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研究 理论研究

社会调查在数字时代的任务

沈华

2023年06月05日 09:08

王天夫
北京日报

如果说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过程中的社会巨变孕育了社会学并推动了其发展,那么如今数字社会的到来同样也带来了剧烈的社会变迁,一样也会带来社会思潮的涌现与社会理论的繁荣。21世纪以来,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数字技术的发展与应用高度重合。中国社会在这一轮数字社会变迁过程中,正在经历着一次“自然”的社会实验,能够成为社会科学研究的“完美”对象。同时,庞大的人口规模使得中国社会在数字社会变迁过程中,产生丰富的数据,成为重要的社会发展与学科研究的资源。

社会调查在数字时代的任务

正是因为中国社会面临着巨大的社会变迁的进程,社会调查作为理解社会记录社会变迁的工具,也到了反思其宗旨、展望其未来的时刻。仔细审思,至少可以在以下两个方面探索与讨论社会调查在数字时代的任务。

一方面,社会调查应当更准确地记录与展示社会变迁的历程。当前的社会调查通常采用大规模全人口覆盖的抽样调查。这样产生的关于社会总体状况与趋势的资料标准化程度较高、获得效率也较高。但是,在数字社会成形的阶段,人与人之间的分化与差异逐渐拉大:流动性的增加使得实施抽样调查的难度前所未有地大幅度增加;新的社会群体出现的频率与概率显著提升,抽样调查难以覆盖这些正在浮现的新群体,这就有可能忽视社会变迁的新趋势。更重要的是,在朝数字时代过渡的时期里,这样的调查方式将毫无悬念地错过众多的细节。特别是普通百姓在恢弘的历史进程中是如何主动或是无奈地改变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方式的,包括人们面对新的社会趋势时的困惑、选择以及可能的无助。这样的细节数据与资料显然需要通过更为细致的挖掘才可能得到。百年前中国社会学学科的先贤们,已经扭转了理解社会的思想观念,从普通百姓的生活与生产过程中记录社会变迁。如今,我们显然应当继续坚信与坚持他们所信仰的社会调查。

另一方面,社会调查应当成为理论建构的起点。所有的社会调查都不应当仅是调查结果的呈现,更不应当是大篇幅数据表格的罗列。有学者用浅白的语言概括过,社会学的研究就是要“讲个故事,说个道理”。“讲个故事”是指,运用社会过程本身的发展逻辑脉络,通过构思组织,将调查资料呈现出来;“说个道理”是指,以这些资料呈现为基础,能够抽象提炼出更为一般、更具普适性的通用概念与中观理论。诚如斯言,社会调查也一定是材料与理论缺一不可。没有经验资料与个人体验支撑的理论,犹如深秋的浮萍,干瘪无根基;没有概念提炼与理论归纳升华的资料,最多只是仲夏的繁花,鲜活无长日。调查特定社会群体与职业群体,就应该提炼抽象出群体的特征与属性。而这些提炼出来的概念,向上可以与数字技术的使用相对应,描述该群体应对数字技术带来的变迁的策略安排;同时也可以与其他群体类似的应对策略相联系、相比较,从更宏观的维度描述数字社会变迁进程。

从记录社会变迁到建立自主知识体系

数字时代正以坚定的步伐进入社会的各个角落。社会调查应当敏锐地抓住此过程中浮现出来的新的社会过程与社会事件,做好观察与记录,尝试着提炼概念与构建理论,并做出合乎逻辑的推论与趋势预测,为社会政策提供事实依据,为建设更健康、更包容的数字社会做好理论准备。至少可以从以下这些方面来着手:数字技术带来的时代变迁;在社会互动与社会交往中,数字技术的应用带来的方式与流程的改变;日常生活中,人们对于数字技术的使用,并由此带来的社会分化过程;生产过程中,特定的生产过程的改变;数据的生产过程与使用,以及产权与收益的社会性后果;劳动过程中,新的职业群体的产生和群体特征与属性;社会生活中,新的社会群体产生的过程与群体凝聚力的维系机制;数字技术推进过程中,被忽略与受到损害的社会群体特征与属性,以及潜在的社会后果与应对的社会政策;沿着数字技术逻辑产生的新旧群体之间的差异,以及潜在的社会后果与社会分化过程;在城乡社区生活中,数字技术带来的城乡生活方式与社区公共事务的改变;数字技术逻辑带来的社会秩序与伦理规范的震荡与重新整合;在虚拟社会中,数字社会群体的形成过程、特征属性与认同机制;虚实社会之间群体身份的对应嫁接与交叉错位;数字社会群体的内外冲突与空间争夺;虚拟社会中,社会秩序的成形与演化进程;对于以上社会事实的概念提炼与理论概括的尝试性工作;其他相关的社会现象的描述与挖掘;等等。

中国的工业化进程晚于西方发达国家,对于工业技术更多的是学习与追赶。用社会调查记录社会变迁、解释社会进程,同时也是学习、借鉴国外的方法与理论并将之本土化的过程。如今,数字化技术的浪潮全面席卷,中国与世界其他众多国家同时进入数字社会。在数字技术发展与应用的诸多方面,中国社会走在世界前列,成为引领者。与此同时,中国社会学的学科建设也积累了人才与本土经验。在社会实践与知识创新的过程中,单是延续以往的学习与借鉴的趋势,已经无法满足对于自主理论解释的需要。新形势之下,中国社会学面临着新的学科使命,即从借鉴者、学习者变成创造者、引领者,建立自主知识体系,获取更大的学术话语权。

如今,数字社会的来临在带来根本性社会变迁的同时,也带来了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历史性发展机遇。作为社会研究的基础性过程,社会调查记录社会变迁的宗旨没有变化,但是收集资料的对象已经完全不同,记录的方式与方法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除此之外,社会调查更宏大的目标,则变成了提供研究素材,推动社会分析的进展,建立社会科学的自主知识体系。总结起来,社会调查的基本任务应该是:冷静面对当前的中国社会变迁过程,敏锐捕捉设定此一转型过程中的真实社会议题,积极实施深入社会实践的社会调查,精准提炼合乎实际的抽象观念,谨慎尝试初步的理论概括,大胆参与国际前沿理论对话,努力构建本土化的社会学学科知识体系。

作者简介:王天夫,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




]]>

2023年06月05日 17:08
1439
将农业文化遗产带入社会学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