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美国大学的国际化

袁文坤

2017年12月20日 12:00

金雷
光明日报

国际化进程持续加快

国际学生招生力度不断加大

中国成为美国大学眼中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日前,美国教育委员会(ACE,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发布了《美国大学国际化调查报告(Mapping Internationalization on U.S.Campuses)》(以下简称《调查报告》)。该报告每五年发布一次,是美国教育委员会国际化和全球参与中心(CIGE)的标志性研究项目,至今已连续进行了四次。报告内容涉及美国高等教育的所有领域。

2017年的《调查报告》共计有1164所美国大学和学院参与。该调查主要通过美国教育委员会国际化和全球参与中心的“全面国际化(Comprehensive Internationalization)”指标体系进行,调查报告按照卡内基美国大学分类法, 1164份问卷中包含副学士学院246所,本科大学267所,硕士学位大学352所,博士学位大学203所,专业学院96所。本文系“调查报告”的编译节选。

近年来美国大学国际化进程持续加快

报告显示,72%的美国大学在调查中表示,近年来,大学的国际化进程持续加快,较2011年数据增长了8%。大学国际化三大动因是:(1)“提高学生对全球化时代的准备”;(2)“使美国大学的学生和教师更加多元”,(3)“对国内和国际学生更加具有吸引力”。报告还显示,创收是大学国际化的第四大动因。

报告显示,美国大学领导层是助推国际化的重要“引擎”,其他相关行政人员在国际化中的作用也尤为重要。国际化由专设办公室及一名高级官员负责协调。越来越多的大学机构正在或已经制定了国际化战略、政策及其相关举措来实施国际化战略。

报告显示,尽管在国际化资源配置上大学的内生机制具有重要作用和地位,然而越来越多的美国大学开始积极寻求外部资源,如第三方机构、基金会和国际伙伴等,助力和支持学校的国际化发展战略。

报告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美国的大学校长是推动国际化的主要“催化剂”,其次为主管国际化事务的高级官员。58%的大学在调查中指出,大学专设国际事务办公室来规划和执行国际化相关活动,这比2011年的调查报告增长了22%。报告同时指出,美国大学的国际化日益成为一项行政主导型的举措。

在调查中,有50%的大学表示,学校已建立较为广泛的国际合作网络。40%的大学表示,学校制定了详细的战略规划,用于支持国际合作与交流网络建设。30%的学校表示,学校雇佣专职人员进行合作渠道的开拓工作。在国别选择上,中国是美国大学认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其次为印度、巴西和墨西哥等国。

配合国际化的各类制度建设

在制度建设方面,美国大学的国际化战略正在明朗化。近50%的学校在调查中表示,学校使命和宗旨中明确阐述了国际化及其相关活动,并将大学国际化作为大学战略规划的重要发展目标。调查还显示,65%博士学位大学和60%的硕士学位大学还设特别小组,专门负责推进大学的国际化战略。尽管受整体大学预算紧缩的影响,超过70%的大学在调查中表示,过去三年,用于国际化活动的资金投入不断增加并保持稳定。此外,21%的大学表示,学校专门制定了相关的筹款政策,并组织发起相关筹款活动,用于支持大学国际化。

64%的学校在调查中表示,为学生提供国际理解和国际化相关领域课程取得了积极的成果。49%的学校表示,要求学生选择通识课程中相关国际和全球事务的课程。与此同时,对外语学习的重视程度创近年来的新高,呈显著增长的态势,46%的学校在问卷中指出,学校对毕业生有1-2年不等的外语学习要求。

报告显示,经济学领域是课程国际化程度最高的领域,而物理和自然学科相关课程国际化程度最低。报告指出,互联网技术在课程国际化中发挥重要作用。32%的大学表示,视频会议、互联网等成为促进美国大学教授与国外合作伙伴进行课程合作的重要手段。

教师的国际化职业发展

46%的大学在报告中显示,他们更倾向于录用有国际背景、经历和国际视野的教职员工。10%的大学表示,他们在教职员工晋升方面会将国际工作经历作为判断是否晋升的标准之一,这个比例在博士学位大学中更高(24%)。

教师在应对大学国际化中的准备不足,其在大学国际化中的作用应进一步得到重视。报告指出,尽管在教师国际化职业发展方面较上一次调查有所改善,但美国大学在国际学生招生和教职员工职业发展方面还存在差距,教师未得到有关的职业培训。

尽管职业能力建设未摆在优先发展的地位,但调研显示,与2011年相比,针对教职员工的国际化职业能力发展机会明显增多。例如,64%的大学表示,学校为出国进修的教师提供资金支持;59%的大学资助教师参加国际学术会议;40%的大学为教师提供海外研究支持。

学生服务体系有待提高

国际学生招生工作力度不断加大。48%的大学表示,学校制定了国际学生招生计划;80%的大学表示对其招生人数进行量化。同时,大学还为招生官员划拨专项经费用于赴他国招生(资金中的44%用于招收本科生,23%专门用于招收研究生,其他用于招生推广等活动)。在国别选择上,中国、印度和越南是三大主要的招生目标国。

尽管美国大学在重视程度和资金投入上较为重视本土学生的国际流动,但实际工作成效却并不显著。调查显示,仅有20%的学校制定了针对本土学生出国学习的量化指标,美国学生的国际流动缺少制度性的安排。报告同时显示,在针对国际学生服务的九项指标中,较前两次结果保持不变或有所下滑的指标有六项,这表明美国大学的学生服务体系有待进一步提高。例如,60%的大学表示,学校为国际学生提供了个性化学术支持的比例从2006年的70%降到2017的60%。57%的大学表示,提供英语作为国际学生第二语言支持计划的学校从2006年的65%下降到2017年的57%。

]]>

2017年12月20日 10:55
302
联合国发布报告:中国2017年对全球的经济贡献约占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