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信息 新闻中心

第二届中国公共传播论坛在长春举办

杨雨霖

2021年11月18日 02:46

赵徐州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赵徐州)数字技术正在全面融入社会交往与公共生活,并推动社会治理方式的创新。如何促进数字社会中公共传播多元主体凝聚共识、提升国家与社会的治理效能成为当前亟待探讨的问题。10月30日,2021第二届中国公共传播论坛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在长春举办。来自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60余位学者,围绕“转型·创新:数字社会中的公共传播”主题展开深入研讨。

开幕式上,东北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王延表示,东北师范大学传媒科学学院(新闻学院)举办第二届中国公共传播论坛,彰显了部校共建中高校的责任与担当。希望依托论坛这一高水平的学术研究与交流平台,打造东北亚公共传播研究的高地。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胡百精教授表示,公共传播是当下我国在现代化进程中遇到的新境况,学界在公共传播领域的讨论也日益激烈。此次论坛的召开,体现了学术研究服务社会实践,服务国家发展的自觉性,使部校共建的价值得到了充分彰显。东北师范大学传媒科学学院(新闻学院)院长张文东教授主持开幕式。


促进多元传播主体凝聚共识

在主旨演讲环节,来自全国新闻传播学科领域的8位专家学者发言。学者一致认为,随着社会加速步入数字化生存时代,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当前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命题,应当充分认识到数字技术对公共传播实践带来的影响,实现多元主体的协商、对话,增进国家与社会治理效能提升,以适应公共传播发展的新趋势。

面对时代巨变,我们应该以问题意识为导向,基于对现实的把握展开实践创新和学科创新,并根据历史与现实的逻辑继承性来深入挖掘当下的确定性,以此着眼未来。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喻国明表示,当下传播内容生产的主体正在经历着从精英化到泛众化的转变,民意表达更加感性进而更容易被“贴标签”“带节奏”,圈层化的新型社会组织方式形成了传播和意见沟通的新壁垒。因此,需要加强横向贯通,挖掘对冲性的工具价值,寻找社会共识。新兴技术的支撑,使得第一人称逐渐成为个体的基本认识方式,传统传播方式效果受限,公共传播治理应在环境、关系与传播重构的改变中重新寻找发力点。此外,随着媒介化时代的到来,舆论和公共传播领域的边界势必会产生全新的扩张,互联网及其带来的一系列革命性技术改变已造成了千行百业的媒介化重构事实,公共传播研究能为其输出更多的传播机制、法则与模式,对舆情治理和行业重构进行全新的认识和把握。

在胡百精看来,当面对国家现代化进程新境况时,回溯过去是非常重要的。要在对历史的梳理中阐释中国传统政治和社会共识的价值本源,以此探讨社会共识的塑造。当下,要在拓展公共理性之外重振人文主义传统,再造共识的价值之源,利用好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使之成为我们研究探索的支撑与源泉。


适应公共传播发展新趋势

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特聘院长张昆认为,当今时代发展趋势除了全球化、信息化之外,“民族的时代”也是一个重要的特征。如此环境中,国家战略与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的需要,使得开展全球性民意调查显得尤为关键。寰球民意调查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学术性、政治性和重要性。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科学的寰球民意调查对增进世界各国人民相互了解与合作、增强国际社会主体行为的可预测性、维护世界和平等,都具有重要意义。

新媒体时代,监视结构发生了根本性转变,监视也可能是一种社会关系的连接和一种特殊的政治参与和舆论监督方式。重庆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郭小安认为,数据化的液态监视可以被视为积极的社会工程,重构人们对监视保持的负面刻板印象。液态监视技术的社会管理系统聚焦到了每个个体,并且深度参与到个体日常生活实践中。人们的日常生活依赖甚至依附于算法技术的个性化定制与信息推送来思考和决策,同时监视技术能够消除不确定性,为个体和社会公众提供最大程度上的技术保障。在监视模式充满了液态社会特征的情境下,“围观”“互晒”“云观看”“视觉抗争”等社会现象,为监视理论的丰富带来了无限想象力。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陈昌凤教授在“数据主义与技术价值观”的主旨演讲中,阐释了数据主义的出现、发展与风靡,并从科学角度分享了薛定谔与维纳的具体理论,肯定了维纳著作中“对人类最危险的其实不是机器,而是人类自己”的观点。她认为,在人类社会里,要赋予技术以人为本的底线,关注人和世界的不确定性,关注技术向上以及核心的价值理念。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院长张明新教授从大数据时代总体特征入手,深入解释了当下健康传播问题研究的重要性。他表示,目前健康传播领域呈现出众多新面貌,如个人和组织的层面中日益高效的健康医疗与健康管理、社会层面中大数据对人们未来的健康行为及趋势的预测等。在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时代,行业内各方应更加关注大数据的技术方法以及全社会健康传播话题,充分利用大数据的手段来促进健康传播的效果与公众健康素养的提升,从而不断提高人民群众健康水平,共同助力《“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落实。

如今在全球范围内都存在着认同分化、舆论难调、价值凋敝、叙事解构、灵韵消失的信息现代化问题。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院长隋岩表示,一方面,社交媒体让人们的生活更加便捷、便利,改变了人们的生产方式,甚至其自身已经成为了社会生产力;但另一方面,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矛盾冲突也更加凸显。从工业现代性到信息现代性、从大众传播到社交媒体传播,社会主导性原则从线性的时间原则转变为非线性的信息原则。信息原则不仅意味着对工具理性、工业技术的强调和追求,也意味着对于媒介技术的强调和追求,它重新规制了现在的生产生活交往的各种方式,重塑了信息社会的现代性价值与追求。

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院长吕新雨提出,建构新时代的公共传播体系,不仅要关注如何发展新时代主流媒体,回应蓬勃发展的数字经济背景下新媒体和公共传播、国家治理和社会认同的关系,还要探讨社会主义公共传播体系为乡村振兴战略服务、为东西部区域协调发展服务等问题。一方面,要对简单化和基于西方自由主义形态的“市民社会”新闻框架保持警觉;另一方面,在监督权力的同时,想象和建构自由、民主和共享的社会主义公共传播体系,实现跨学科融合。

随着社会加速步入数字化生存时代,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当前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命题。应当充分认识到数字技术对公共传播实践带来的影响,实现多元主体的协商、对话,增进国家与社会的治理效能,以适应公共传播发展的新趋势。

会议由东北师范大学传媒科学学院(新闻学院)主办,东北师范大学公共传播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承办。


]]>

2021年11月18日 10:40
144
《中国区域协调发展指数报告(2020)》在京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