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对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不容忽视

宋扬

2017年07月03日 12:00

王华庆
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指出“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要求金融系统“不忽视一个风险,不放过一个隐患”。目前为什么要强调维护金融安全问题?如何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日前,记者就此问题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主任徐鹏程。他认为,从当前情况看,金融风险的防范与控制取得了一定成效,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有所降低,但也必须看到,不同金融领域内的风险仍在累积之中,风险的互联效应、溢出效应未能消除,因为化解旧风险而产生的新风险也一定程度地存在,因此还应保持对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高度警惕,并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

记者:为什么说当前系统性金融风险仍不容忽视?

徐鹏程:当前金融风险总体上是可控的,但仍然存在着几个较为突出的风险点,在一定条件下有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

一是宏观经济虽然有向好趋势,但增长仍不强劲且有出现反复的风险。当前我国经济总体上仍处于转型升级、动能转换的阶段,经济调整的结构性阵痛期仍未过去,为转型而不得不付出的一些改革成本势必拖慢经济的总体增长速度,使经济长期保持中速运行,保持宏观经济的稳定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金融风险也是影响宏观经济稳定发展的关键。从外部看,当前金融全球化程度进一步加深,各国金融联系增强,风险的传导也更加容易、便捷,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政策外溢效应越来越突出,增加了由国际金融市场引发国内金融风险的可能性。

二是分业监管与混业经营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当前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实现了集团化经营,以资本为纽带相互关联形成了复杂的金融体,从微观层面看,各类金融行为越来越突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风险的传递效应和传染性在持续扩大,一些微观风险如果处置不及时,就会将风险传导到各个环节,形成联动效应,有酿成宏观风险的可能。当前我国资本市场还存在金融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一些不实信息通过各种渠道快速传播,如果得不到控制也会引发金融风险的产生。

三是股市、债市风险未能释放,仍在机体内累积。虽然经过一定努力,资本市场在为实体经济服务方面较以往有了很大改进,但经济“脱实入虚”的弊病短期内仍难彻底克服,股市的“热钱”效应、杠杆效应仍比较突出,随着经济结构调整的持续深化,债市的违约风险也呈高位运行的态势,股市、债市目前仍未能脱离高风险轨道,资本市场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四是楼市金融化的趋势仍未化解,风险继续累积。虽然中央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在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房地产的金融品属性仍较为明显,从2007年到2015年非金融行业与金融行业净利润比从2∶1转变为1∶2,大量房地产投资事实上属于金融投资,导致部分城市房价非理性上涨,不仅不利于房地产行业的持续发展,也加重了实体经济与金融业的失衡。

五是民间金融活动异常活跃,风险呈相互叠加的趋势。当前民间借贷活动以传统模式、投资担保模式和网络模式等为表现,有向表外吸储的趋势;民间借贷的实际利率越来越高,有向高息放贷发展的趋势;民间金融机构利用网上银行、第三方支付平台广泛开展业务,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有向地下钱庄发展的趋势。上述趋势在有些省份表现更为突出,从业者职业化,不仅破坏了正常的金融秩序,而且一旦风险大面积爆发容易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

六是化解旧风险的力度不断加大,有酿成新风险的可能。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过程中,金融机构化解旧有风险的力度很大,企业调整结构、开发新动能的热情也很高,但如果目标不准、措施不当,对供给侧改革的精神、原则理解不到位,就又有可能形成新的过剩产能和库存,从而形成新的金融风险。

记者:对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应采取哪些主要对策?

徐鹏程:针对当前可能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几个方面,建议采取以下措施加以应对:

一是坚定推动供给侧改革,为金融发展提供良好环境。供给侧改革已进入最关键的攻坚阶段,面对改革产生的阵痛要保持改革定力、坚持改革方向,克服“路径依赖”,坚定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不断创造新供给、满足新需求,以此推进经济结构调整。要克服“速战速决”的急进心态,坚持打持久战,用创新精神破解改革难题,夯实经济发展的基础。

二是深化金融体制改革,重点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面对当前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复杂的金融产品体系、信息化的交易体系和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体系,是到了将金融监管的框架性改革提高到一个战略高度的时候了,应该尽快结束争论、形成共识,通过建立综合性金融监管体系结束“混业经营、分业监管”的现状。要加强综合性金融监管,完善法规体系,强化金融信息系统建设,加强对不实金融信息的控制和治理,尽快补齐短板。

三是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积极规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扩大直接融资,继续沿着法治化、市场化、国际化的轨道推进,为优化资源配置、引导资本要素有序流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做出贡献。金融和证券要回归实体经济,保险要回归保障,为此要严格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行为、积极引导外部资金入市,加强依法监管、从严监管,保证资本市场各项改革措施的顺利实施。

四是加强对民间金融活动的监管。要健全法律法规,规范民间金融活动,实行全方位监管,使其从监管的灰色地带走入阳光下。加强民间金融机构资金来源、资金流向、利率、不良资产等重要指标的实时监测,督促其规范经营。加快全民信用体系建设,实现征信信息共享。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引导民间融资市场规范发展。

五是在培养经济新动能中严防金融风险。在培养新动能中,要坚决克服重复建设、走老路的倾向,对新兴产业要区别对待、因地制宜,根据本地区、本企业的实际情况选择性地发展,避免简单地把“新经济比重增加”视为政绩亮点,金融机构在支持新动能过程中,也要坚持风险管控标准和评价标准不放松,避免借新动能出现新的坏账。

记者:房地产业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其发展离不开金融支持。而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和房地产资金作为优质抵押物的性质又使房地产信贷成为银行业的重要资产。在房地产市场上升时期,金融市场信贷的扩张促使房地产泡沫产生和膨胀,在房地产市场发展趋缓时,信贷的收缩可能使房地产企业资金链断裂,并引起房地产金融风险的爆发,如何防范房地产业金融风险?

徐鹏程:防范房地产业金融风险,重要的是必须采取措施消除房地产的金融品属性,加大调控的力度,尤其加大房地产调控的行政问责机制,使房地产市场实现“软着陆”。去库存方面要坚持分类调控、因地施策,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解决房地产库存过多的问题,对可能出现的房地产泡沫提前加以抑制和消除,同时防止房地产市场“大起”的同时突然出现“大落”。

]]>

2017年07月03日 10:38
1225
现代道德不再是非此即彼的抽象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