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追踪 新闻中心

中国为什么能创造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新道路

杨雨霖

2021年08月31日 01:28

王淑芹
光明日报

【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现代化是近现代社会的一种普遍现象,无论是先行的发达国家还是后发的发展中国家,都在进行不同程度的现代化建设。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现代化道路。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明确指出:“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国的现代化既不同于欧美发达国家的“西方模式”,也不同于亚非拉欠发达国家的“外源性模式”,而是人口规模巨大、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现代化。我国的现代化建设,不仅遵循现代化建设的普遍规律,注重工业化、城镇化等方面的建设,而且遵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特殊规律,立足国情,面对现代化进程中贫富分化的世界性难题,提出和实施了共同富裕的中国方案。中国能够创造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新道路,从根本上说,是因为有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指导、有为人民谋幸福的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砥砺奋进的广大干部群众同心同德的实干笃行。


1.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指导

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指导是创造以共同富裕为重要特征的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理论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归根到底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行!”马克思主义作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彻底解放的学说,不仅科学地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社会主义发展规律,而且为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论,就是要消灭阶级压迫和剥削、消除贫困和两极分化。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恩格斯指出:“现代社会主义力图实现的变革,简言之就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以及通过消灭一切阶级差别来建立新的社会组织。”即是说,消灭私有制、消灭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压迫是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实现社会变革的根本任务和标志。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一文中进一步强调:“由社会全体成员组成的共同联合体来共同地和有计划地利用生产力;把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规模;结束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状况;彻底消灭阶级和阶级对立;通过消除旧的分工,通过产业教育、变换工种、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通过城乡的融合,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这就是废除私有制的主要结果。”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消灭资本主义制度后所要建立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不仅要大力发展生产力,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满足人们的需要,而且要彻底消灭阶级剥削与压迫,打破因分工、城乡差别而产生的各种不平等,使社会财富能够为人们平等地共享,使所有社会成员都能得到全面发展。不难看出,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核心思想,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之一。

“共同富裕”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指导下的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应有之义,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内在逻辑要求。基于此,中国在现代化建设中守正创新,“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实现了人民生活从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奔向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并在消除贫困、改善民生的基础上,继续“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


2.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创造以共同富裕为重要特征的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根本保证。“中国共产党一经诞生,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确立为自己的初心使命。”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从来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中国共产党一心为民、以人民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绝不允许贫富分化,因为这会损害人民根本利益。纵观历史,现代化进程中如何解决社会财富的两极分化问题,是所有推进现代化的国家都要面对的难题。先行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由于其私有制的经济基础,无法从根本上实现社会成员的共同富裕,也很难克服市场机制优胜劣汰导致的两极分化问题;许多发展中国家在推进现代化过程中,由于单纯追求GDP增长以及法治建设滞后等,公权力缺乏有效制约,致使权力与资本合谋泛滥,社会腐败盛行,从而陷入经济停滞不前、贫富悬殊的“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共产党总揽全局,充分发挥协调各方力量的领导核心作用,能够对现代化进程中的贫富分化问题进行有效遏制。面对市场机制以效率为基础的分配原则所引发的社会成员收入差距拉大问题,我国在创造性地将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有机结合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公有制的主导地位和宏观调控作用,采取适当的政策和措施,有效地削弱了两极分化现象。一方面,在尊重市场规律、实行公平竞争、激发经济活力、鼓励能者多劳多得的同时,政府通过税收等制度,合理调节社会收入差距;通过社会再分配,提高对低收入人员的最低生活保障水平;政府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医疗和教育保障体系,避免因医疗和教育保障不足引发的贫困问题,积极改善民生。另一方面,加大对权力与资本的规制,避免因权力和资本对社会财富的非法占有而导致贫富分化。我国提出全面依法治国,推进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建设,把“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列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把“公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对公权力进行严格规制,实行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惩治腐败,避免权力寻租。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发挥法律、监管、税收、道德等多种要素的协同互促作用,促进资本合法增值,严厉打击资本非法牟利行为。


3.广大干部群众同心同德的实干笃行

广大干部群众同心同德的实干笃行是创造以共同富裕为重要特征的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重要支撑。马克思认为,“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世界的改变不是自然而然就能实现的,而是人民群众创造出来的。邓小平同志指出:“不干,半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号召干部群众“撸起袖子加油干”,以钉钉子精神把各项工作做好。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美好蓝图,不仅需要合理构想、科学设计和全面布局,而且需要把远大目标、奋斗纲领同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紧密结合起来。广大干部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唯有万众一心,发挥聪明才智,铆足干劲,才能共同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断向前。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没有模式可借鉴,唯有广大干部群众在社会实践中勇于探索创新,善于总结凝练,坚持实事求是,不断发现事物规律并按照规律办事,找准工作的用力点,谋实事、出新招,真抓实干,才能克服现代化建设进程中的各种艰难险阻,创造性地解决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真正使社会全体成员共享经济发展成果,让人民群众真真切切实现看得见、摸得着、真实可感的共同富裕,让覆盖全球近1/5人口的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在此基础上,为人类对现代化道路的探索作出新贡献。

(作者:王淑芹,系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

2021年08月31日 09:25
1526
共享民族复兴的伟大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