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村里有一所学校 乡村就有活力和希望

宋扬

2018年07月12日 12:00

王学进
中国青年报 2018年07月12日02版

六年级尚有15名学生,四年级减少到7名学生,一年级就只剩下5名学生了,全校学生只有55人,且学生数量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这是浙江绍兴柯桥区平水镇上灶完小的生源现状。附近的王化完小人数更少,全校仅41名学生,其中三年级仅2人。随着城镇化的加快,农村人口不断向中心镇、向城市集中,“麻雀学校”已成为全国性问题。(《绍兴晚报》7月10日)

今年1月21日,马云在三亚乡村教师颁奖会上提出“百人以下的乡村学校原则上都应该撤并”,“希望大家共同来推进中国的拆校并校机制”。照他所说,上灶完小,王化完小,还有浙江省内新昌、嵊州等众多山区小学都要撤并。

大量撤并农村小学和教学点影响农村学生就近入学的权益,农村学生出现“上学远、上学难、上学贵”的严重问题,导致安全隐患和辍学率增加。从教育的社会性视角看,大规模撤点并校,还加剧了乡村文明的凋敝。

笔者去年走访了浙江新昌一些山村,突出的感觉是人烟稀少,除了老弱病残,几乎看不到年轻人尤其是学生模样的少年,整个村庄死气沉沉,荒废颓败。我走来走去,没发现学校,只是找到一所学校的遗址。偶有鸡犬相闻,却再也听不到朗朗读书声。这样的农村哪有活力可言?哪有乡村文化可言?

有鉴于此,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要求“坚决制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

诚如上灶完小校长沈华萌所说,村里有一所学校,对这个村庄来说,就是一盏精神的明灯。学校在,活力就在,希望就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随着国家“普九验收”、标准化学校建设和薄弱学校改造项目验收的强力推进,“麻雀学校”的硬件设施得到根本性改善,教学设施和师资力量并不逊色于镇中心小学,完全有可能办成“小而美”的乡村学校。

现在不是在提倡“小班化”教学吗?以“麻雀学校”的办学条件和师资配备,更有利于因材施教,实行个性化教学。这样的教学方式符合现代教育的发展方向。“小班小校”是现代学校的基本形态之一。资料显示,21世纪初,全球少于3个班级的小规模学校仍占学校总数的30%,大多实行复式教学或混龄教学,法国、秘鲁、泰国、老挝等国的小规模学校数量都占有较大比例。

作为一种教育形态,“麻雀学校”不可能被完全消灭,而将会长期存在。“麻雀学校”不但应该保留,而且应该将其办好。

]]>

2018年07月12日 11:09
825
新一轮“养老新政”将出台 带来几重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