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日本新时期大学全球战略的启示

袁文坤

2018年10月29日 07:57

田辉
光明日报

伴随全球化的日益发展,日本近来调整了新时期大学全球发展的基本方针,将大学的国际合作与交流纳入国家发展和外交重点战略,以教育科研走出去带动人文交流,以教育科研成果的转化带动经济与产能合作。 


日本近来设立“构建日俄、日印大学合作研究与交流机制”重点计划,以大学校际交流助力日本“俯瞰地球仪”的全球外交与经济开发战略,以大学原发的科技创新成果的境外转化,促进日本大学全球影响力的强劲提升。日本新时期大学全球发展战略对我国开创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具有借鉴意义。 


 


1 “后2010”的日本大学全球战略调整 


日本2011年开始推进新一轮大学全球发展战略。这项名为“大学全球拓展力强化事业”的国家重点计划,专项支持日本大学对外开放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大学、研究机构之间开展教育合作交流,建立以大学海外交流中心为据点的孵化平台,以教育科研合作落实外交战略,引领产能合作,助力日本政府全球拓展计划的顺利实施。日本的“大学全球拓展力强化事业”为开创新时期中国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实现高等教育走出去的发展目标,提供了一个“由教育资源驱动(投入课程资源境外办学),向教育成果驱动(开展国际合作研究分享转化研究成果)”的新思路、新方案。尤其是日本“大学全球拓展力强化事业-2017”专项支持“构建日俄、日印大学合作研究与交流机制”的重点计划值得高度关注。


2011年以来,日本政府为了落实安倍内阁“俯瞰地球仪”的全球外交战略,由文部科学省制定、出台系列措施,重点推进高等教育走出去的大学全球发展战略,实施新一轮“大学全球拓展力强化事业”。与以往鼓励日本的大学与世界顶级大学开展合作交流实现自身竞争力提升的高等教育全球化战略有所不同,该项计划的基本方针是根据国家总体战略选定大学合作交流的对象国,通过本国大学与特定国家和地区的校际科研合作,以科研项目引领企业合作与经济开发,构建以点带面的人文交流与科研成果转化的海外平台,促进产能合作服务国家外交发展战略,进而实现以教育科研成果驱动新一轮教育对外开放,强化日本高等教育全球影响力。


日本新一轮“大学全球拓展力强化事业”的突出特点是:


(1)国家通过基础研究预算重点支持大学国际合作研究和构建交流孵化平台,培养全球化时代的领军人才;


(2)根据国家总体战略选定各年度教育对外开放的国别和地区,实现外交框架内的大学合作研究,带动和推进双边合作;


(3)骨干大学牵手国内协作院校,设立共同的海外交流基地,面向对象国的多所大学、机构、企业,发挥本土大学的引领作用输出教育影响力;


(4)以大学海外交流基地为依托构建科技成果转化和人文交流一站式服务平台,促进合作研究成果海外转化带动产能与经济合作。


2 重点构建“日俄日印”合作交流平台 


日本文部科学省将“支援日俄·日印大学合作交流计划”作为2017年度“大学全球拓展力强化事业”的指定内容,专项资助日本国内大学与俄罗斯、印度两国主要大学之间开展合作研究以及构建“日俄、日印”大学校际交流平台,全面服务日本与印度、俄罗斯两国的产业合作与外交战略。


近年来,伴随着经济增长,俄罗斯与印度两国的国际地位逐年提高。日本政府重点强化与俄罗斯、印度两国的双边外交与战略合作,在经济、能源、科技、制造以及人文交流等各个领域开展密切合作。2016年5月,日本安倍首相到访俄罗斯,向普京总统提出了“突破性扩大教育交流规模”“支持俄罗斯打造生活环境大国、产业经济创新协力计划、扩大日本与俄罗斯在医疗卫生保健、城市基础建设、中小企业交流、能源开发、产业换代升级、尖端技术合作、文化与科技领域的全方位合作交流”等一揽子建议,并签署了“引进日本最先进医疗管理技术,建设日俄长寿健康中心”“引进日本尖端技术开发极寒区住宅建设、构建智慧城市与交通网络、开发黑土地资源”“全链条石油制品生产协作”“参与远东产业振兴、打造面向亚太地区出口基地”等一系列政府间合作备忘录。


