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美国在中东“只破不立”为哪般

胡小文

2018年05月17日 12:00

汤先营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17日

  中东地区因其处于欧亚非交界的地理位置和拥有丰富的能源等优势,使得美国历届政府无不对其高度重视。中东政策亦是特朗普政府整体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此点从特朗普上任以及新任国务卿蓬佩奥获得任命后均将首访目的地选在中东可见一斑。特朗普明显对中东有所偏爱,对该地区“着墨较多”。近期美国先后退出“伊朗核协议”、将美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等举动引发世界关注。然而,综观特朗普执政一年多来的中东政策,外界很难勾画出一幅清晰、完整的脉络框架,就实际效果而言,其表现或可用乏善可陈来形容。

  求变:“拉一派、打一派”

  特朗普上任以来基本延续了奥巴马政府时期对中东的战略收缩态势。尽管如此,美仍将打击恐怖主义、遏制伊朗崛起和保护地区盟友作为其中东政策的三大支柱。这些目标在去年12月出版的美国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有明确描述。虽然延续了奥巴马的战略收缩,但不代表特朗普对奥巴马的中东政策“萧规曹随”。相反,与针对奥巴马在世界其他地区所推行的政策一样,特朗普可谓“逢奥必反”,这在中东政策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在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被击溃后,特朗普将遏制伊朗摆在其中东政策的首位。5月8日特朗普力排众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推翻了奥巴马政府最大的外交遗产。5月14日特朗普派遣女儿伊万卡、女婿库什纳高调出席美驻以使馆在耶路撒冷新馆的开馆仪式,体现出对盟友以色列的绝对支持。此举进一步回调了奥巴马时期对以色列有所忽视的政策。退出“伊核协议”与迁馆两件事存在内在联系,体现出特朗普政府在中东“拉一派、打一派”的策略。

  特朗普上任后奉行“美国优先”政策,不愿卷入中东地区冲突,尤其不愿为中东投入巨大资金和军事力量。美国主要凭借所谓“空中干预”手段,比如对叙利亚发动空袭,来维护美在中东的利益。然而,仅凭“空中干预”无法完全推进美政策,美还需获得地区盟友的地面支持。为此美在中东重新拉拢从一开始就反对“伊核协议”的以色列和沙特,将近几年在中东影响力上升的伊朗作为头号威胁。美希望利用多年来以色列与伊朗明争暗斗的局面,扶持以色列,打压伊朗,实现借助盟友落实美中东政策的目的。此外美国内的亲犹太势力和以色列均对美国的中东政策发挥了重要影响。考虑到中期选举,特朗普政府急于兑现其2016年竞选期间的承诺即退出“伊核协议”和搬迁驻以使馆,来巩固其选民基本盘中亲犹势力的基础。

  影响:助长地区混乱

  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对该地区产生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美退出“伊核协议”引发伊朗国内强烈反弹,提升了以色列的地区影响力。据报道,在美退出“伊核协议”后,以色列军机对叙利亚境内的所谓伊朗军事目标进行轰炸,使得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矛盾波及叙利亚,给叙利亚和平进程带来负面影响。这也使得特朗普政府本就“数度变脸”的对叙利亚政策再添波折。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表示不以推翻阿萨德政权为目的,此后其还寻求与俄罗斯合作终结叙利亚冲突。但疑似“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的出现,使特朗普在去年和今年两度发动针对叙利亚政府的空中打击,“做了奥巴马当年没有做的事”。虽然特朗普一再表示不愿再为中东冲突继续“买单”,但至今美对从叙撤军也无法给出时间表。美对叙政策摇摆不定,却渴望海湾地区盟友更多介入叙利亚问题,为相关军事行动提供资金支持。这些都或可解释美国尽力支持以色列和沙特的原因。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改变了以往美政府在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关系中扮演的“中间人”角色。美在巴以之间明显支持以色列主张的做法对巴以和平没有好处。14日就在美国驻以新使馆开张当天,以色列军队与游行示威的巴勒斯坦民众发生冲突,导致巴民众大量伤亡。有专家认为,此举可能会引发蛰伏多年的“基地”组织和被打垮的“伊斯兰国”借题发挥、恢复影响力,令恐怖主义卷土重来。

  此间舆论认为,当前美国政府的中东政策带有鲜明的特朗普个性色彩。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信奉“乱中取利”的生意信条。但其看似打破常规的举动却缺乏新规则的确立,这种“只破不立”的做法只会打破既有平衡,助长地区混乱,恶化地区局势。此外,美无论是退出“伊核协议”抑或是搬迁驻以使馆看似吸引眼球,却无法掩盖其已失去在中东地区重塑格局的决心和发挥主导影响力的事实。近年随着俄罗斯利用叙利亚问题“重返中东”,其他国际“玩家”对中东的相继介入,以及地区盟友对美的失望,都令美中东政策显得力不从心。

 

]]>

2018年05月17日 09:49
293
中巴经济走廊提供了安全和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