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闻 理论研究

问题导向与哲学研究创新

赵庆秋

2019年04月15日 03:38

王虎学(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光明网-《光明日报》

哲学因问题而生,哲学研究创新也只能从问题出发。新时代推进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创新,尤其需要重视并研究当代中国问题,特别是要树立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这对于真正激发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内在活力,彻底摆脱对西方学术的“学徒心态”,自觉建构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而言,具有积极而深远的意义。

鲜明的问题意识,明确的问题导向,既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鲜明的理论品质,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创新应有的理论自觉。习近平总书记明确强调:“坚持问题导向是马克思主义的鲜明特点。问题是创新的起点,也是创新的动力源。只有聆听时代的声音,回应时代的呼唤,认真研究解决重大而紧迫的问题,才能真正把握住历史脉络、找到发展规律,推动理论创新。”的确,理论的生命力在于创新,而理论创新只能从问题开始,就此而论,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也必将在面向中国问题的过程中推陈出新、在坚持问题导向的历程中吐故纳新。

客观地讲,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来都不回避问题,而是在直面并回答中国问题的过程中不断向前发展的。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随着中国社会的深层次结构性的变革,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内,整个中国的学术研究迎来了一个明媚的春天,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进入快车道,国内学术研究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巨大而非凡的成就。从一定意义上讲,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如果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开辟和伟大实践,也就没有当代中国学术研究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今天的繁荣景象和巨大成就。当代中国的学术研究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内,都是在主动回应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所提出的一系列时代问题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我们也完全可以说,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长足进步和蓬勃发展,都是在直面时代问题并解答时代问题的过程中取得并实现的。

马克思主义哲学从其诞生之日起,就以鲜明的问题意识和明确的问题导向在哲学史上完成革命性变革,进而在哲学史上争得并占据了一席之地。在马克思看来,“一个时代的迫切问题,有着和任何在内容上有根据的因而也是合理的问题共同的命运:主要的困难不是答案,而是问题。……每个问题只要已成为现实的问题,就能得到答案”,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会受到来自时代的个人的各种因素的影响,因而答案可能五花八门、各不相同,但是,只有问题才是“公开的、无所顾忌的、支配一切个人的时代之声”,因为“问题是时代的格言,是表现时代自己内心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质言之,任何真正的哲学首先应该而且必然会抓住迫切的需要解答的“重大时代课题”。历史上,任何划时代的思想体系都是历史的时代的产物,都是对历史和时代所提出的重大而迫切的问题的科学回答中顺势提出的。正是在回应和解答资本主义时代所面临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应运而生、坚定出场。

我们还是从当代国内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诸多不同路径说起。总体上而言,尽管各种研究路径在研究方法、研究重点、研究旨趣、研究主张、研究结论等诸多方面不尽相同,但是概而言之,借用马克思的话来讲,诸多不同的研究路径可以大概划分为具有代表性的“实践派”和“理论派”这两大派别。平心而论,不同研究路径都各有所长,各有其存在的合理性,无所谓孰是孰非、孰高孰低,但是现在比较突出的问题是,彼此互不理解,人为制造壁垒和误解的现象比较常见。实际上,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正是直面时代重大问题,在现实性与学术性的张力和交锋中才不断创新发展的。为此,我们必须打破原有研究中的过度路径依赖、打通横亘在原有研究之间的人为障碍,在回应时代问题的过程中进一步整合学术资源、凝聚研究力量,推动构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改革开放以来,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不断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走向深入,尤其需要重视并研究时代问题,特别是必须高度重视并认真研究我国社会发展中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以及我们党在执政过程中所面临的重大时代课题。问题是,作为哲学研究论题或论域的时代问题到底应该怎么来认识和把握呢?究竟哪些问题才可以被称之为哲学研究课题意义上的“时代问题”呢?毫无疑问,不同的人对此会有很多不同的答案。但我们可以明确的是,新时代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创新,自然离不开批判地继承人类文明优秀成果,列宁就特别强调指出,马克思主义绝不是“离开人类文明发展大道的宗派主义”。但新时代推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创新,更要树立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毋庸讳言,直面中国的现实问题,既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创新的一个重要的理论生长点,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当代中国学者创新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一条具有极强生命力的新路径,这应该成为当代中国学者的应有的理论自觉和坚定的理论自信。

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解决中国的问题,提出解决人类问题的中国方案,要坚持中国人的世界观、方法论。如果不加分析把国外学术思想和学术方法奉为圭臬,一切以此为准绳,那就没有独创性可言了。如果用国外的方法得出与国外同样的结论,那也就没有独创性可言了。要推出具有独创性的研究成果,就要从我国实际出发,坚持实践的观点、历史的观点、辩证的观点、发展的观点,在实践中认识真理、检验真理、发展真理。”总之,在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方面,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责无旁贷,不能“空场”,必须“在场”,不能“失声”,必须“发声”,切实肩负起伟大时代所赋予的光荣使命。


]]>

2019年04月15日 11:37
717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哲学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