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伊朗高调军演背后的核协议困局

胡小文

2019年03月15日 01:54

刘中民 赵跃晨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9年2月22—24日,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举行了代号为“守卫—97”的例行年度军事演习。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伊朗海军潜艇不仅试射了多种类型的导弹,并且首次成功发射潜射导弹。在美国紧锣密鼓拼凑“中东战略联盟”即“阿拉伯版北约”,不断加大对伊朗制裁,美伊对抗不断加剧的特殊背景下,伊朗的高调军演更加非同寻常。那么,伊朗高调军演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一强硬举动又将会给地区国际关系和“伊核协议”存续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伊朗军演的三大对外目标

从内部层面看,伊朗军演无疑是继续以强硬的姿态,向民众宣示伊朗绝不屈服于美国压力的坚定意志,增强同仇敌忾抗击美国的民族凝聚力。这也是自2003年伊核危机爆发以来伊朗的一贯做法。但在当前美国加紧拼凑反伊联盟、伊朗所处地区环境不断恶化、欧盟拯救“伊核协议”效果不彰的背景下,伊朗的军演具有以下三个重要指向。

强硬回应美国的单边制裁。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于8月6日和11月4日先后两次对伊朗实施制裁。受此影响,伊朗经济受到严重冲击,原油出口持续低迷。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前,伊朗原油出口量达到每日250万桶,但到2018年12月,伊朗原油出口量降至110万桶以下。此外,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严重,民众抗议冲击政权稳定,极端主义势力和民族分离势力以恐怖袭击的方式威胁国家安全,这些都与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美伊对抗加剧的大环境有关。为回应美国的压力,伊朗总统鲁哈尼曾多次强调,如果美国继续阻止伊朗的石油出口和对外贸易,伊朗将封锁世界上最繁忙的石油运输通道霍尔木兹海峡。由此可见,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大秀“肌肉”是对美国的一种强硬回应。

威慑反伊朗国际联盟。长期以来,以色列和沙特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最重要盟友,并视伊朗为最大威胁,因而两国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强烈反对美国与伊朗签署核协议,并在特朗普执政后共同推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随着美国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制裁、组织地区盟友对抗伊朗成为特朗普政府伊朗政策的主要内容,遏制伊朗的“安全战略联盟”已见雏形。在2018年,美国一方面着手组建 “中东战略联盟”,一方面推动组建以色列—阿拉伯逊尼派“反伊朗轴心”,其目标均在于遏制和围堵伊朗。2019年2月13—14日,伊朗问题峰会在波兰华沙举行,以美国—以色列—海湾阿拉伯国家为核心的反伊朗国际联盟正式组建。对此,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表示,“反伊朗国际联盟在波兰峰会上重申遏制伊朗导弹计划的必要性,现在伊朗也应讨论在叙利亚问题上和对以色列动用导弹的可能性”。

对欧盟无力拯救“伊核协议”表达强烈不满。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欧盟多次强调任何一国不能单方面终结协议,并且信誓旦旦地向伊朗承诺,只要伊朗继续履约,欧盟将竭力为其提供政治支持和经济补偿。但现实表明,虽然欧洲国家有意维持与伊朗的经贸往来,但趋利的欧洲公司早已无心开展对伊业务并纷纷从伊朗撤资。此外,美国不断指责欧洲企图破坏美国对伊制裁。在此背景下,欧洲在履行对伊朗承诺时显得犹豫不决,进退维谷。其本质在于欧洲在美欧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中的从属地位,以及欧元无力挑战美元全球主导地位的现实。

为了缓解伊朗的焦虑情绪,欧盟象征性地允许欧洲公司可以忽略美国对伊朗实施的第二轮制裁。但在伊朗看来,欧盟正在奉行双轨政策,虽然其仍致力于挽救“伊核协议”,但同时也谋求遏制伊朗的弹道导弹活动和地区影响力。一名伊朗高级外交官曾抱怨说,欧洲在宣布美国违反“伊核协议”时犹豫不决,但同样坚决要求伊朗遵守该协议,而且欧洲国家随时都有可能站到美国一边反对伊朗。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沙姆哈尼近期做出了“欧洲错失挽救核协议机会”的表态,无疑反映了伊朗对欧盟拯救“伊核协议”意愿与能力不足的强烈不满、失望和焦虑。因此,伊朗试图通过试射导弹的强硬方式逼迫欧盟在美国和伊朗之间做出选择。

高调军演背后的困局

目前美国的压力并不足以颠覆伊朗政权,也难以促使伊朗内部生变,最近伊朗还通过纪念伊斯兰革命四十周年的方式对外展示伊朗取得的建设成就,宣誓政权的牢不可破。但客观而言,伊朗的内政外交的确面临着一些困难。

