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打破壁垒,推进人工智能发展

袁文坤

2017年07月07日 12:00

田泓
人民网

目前日本医疗服务中已出现人工智能,但在新药研发应用上尚无先例。日本政府将为该项目研究提供5亿日元(1元人民币约合16.6日元)资金支持,希望人工智能帮助“日本制造”提升国际竞争力。除京都大学外,东京大学、理化学研究所、武田药品工业、富士通也将参与此项目。

建立相对完整的研发促进机制

日本政府和企业界越来越重视人工智能的发展,不仅将物联网、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作为第四次产业革命的核心,还在国家层面建立了相对完整的研发促进机制。希望通过大力发展人工智能,保持并扩大其在汽车、机器人等领域的技术优势,逐步解决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短缺、医疗及养老等社会问题。

2016年6月,日本政府通过新版《日本再兴战略》,将人工智能技术视为第四次产业革命的核心尖端技术,计划到2020年创造出30万亿日元的经济附加值。此后,日本政府出台《下一代人工智能推进战略》,为人工智能的技术重点、突破路径、产业布局和人才培养制定蓝图。

今年5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了《新产业构造蓝图》,提出利用人工智能及物联网等技术,普及自动驾驶汽车及建立新医疗系统。为了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和利用规则、促进放宽限制及产业重组,日本政府还将向国会提交《产业竞争力强化法》和《专利法》等相关法律的修正案。

目前,日本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力量主要集中在总务省、文部科学省和经济产业省主管的三大研究所,分别承担通信技术、基础研究和产业转化平台功能。为了促进技术整合,上述三省于去年打破行政壁垒,成立“人工智能技术战略会议”,总体任务是实现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面向物联网社会与商业实际应用的研发与实证,三省共同召开相关会议,共同制定人工智能发展战略及共同发声,同时,建立相应的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平台,实现计算机、软件、网络等基础设施及研发成果的实时共享。

日本政府已将2017年确定为人工智能元年,并在2017年政府预算中,多个部门对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给予了资金支持。

受到政府的政策鼓励,日本企业也纷纷加入到人工智能的相关研发与应用之中。丰田汽车2016年在美国硅谷设立人工智能研发基地,计划至2020年投资10亿美元。

富士通出资7亿日元,向理化研究所订购用于人工智能开发的超级计算机,并在5年内投资20亿日元,在该所设立人工智能研发基地,共同进行相关基础性研究。富士通还出资60亿日元,在法国进行人工智能研发的风险投资。

理化研究所宣布与NEC、富士通和东芝联合建设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中心,将聘请东京大学杉山将教授任总负责人。

高端技术人才缺口急需填平

对于发展人工智能,日本各界显然有了紧迫感。近年来,日本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相关专利的全球排名下降。分析认为,在过去的20多年,由于软件技术落后,日本在一些科技产业技术上优势不再,人工智能技术尤其如此。根据日本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组织(NEDO)报告,2010年—2014年的5年间,美国人工智能专利累计达12147件,是2004年—2009年的1.26倍;同期中国人工智能专利累计达8410件,是上一个五年的2.9倍。而同期日本专利只有2071件,比上一个5年减少了3%。

根据NEDO报告,2011年—2015年间,美国发表的人工智能相关论文中有12.7%与中国研究者共同署名,而日本与美国、中国研究者共同署名的论文不到1%,表明日本人工智能研究的国际开放度很低。

业内人士分析称,日本企业研究的范围过于狭窄,在更宽泛的战略上往往出现滞后,表现在无法将人工智能优势商业化。

日本东京大学副教授松尾丰认为,人工智能在制造业的运用进展缓慢,这跟人的观念有很大关系。比如在汽车制造业,发动机等机械部门一直是公司的核心部门,信息技术容易被视作边缘部门。2004年机械零件等硬件占整车成本的80%,到2015年电子系统等软件的成本已经达到40%。这就需要企业彻底转变经营理念。

如今,日本人工智能领域高端人才缺口逐渐扩大。为加快人才培养,日本政府在最近召开的“未来投资会议”上提出,从2020年起,将编程列入中小学必修课程;从民间企业选派讲师到大中小学上课,以促进产学研合作;对在职员工接受社会培训给予更高的学费补贴。

松尾丰说,大学需要培养更多跨专业的人才。人工智能技术开发需要同时掌握软件和硬件技术,但日本大学培养的毕业生通常只擅长机械开发,而拙于算法等方面的技术,导致日本创投企业只能从海外招募这方面的人才。

大数据是人工智能的基础。目前,日本经济产业省正着手提请国会修改相关现行法律,打破企业和消费者、不同行业间的数据使用壁垒,为建设智能社会创造更灵活的环境。
]]>

2017年07月07日 10:29
2308
独具特色的芬兰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