之间要建立合作机制,包括跨界合作,资料共享,整合力量。曹瑛同志可以考虑牵头发起设立四川震灾研究会。二是进一步加强震灾研究方面的国际合作交流,特别是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交流,与联合国减灾救灾机构合作。四川的震灾研究要站在国际学术前沿,要向外界讲中国故事,挖掘、提炼、弘扬中国的抗震救灾精神,扩大四川在防灾减灾领域的国际影响力。我院震灾中心有条件成为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研究机构。三是开展地震知识的科普宣传以及防灾危机管理培训等工作,促进研究成果转化。

 

(本文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省社科联副主席侯水平于2018年5月4日在“十年来四川省重大地震灾害及恢复重建学术座谈会”上的发言)

 

]]>

2018年05月23日 10:51
1443
坚定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 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