为了实现和加强上述领域的日俄合作,日俄双方政府协定:战略性扩大以高等教育交流为引领的多层次人文交流,促进和加强日俄经济合作,广泛培养各领域承担合作项目的国际化产业人才。为此文部科学省设立了2017年“支援日俄·日印大学合作交流计划”,由北海道大学、新潟大学联合承担日俄产学官协作研究项目,同时由北海道大学承担交流基地和平台的构建项目。北海道大学拥有日本唯一的斯拉夫大陆研究中心,以及为落实日本政府北极开发政策成立的北极研究中心,由北海道大学协同相关机构引领俄罗斯区域研究;日本新潟大学则长期承担接收和培养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医学生、医师的交流项目,有先期合作基础和传统的人脉关系,作为国内协同大学共同承担上述项目。


另一方面,日本安倍首相于2015年12月到访印度期间,向印度首相提出了“接待万名印度青年访日”建议,得到印度政府的积极回应并签署了“日印愿景2025”一揽子协议。2016年11月,日本与印度首脑再次会晤并发表了《通过校际合作进一步增强两国大学的协力关系》的共同声明,强调以大学合作为切入点,进一步强化日本与印度在教育领域协作关系,并就举办“日印大学校长会议”、加强双方大学合作交流等达成共识。双方认为,促进学生流动的同时,以大学交流为依托培养作为两国交流的桥梁和纽带的领袖人才极为重要,表达了构建人文交流机制的迫切需求。日印大学合作交流项目除技术开发外,还包括培养青年创业、事业管理、全面推进国际化进程以及创新人才的产学官联合平台。


虽然日本制造业与印度合作密切,但是亟待解决技术、管理、政策层面的诸多问题,同时面临交通通信、生活保障、能源等基础设施严重短缺、品质难以保证等现实困难。东京大学与印度高等教育最高学府的印度理工大学(IIT)数所学校、政府机构、相关企业联合,以培养印度经济发展领军人才为目标,接收IIT优秀学生来东京大学共同学习,提高东京大学国际竞争力,协同印度官产学研相关机构、日本驻印度大使馆以及日资企业共同参与项目实施,实现人才培养双赢目标。


3 新研究交流平台的运营机制 


日本大学全球拓展力强化事业“构建日本与俄罗斯、与印度大学合作研究与交流平台项目”以对方主要大学和科研机构为合作伙伴,以满足对方需求的合作研究课题为引领,以构建双边人文交流平台为孵化器,以一对多(日本一所骨干大学、一个课题组对应俄、印多所大学、多个协作企业)的放射性布局,在俄、印两国的重点大学建立深度合作交流基地,拓展经济产业合作与人文交流的人脉关系,构建日本全球化战略在远东和西亚地区的落脚点。


立项与经费:2017年度选定的课题类研究型项目(下文简称为A类)共8项,(俄罗斯6项,印度2项),选定的平台类构建合作交流项目(下文简称为B类)2项(俄罗斯、印度各1项),每一国家地区的研究项目由一所大学牵头申请,可联合其他国内合作大学共同承担,每个A类研究项目每年资助4000万日元(约合240万元人民币),最长资助年限为5年;B类构建人文交流平台项目每年资助1000万日元(约合62万元人民币),本期项目财政投入约17亿日元(约合1亿元人民币)。


A类项目的预期目标:(1)以发展长期稳定的日俄、日印双边关系为着眼点,强化双边人文交流与合作,以应用技术学科为中心,在经济、社会、文化领域的深度认知基础上,培养促进两国沟通和交流的国际化人才;(2)从加强日俄、日印合作关系的长远目标出发,以理工农医等实学领域为中心,共同实施培养具有经济、社会、文化认同的国际交流领军人才;(3)促进日俄、日印大学之间留学生双向交流,构建跨越不同高等教育制度的质量保障体系,完善学分互认、互换的成绩管理体系,促进学习成果和教育内容的可视化。


