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西方多党民主陷入理论与现实困境

袁文坤

2018年04月04日 12:00

柴尚金
光明日报

近年来,西方国家民粹主义与极端政党崛起,选举民主和多党制衡日趋游戏化,深陷政治极化、治理失效、社会失序困境。对西方奉为圭臬的多党竞争民主进行深刻反思,成为包括西方理论界在内的国际理论界的重要话题。

多党选举“功夫在票外”,西方“政治合法性”渐失

西方民主“设计师”认为,两党轮替、三权分立是民主基石,只有通过政党博弈和投票选择,才能产生出理想的领导人和政府。然而,当竞选成为党争,民主异化为选票后,多党选举已走向民主的反面,政党日益被选票绑架,选民徒为选举机器,多党竞争的票选民主“功夫在票外”,选举角逐最终以竞选“奇招”和金钱实力取胜。“选民是上帝”,得票是“王道”,有人为多拉票,高调许诺,好话说尽,但上台后无一能兑现。许多人不信任政治,不参加选举投票。有评论指出,选举是人为操控的“纸牌屋”,政客连任比责任更重要,政治游戏里面藏着许多见不得人的“肮脏秘密”。近年来,西方国家大选投票率不超过50%,弃选增多,特别是年轻人不投票、不发声的比例上升,如参加美国2016年11月大选投票的18至25岁年轻人仅占1/8,多数年轻人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英国脱欧公投时,年轻人投票率只有36%,瑞士从不参加选举投票的年轻人高达2/3。德国《明镜》周刊载文指出,选举不再是抵达公平正义的正道坦途,政府的政治合法性也处于紧急状态。

西方政治是用金钱打造“民主牌坊”,西方政客与资本寡头生死与共,金钱政治与西方民主狼狈为奸。从表面上看,选举民主一人一票,公民行使了自己的民主权利。然而,权力角逐是按金钱而不是按民主原则进行的,选举结果很难体现真实民意,也很难选出公认的优秀领导人。选民在投下手中神圣一票后,对由谁来组成政府、政府如何决策等国家大事就没有发言权了。候选人通过各种手段一旦当选后,往往将竞选承诺束之高阁,符合多数民意的许多重大民生问题往往不会纳入决策选项。民主投票出来的政府不依民意办事,精英政治越来越成为寡头政治。虽然金钱政治并不都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但利益集团诱惑政客、政客“量身定制”公共政策以满足资本利益的置换关系是不变的,“一人一票”表面上的平等掩盖了金钱政治事实上的不公平。虽然金钱不可能完全决定选举的最终结果,金主并不一定会选上总统,但没有足够的竞选资金,政客们的“总统梦”肯定圆不了。西方主流政党竞选主张大多迁就大资本,他们的区别只在于政府权力大小多少程度的不同,不管谁上台,都改变不了资本主义国家政权为资本利益最大化服务的本质属性。

党派恶斗是西方之乱的“病原体”

西方多党博弈与制衡,多以裹胁民意、绑架国家利益、加速国家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为代价。近年来,欧洲融欧和反欧、经济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党派争斗激烈,政党博弈制衡开始演变为缺乏理性包容的“否决政治”。一些国家盛行“全民公投”,将政治难题诉诸民意纷争,不仅难以弥合国家裂痕,反而带来更大的社会分裂。英国脱欧公投,民粹情绪泛滥,结果事与愿违,激化各方矛盾。卢森堡外长阿塞尔·博恩苦言:“如果要搞垮欧洲,只需多来几次全民公投即可。”

西方多党民主往往衍生出十分怪异的政治极化现象。如在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理念和政策分歧越来越大,在国会讨论有关议案时,两党互不妥协,为反对而反对成为政治常态。在当下西方“精英民主”体制下,精英阶层越来越孤立和固化,由此招致草根阶层越来越多的怨恨和不满。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实质上是对寡头政治的反抗,欧美国家民粹主义崛起,不能不说是西方“精英民主”的副产品。

强推西式民主是一些国家动荡之滥觞

在西方人眼中,西式民主是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制度,因而有“义务”将这一制度推向全世界。事实证明,西式民主推行到哪里,哪里就动乱不断。冷战结束后,西方迫不及待地在东欧中亚频繁制造“颜色革命”,以彻底完成其所谓民主化转型,导致一些国家解体和民族分裂;在非洲,普及多党制民主,引发一些国家政权更迭和政治动荡;在拉美,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带来新的贫富差距扩大和社会矛盾激化;在西亚北非不失时机推出“大中东民主计划”,发动伊拉克战争和一系列“街头革命”,推翻了一些“不民主”政权。结果很多国家并没有因政治转型而变得更好,相反倒退到部落冲突性政治状态,很多国家长期内战,战争至今没有结束。西方还以民主失范、选举不公为借口,加大对一些所谓“极权国家”进行“颜色革命”攻势,大肆干涉别国内政,充分暴露其假民主、真霸权面目。目前,西方敌视社会主义的本性不但没有改变,反而表现得更为露骨。西方如此强推西式民主,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欧洲遭遇了汹涌的难民潮,极端民粹思潮崛起,西式民主饱受质疑。国外有学者指出,民主十分重要,但人的生存和发展是实现民主的基础,民主如果不能促进和平、稳定和发展,那就是骗人的幌子。西方以所谓民主自由干涉别国内政,已陷入难堪的境地。

与西式民主相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优势突出,为世界瞩目。当今国际格局大调整大变革,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新时代、新变化要求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和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的新型政党关系,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西方“和平演变”战略不会改变,我们要勇于面对挑战,旗帜鲜明地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优势,理直气壮地阐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世界意义,为推进人类社会发展进步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

2018年04月04日 04:03
599
贸易保护带不来制造业回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