保守派与改革派的矛盾激化。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国内政治派系矛盾不断激化。“伊核协议”的签订不仅是伊朗与相关六国相互协调的产物,也是伊朗国内政治派系相互妥协的结果。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后,面对“伊核协议”何去何从这一重大问题,伊朗国内保守派与改革派的营垒更加分明。鲁哈尼政府及其支持者主张伊朗应该继续执行“伊核协议”,但强硬保守势力要求放弃对“伊核协议”的海市蜃楼般的追求。保守派不仅多次在公共场合批评鲁哈尼政府软弱无能,而且通过向议会施压否决鲁哈尼政府寻求国际贸易与投资的法案,并将伊朗国内的经济萧条、民生凋敝归咎于鲁哈尼政府。其中,深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器重与信任的伊朗外交部副部长贾利利多次在公众场合与伊朗政府唱反调。这也就不难解释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于2月26日“闪辞”的原因。作为“伊核协议”谈判的全程参与者和“伊核协议”的设计者,他的辞职正是伊朗政治派系斗争激烈的结果,也是他对伊朗派系斗争强烈不满的情绪宣泄。

经济社会矛盾凸显。美国的制裁使伊朗经济遭受巨大冲击。2015年“伊核协议”生效后,伊朗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上升至12.5%,通货膨胀率降至个位数。但随着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伊朗里亚尔从2018年3月至9月贬值近70%;2018年12月,伊朗通胀率同比增长至34.9%。2019年1月,伊朗官方统计的青年失业率达到27%,其中大学毕业生失业率超过40%。到2019年3月,伊朗预计将有100万人因美国制裁丧失工作岗位。近一年来,伊朗多次发生程度不等的民众抗议,尽管未达到冲击伊朗政权稳定的程度,但也反映了伊朗民众对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不力的不满。

地区生存环境恶化。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前,伊朗不断在叙利亚、黎巴嫩、也门、巴勒斯坦等热点问题上扩大影响力。伊朗被沙特视为构建围堵沙特的“什叶派新月地带”的带头人,同时也被以色列视为安全威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以色列迅速对伊朗在叙利亚的武器储存设施、后勤基地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情报中心进行轰炸。此外,在美国支持下,以色列有可能与沙特在也门内战和伊拉克问题上展开合作,进一步压缩伊朗的战略空间,以实现孤立伊朗的目标。当前,美国正在推动以沙特、以色列为主的“反伊朗轴心”,并正在推动组建包括欧洲盟友在内的反伊朗国际联盟。尽管其效果有限,但在美国加大制裁的背景下,沙特与以色列在打压伊朗问题上日趋走近,加之伊朗财力面临困难,这些因素都将削弱伊朗的地区影响力。

美伊斗争的未来走向

伊朗拥有抵抗压力和制裁的能力。在美国逐步收紧对伊朗制裁的背景下,伊朗多年来在抵抗压力和规避制裁方面积累的经验,有助于其维持国内稳定。面对经济制裁,伊朗拥有较强的经济韧性。作为世界上负债率较低的国家之一,伊朗能够有效避免别国插手国家经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18年伊朗政府债务仅为国内生产总值的44.20%。此外,伊朗拥有强大的硬通货储备作为缓冲,以维护自身的金融自治权。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估计,截至2017年底,伊朗的外汇储备为1320亿美元。面对国内危机,伊朗一方面通过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警察和安全力量进行弹压和防范;另一方面则通过立法维护抗议者的基本权利。2018年伊朗虽然抗议活动多发,但抗议的规模和范围有限,并未形成全国性、有组织的抗议浪潮,对伊朗政权和社会稳定不具实质性威胁。更为重要的是,伊朗强烈的民族自尊心、不畏强权的民族意志、长期在夹缝中抗争的历史、善于斗争的战略文化,都是伊朗抗衡美国的精神财富。

美国制裁政策面临诸多挑战。2018年11月,为了避免对全球石油市场造成冲击,美国被迫向伊朗石油的8个主要消费国提供了为期180天的豁免。美国还允许伊拉克从伊朗进口电力和维持伊朗恰巴哈尔港的开放。前者关系到伊拉克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而后者则关系到阿富汗和印度的对外出口。此外,面对美国的制裁,伊朗自身和欧洲等方面都在探讨建立规避美国的金融交易系统。假如美国执意执行无差别、无死角的对伊制裁政策,迫使各方绕开美元进行的交易不断扩大,势必松动美元的霸主地位,这是美国必须面对的问题。

美国构建的反伊朗联盟并不稳固。海湾合作委员会存在内部矛盾(尤其是沙特与卡塔尔断交危机)。埃及很难对沙特在阿拉伯世界的领导地位心悦诚服,诸多阿拉伯国家都有内部危机,传统盟友土耳其与美国龃龉不断,沙特与土耳其争夺地区主导权的矛盾,都将使美国的“阿拉伯版北约”漏洞百出、弱不禁风;而美欧矛盾的加剧、双方在“伊核协议”上的矛盾,使欧洲尤其是传统欧洲大国根本无意参加美国的反伊朗联盟,最近在波兰召开的伊朗问题峰会黯淡收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目前在中东的总体战略呈收缩态势,其让盟友承担更多成本的做法,也难以赢得他国的信任,这也是众多美国中东盟友纷纷采取“东向战略”,开展多元外交的原因所在。

综合来看,未来一段时期内,美伊制裁与反制裁的斗争仍将持续并陷入僵持,其基本态势是伊朗损失不小,但美国也无法实现令伊朗臣服的目的。

刘中民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教授;
赵跃晨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

2019年03月15日 09:57
72
透视美国保守主义思潮深层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