B类项目的预期目标:(1)以大学合作研究项目为依托,以设立日俄、日印大学之间交流平台为长远目标,以促进双方技术交流产业合作、经济发展以及构建双向人员往来的人文交流据点;(2)以骨干大学牵头构建经济、产业、人文交流的海外据点,管理协调科研项目的合作研究和委托研究,建立稳定的官产学研协作关系;(3)为大学提供合作研究管理与成果转化的一站式服务平台,协调、代理大学研究成果的海外转化与合作共享,成为扩大日本教育成果、日本科研成果、日本技术专长的国际影响力的海外发射基地。


2017年日本文部科学省决定在俄罗斯、印度各建一个合作交流平台,以入选的大学作为交流平台筹建办公室,作为统筹实施日本国内大学在俄罗斯、印度两国所有合作研究项目的共同海外办事机构,负责组织、实施和推进合作研究工作,并且将合作项目的信息和经验汇总、整理,作为平台项目的事业成果。以东京大学申请的日印大学合作研究项目B为例,负责协调统筹日方项目A承担大学与印度的大学、协作单位的合作交流,以及研究成果的实际应用与技术转让等平台的运营管理工作。通过平台项目,推进研究项目顺利实施。


文部科学省要求日俄大学合作交流平台项目必须积极配合和推动2016年日俄双方签署的政府合作协议的落地实施,根据对方合作机构和协作大学的需求,提供特定技术特长。承担B类项目的大学必须是同时承担A类项目的骨干大学,负责筹建交流据点平台、统筹本国大学在对象国家的所有合作研究项目的实施和推进,向国内外战略性发布研究信息和研究成果,根据需要与日本国内企业、对象国相关企业联合,为强化“日俄、日印”经济合作、产能合作发挥重要作用。


4 日本大学国际发展战略的特征与启示 


日本新一轮的大学全球拓展,以强化项目导向为依托,以大学海外合作交流中心为平台,以合作研究和科研成果转化为抓手,带动产能合作。这种产学研一体化的高等教育全球发展战略,超越了以境外办学为主要途径,以课程资源驱动为基本模式的教育国际化传统模式,开启了以科研创新、成果转化、人才培养为核心驱动力的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主要特征与启示可归纳如下:


1.以内涵式发展提升大学核心竞争力。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全球化的底蕴和基础,是引导经济社会发展和培养全球化人才的基本途径。通过高等教育中外合作办学与引进境外教育资源形成的“外挂式国际化”,并不能真正代表大学的国际化发展水平,是中国大学吸收国际影响的阶段性发展进程,要以“本土国际化”(自身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作为大学全球化发展的基本路径。


2.以“教育科研走出去”提升大学国际影响力。高等教育开放的重点是教育成就、培养结果(全球化人才)、科研成果的全球投放、社会转化和影响力提升。由开放教育市场到开放教育成果的转变应该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应对全球化的积极态度。高等教育的国际影响力主要是人才培养、科研成果、学术成就所产生的国际影响,以教育科研走出去带动高等教育走出,开创由课程资源驱动走向科研创新驱动、成果转化驱动的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


3.以大学海外交流平台提供“一站式”科研服务。以本国重点大学为依托,以境外主要大学和科研机构为合作伙伴,以满足对方需求的合作研究课题为引领,构建以高等教育人员往来为核心的双边人文交流平台,提供境内境外大学合作研究、人员交流、成果转化的一站式服务,扩大人文交流,促进科研成果海外转化,带动经济与产能合作,落实国家外交战略。


4.以外交战略的落实成效评价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大学全球化拓展力强化事业——支援日俄、日印大学交流”项目,重点布局日本与印度、俄罗斯两国的产业合作与外交战略。作为国家重点支持的大学合作研究与交流平台项目,以落实外交战略,促进经济与产能合作,确保政府双边合作计划在境内外大学校际合作研究中贯彻实施,发挥科研合作的引领作用,战略性推进教育科研走出去,实现大学全球化发展作为项目实施效果的主要评价指标。日本以教育科研成果驱动教育对外开放提高全球影响力的发展战略以及构建“日俄日印”大学合作研究与交流平台项目的实施计划和管理措施,对于我国开创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实现教育走出去的发展目标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

2018年10月29日 03:58
526
新自由主义把经济全球化引向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