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夏永红:国外环境人文学的兴起与发展

袁文坤

2017年10月09日 12:00

夏永红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00年以后,全球气候变化逐渐成为世界性的科学与政治议题,包括人文学在内的各个学科领域也开始陆续介入其中。随后,主要在欧美的环境史和生态批评两个学科机构内部,快速浮现了一个新兴的跨学科领域——环境人文学(environmental humanities)。近十年来,欧美的生态批评和环境史领域的研究已经被陆续引介到国内学界,但对环境人文学这一新领域的讨论却付之阙如。有鉴于此,笔者在本文中对其作简要介绍。

揭示环境问题根源

对环境问题的跨学科研究并非新鲜事,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诞生了环境研究(environmental studies)这一学科。但环境研究主要以环境科学以及注重量化研究的环境经济学和环境管理学等为主,人文学处于一个非常边缘的位置。环境人文学修正和提升了环境研究的旨趣,它整合了人文学和社会科学中一些领域的研究方法,比如生态批评、环境史、政治生态学、人文地理学、科学技术论、环境人类学、数字人文学、医学人文学,等等。传统的环境研究要么单纯诉诸自然科学与技术,要么诉诸经济学和公共管理,已经难以解决当今日渐复杂的环境问题。环境问题在根本上关涉社会经济不平等、意识形态霸权、支配性的价值观念、民族文化多样性等多方面的问题,因此从人文学视角研究环境问题是不可或缺的。但环境人文学并不排斥科学,相反,它试图联合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的学科视野和资源,从更全面的角度揭示环境问题的根源,为环境政策提供替代性的建议。

“人类世”和“后人类主义”是环境人文学研究的两个对称的基准点。这不仅是因为这两个领域是环境人文学研究最重要的议题,而且还因为这两个观念分别重新定义了“环境”和“人文学”的含义。人类世是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保罗·克鲁岑提出的一个地质学概念。他认为,地球已经进入了第四纪的第三个世代即人类世,人类已经在全球上重塑了地球的大气环境和地质环境。在这个意义上讲,人类世意味着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巨大能动性,已经深刻地施加到了环境之中,再也不存在浪漫生态学所想象的没有人类介入的荒野或田园。与此同时,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各种后人类主义思潮,比如动物研究、物质文化研究等,质疑了人类的中心地位,并强调非人类事物对人类社会与文化的塑造力量。笛卡尔式的人类中心主义被打破,人类与非人类的交界被二者之间的复杂缠绕所打破。因此,人类世展现了环境构造中的人类能动性,而后人类主义则揭示了人类构造中的物质能动性,它们共同构成了一种奇妙的对称性:在地球迈向人类世的时代,人类也进入了后人类主义的新纪元。于是,一边是后自然,一边是后人类,“环境”与“人文”分别被重新定义。环境人文学就是在这种对称性中被逐渐界定出来的。

欣欣向荣的发展局面

近几年来,环境人文学正在急速扩张。两份环境人文学的专业刊物分别在2012年和2014年创刊,其一是杜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环境人文学》(Environmental Humanities),其二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恢复力:环境人文学杂志》(Resilience: A Journal of the Environmental Humanities)。与此同时,从2014年开始,一些著名的学术出版机构也开始推出环境人文学丛书系列,比如劳特利奇出版社出版的“劳特利奇环境人文学”丛书(Routledge Environmental Humanities),博睿学术出版社开始出版“环境人文学研究”(Studies in Environmental Humanities)。这些专著的主题涉及气候变化、物种入侵、地方性问题、消费主义、文学批评、垃圾研究、环境史、食品安全、景观研究等广泛议题。

这种欣欣向荣的局面,除了学术内部发展逻辑的驱动之外,还得益于研究资金的赞助。在此之前,来自基金会的学术赞助对人文学中的环境研究兴趣不大,但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各种资助开始变得更加系统。比如,近些年,梅隆基金会就资助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维吉尼亚大学和悉尼大学的环境人文学研究,而瑞典的环境战略研究基金会也在对瑞典的环境人文学研究开展资助。

得益于研究项目和资金的双重驱动,包括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地的环境人文学研究中心陆续成立,本科和研究生项目也陆续出现。澳大利亚在环境人文学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而作为跨学科领域的环境人文学也是最早在澳大利亚正式确立起来的。从事环境人文学研究的学者或小组几乎遍布澳大利亚各个研究机构。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有一个核心团队,他们组成了国际性的研究网络。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研究人员创办了《环境人文学》杂志,并且还设立了第一个环境人文学本科专业。悉尼大学更是拥有一支强大的环境人文学团队,其研究人员拥有历史、文学、文化研究和性别研究等学科背景。

美国的人文科学研究一向实力雄厚。近几年来,其环境人文学研究的竞争也日益激烈。威斯康星大学的文化、历史与环境研究中心已经成为环境人文学的研究基地。斯坦福大学设立了环境人文学项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更有成为环境人文学研究中心的趋势,它的研究团队涵盖了历史学、文学、传播学、哲学和艺术史等领域的学者。普林斯顿大学的环境研究所在2013年5月主持了一场“环境人文学:一个浮现的领域”的研讨会,在一定意义上标志着美国人文领域高级研究机构转向了这个新的领域。

除了澳大利亚和美国之外,加拿大的约克大学、位于德国慕尼黑大学的瑞切尔·卡逊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也在积极开展环境人文学研究。约克大学有一个跨学科的环境研究系,该校人文学科拥有与自然和社会科学同样的地位。它是多学科研究设计的先驱,尤其涉及争议土地利用、公共卫生、环境正义等领域。此外,北欧还有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环境人文实验室(Environmental Humanities Laboratory)、乌普萨拉大学的可持续发展中心(Centr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等众多环境人文学研究机构。可以预见,环境人文学将在世界更大范围内开展起来。

]]>

2017年10月09日 10:39
1466
美国学者:中国发展对世界产生积极的溢出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