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新闻中心

张克俊:如何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式现代化要求、具有四川特色的城乡融合发展新路子?

管理员

2024年04月22日 01:08

《四川日报》2024年04月22日

点击查看

●以县域为重要突破口,以协调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和新型城镇化战略为抓手,以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为目标,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推进城乡融合发展

93问

要把乡村振兴战略这篇大文章做好,必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如何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式现代化要求、具有四川特色的城乡融合发展新路子?

城乡融合发展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是奋力谱写中国式现代化四川篇章的必然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如何处理好工农关系、城乡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现代化的成败”。当前,正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的窗口期,而四川既有大城市、又有大农村,城乡差距与区域差距相互交织,城乡二元结构明显,推进城乡融合发展任务尤为艰巨和紧迫。四川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来川视察系列重要指示精神,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式现代化要求、具有四川特色的城乡融合发展新路子。这个“四川特色”就是:以县域为重要突破口,以协调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和新型城镇化战略为抓手,以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为目标,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推进城乡融合发展。

推进城乡融合发展是破解城乡二元结构、推进乡村振兴实现农民农村共同富裕的关键抓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仍然在农村。从城镇化进程看,2023年我省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低于全国6.67个百分点。从农村发展看,基础设施欠账大,民生政策标准、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水平城乡落差明显。从居民收入看,2023年全省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的87.3%、92.1%,收入水平整体偏低,城乡居民虽然相对收入差距缩小,但绝对收入差异依然持续扩大。从人口变化趋势看,我省65岁及以上常住人口占比16.9%,居全国第三,已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农村老龄化、空心化问题日益突出。这些既是困难也意味着发展的潜力,答好题有助于培育农民收入增长的新动能,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和农村内部收入差距、促进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向乡村延伸,补齐乡村公共服务短板,促进城乡居民生活品质共同提升,从而实现农民农村共同富裕目标。

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必须以县域为重要突破口。县域地域范围适中、经济体系健全、治理结构完整、城乡联系紧密、人口就业迁移成本低,是推动城乡融合的最佳地域单元;县域作为连接乡村与大中城市的纽带,兼具城市性与农村性,既是乡村振兴的主战场,也是城市体系末梢节点的承载地;县城作为城市与乡村的中间连接体,是城市之尾、农村之首,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把县域作为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切入点和最为基础、重要的环节,是新发展阶段构建新型工农城乡关系的重要战略举措。四川是全国县级行政区数量最多的省份,县域在全省地位尤为突出,超过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县域;128个县市(不包括区)GDP总量占全省比重达40%以上。把城乡融合发展聚焦于县域,有利于大力推动县域经济发展,解决县域发展不充分问题。

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必须以协调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和新型城镇化战略为抓手。乡村振兴与新型城镇化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的关系。没有新型城镇化作支撑的乡村振兴,由于没有发挥城市强大的辐射带动作用、巨大的消费牵引作用和密集的资源要素动能作用,仅靠乡村内部是很难振兴的;同理,新型城镇化建设如果没有乡村振兴为其提供人力资源、要素供给、农产品及生态空间,新型城镇化也很难推进。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必须协调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和新型城镇化战略,才能更有效地促进城乡要素双向自由流动。为此,要抓好“两端”,一端是以县域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通过深入推进扩权强县改革、拓展优化县城发展空间、提升县城功能品质、做强县城产业支撑,切实把县城建强,提高就地就近城镇化的质量和水平;一端是以宜居宜业和美乡村建设为牵引的乡村全面振兴,通过提升中心镇辐射带动能力、构建现代化乡村产业体系、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改善行动等,把农村建好,加快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要畅通“中间”,就是破除制约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不断增强城乡融合发展的内生动能和整体活力。

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必须以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为目标。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逐步实现城乡居民共同富裕是推进城乡融合发展的根本目的。当前四川城乡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还十分突出,城乡公共服务的不均等现象还十分明显。要通过做强县城产业支撑、培育一批工业强县(市、区)和制造业先进县、大力发展现代化乡村产业体系等促进城乡发展差距的缩小;通过开展农民工高质量充分就业行动、引导龙头企业与农民共建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盘活用好闲置资产、大力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完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等增加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通过大力推进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均等化、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加快城乡文化融合发展等途径缩小城乡居民生活水平差距。尤其要瞄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城乡差距大的突出短板,坚持按实际管理服务人口规模配置公共资源,不断提高城乡基础设施完备度和公共服务便利度。

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较高水平的城乡融合是在城乡生产要素充分自由流动的基础上。在要素充分流动下,推进城乡之间空间、产业、制度、生态、文化等多个维度的全方位融合发展。目前四川要素在城乡之间双向流动的通道已经构建,但流动势能尚不均衡,亟须突破要素由城到乡自由流动瓶颈;要素在城乡间配置机制已然构建,但跨域流动机制还不完善;单项要素改革进展成效显著,但要素之间的协同流动尚缺乏有效政策支撑。必须进一步破除阻碍要素市场化配置的体制机制障碍,充分发挥市场在城乡要素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改革撬动城乡融合发展全局,提高城乡要素协同配置效率。要紧紧扭住“人、地、钱”三个关节点,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推动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对常住人口全覆盖,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创新人才入乡激励机制,有序引导人才到农村;深化“三权分置”改革、稳慎推进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推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有效利用,激发农村土地要素活力;健全乡村多元化投融资机制,吸引更多资金到农村。

(感谢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克俊作答)



]]>

2024年04月22日 09:15
538
让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同频共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