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新闻中心

刘立云:以新质生产力赋能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管理员

2024年07月03日 12:03

《光明日报》(2024年07月03日 05版)

20220718114118646.jpg

县域经济是依托城乡双向人力流、物资流和信息流形成的具有整体功能的开放性区域经济系统,是国民经济运行体系坚实的支撑。当前,我国县域经济正处于现代化发展的变革期和加速期,亟须以新质生产力为重要着力点,加快赋能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发展县域新质生产力,亟待破除三大认识误区。

破除“无关论”。“无关论”认为新质生产力应当在科技创新能力较强的城市进行实践探索,而与科技资源较为匮乏、创新能力不足的县域关系不大。这种观点没有看到县域具有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劳动力、自然资源、生产成本等方面的优势条件,也没有看到县域具有发展新质生产力涵盖的特色优势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以及数字经济部分生产环节的条件,更没有看到县域也是全国甚至全球创新链、产业链和价值链发展必需的重要一环。

破除“同一论”。“同一论”则是对立于“无关论”的另一个极端,它认为在城市经济和县域经济发展过程中,新质生产力具有同一性,倾向于搞城乡区域一种模式。城市经济和县域经济之间的发展方式存在天壤之别,不同县域之间的发展水平、发展基础、资源禀赋迥异,新质生产力发展路径各有不同。因此,要立足实际、尊重规律、因地制宜探索县域新质生产力发展的不同路径。

破除“绝对论”。“绝对论”认为新质生产力与传统生产力是截然不同的生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意味着要消灭和取代传统生产力。“绝对论”既没有认识到两种生产力之间“你中有我”的渐进转化关系,也没有看到传统产业中也可能孕育着发展新质生产力的条件,否定了新质生产力可以存在于不同阶段、不同地区的合理性。通过数字赋能、技术改造等方式推动传统产业“老树发新芽”,是新质生产力发展的重要表达之一。

发展县域新质生产力,目前还面临一些现实问题,比如新质生产力创新转化不够足、新质生产要素集聚度不够高、新质生产力发展环境不够优等。为此,发展县域新质生产力,要立足县域特点,坚持先立后破、循序渐进,因地制宜、有所侧重,注重“四个结合”,赋能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注重有根挖潜与赛道抢位相结合,厚植县域新质生产力发展的产业载体。要聚焦县域发展历史悠久的“有根”产业,加快推进企业数智化更新和技术改造,实施节能减排和绿色发展,打造县域“数字+”产业、绿色工厂和绿色园区。要抢抓“新赛道”产业,立足县域资源禀赋,有效承接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的县域布局,抢占现代产业创新链、产业链和价值链的部分环节。要利用县域文化、生态和环境等优势,加快发展文化旅游、生态康养等服务业新赛道。要推进县域经开区和工业集中开发区提质扩面,推进“僵尸企业”退出和闲置土地盘活,以最小的资源环境代价获得最大的产出效益。

注重原始创新与转化应用相结合,释放县域新质生产力发展的核心动力。要主动融入区域科技创新,有条件的县域要积极引入国家级和省级实验室、中试基地、创新中心等平台,力争成为创新策源地的重要组成部分。要鼓励企业加大创新投入,自建或联建研发机构,建立完善研发机构组织体系。要支持组建校院企地协同创新联合体,聚焦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建立政产学研用创新联盟。要夯实创新政策支撑,深化风险投资、产业基金、优惠信贷等金融支持,推行“县聘企用”等人才培引新模式,强化高层次科创人才培养和引进。

注重多元融入与分工合作相结合,积蓄县域新质生产力发展的区域势能。要推进县域融入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优化“研发创新在都市、生产转化在县域”格局,探索“总部+基地”模式,强化县域承接都市圈和城市群产业外溢功能。要促进技术、品牌、人才等要素共享,组建产业联盟、产业化联合体等载体,加快构建县域分工协作体系,形成区域特色优势产业链。

注重软性提升与硬件改造相结合,优化县域新质生产力发展的基础环境。要加快县域“人、地、钱”等要素与都市圈和城市群、县域城乡之间的双向流动,强化县域新质生产力各类要素的高效集聚。要强化县域基础设施建设,深化县域“交供邮”融合发展,提高县域物流仓储效率,夯实县域新质生产力“数字”基础。要围绕企业全生命周期和产业全链条,从政务环境、政策环境、人文环境等全方位出发,优化政务服务,营造县域新质生产力发展一流环境。

(作者:刘立云,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

点击查看




]]>

2024年07月03日 20:12
295
以县域为载体协同推进新型城镇化与乡村全面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