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论巴蜀的道教文献

钱翥

2017年09月12日 12:00

李远国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7 年第 9 期


道教并非创立于东汉,而是始于战国时期。其时有方仙道,有王母道,有黄老道,他们皆为道教。因此我们在讨论巴蜀道教文献时,应该打开视野,关注秦汉以来的文献。


在中国文化史上,“道教”一词最初的意思,是指以“道”来教化的各种理论学说和实践方法。《中庸》曰: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 也 者,不 可 须 臾 离 也; 可 离,非 道也。”[1]( P. 1625)南朝陶弘景《真诰》卷五曰: “道者混然,是生元炁,元炁成然后有太极,太极则天地之父母,道之奥也。故道有大归,是为素真。故非道无以成真,非真无以成道,道不成,其素安可见乎?是以为大归也。见而谓之妙,成而谓之道,用而谓之性,性与道之体,体好至道,道使之然也。”注:“此说人体自然与道炁合。所以天命谓性,率性谓道,修道谓教。今以道教,使性成真,则同于道矣。”[2]( P. 516)北宋张君房《云笈七籤》卷三《道教本始部》曰: “上古无教,教自三皇五帝以来有矣。教者,告也。有言,有理,有义,有授,有传。言则宣,教则告。因言而悟教明理,理明则忘言……正真之教者,无上虚皇为师,元始天尊传授。洎乎玄粹,秘于九天,正化敷于代圣,天上则天尊演化于三清众天,大弘真乘,开导仙阶; 人间则伏羲受图,轩辕受符,高辛受天经,夏禹受洛书。四圣禀其神灵,五老现于河渚。故有三坟五典,常道之教也。返俗之教者,玄元大圣皇帝以理国理家,灵文真诀,大布人间; 金简玉章,广弘天上。欲令天上天下,还淳返朴,契皇风也。训世之教者,夫子伤道德衰丧,阐仁义之道,化乎时俗,将礼智而救乱,则淳厚之风远矣。噫,立教者,圣人救世愍物之心也。悟教则同圣人心,同圣人心则权实双忘,言诠俱泯,方契不言之理,意象固无存焉。”[3]( P. 12)这都是指用“道”来教化民众,民众又以“道”来修真养性,尚未作为一种宗教团体的称谓。作为一个概念,“道教”最早见于《墨子·非儒篇》: “寿夭贫富,安危治乱,固有天命,不可损益,穷达赏罚幸否有极,人之知力不能为焉。群吏信之,则怠于分职,庶人信之,则怠于从事。不治则乱,农事缓则贫,贫且乱政之本。而儒者以为道教,是贱天下之人者也。”[4]( P. 222)“子墨子曰: 天下之所以生者,以先王之道教也。今誉先王,是誉天下之所以生也。可誉而不誉,非仁也。”[4]( P. 342)在这里所谓的“道教”,就是“先王之道”,即中国最古传说的圣天子尧和舜、夏禹王和殷汤王,周文王、武王等实行的政治教化的准则。

诸子百家中许多人都曾经以“道”来称呼自己的理论和方法。儒家、墨家、道家、阴阳家甚至佛教,都曾经由于各种原因自称或被认为是“道教”。儒家使用“道教”一词,将先王之道和孔子的理论称为“道教”。佛教刚刚传入中国时,把“菩提”翻译成“道”,因此也被称为“道教”。而到了东汉末年出现了正一道,自称为“道教”,取“以善道教化”之意。自此,其它各家为了以示区别,也就不再以“道教”自称,而成为正一道的专称。需要强调的是,道教自成立开始,即以黄帝、老子为崇拜偶像,这就形成了黄老道。黄老道是道教的第一个派别。“黄”指“黄帝”,代表古代神仙家、阴阳家、医家和方术家的思想; “老”指“老子”,代表道家、法家、纵横家、杂家的思想。方仙思想和黄老之学的结合,即为“黄老道”。因此,我可以说道教创始于战国时期。

先秦黄老道不仅拥有一大批思想家,拥有上百种经典文献,并且已有各种宗教仪式与行为,拥有众多的方士、仙真与教徒,凡此种种因素已经具备宗教构成的基本条件。从《史记》《汉书》《列仙传》《神仙传》等史籍道经中,我们可以看到黄老道士活跃的身影,他们或施教社会,或奉祀神鬼,或炼丹修道,从而成为正一道、太平道等师法的对象。

最早见于史籍的方仙士是苌弘,他是东周时的蜀人( 今四川资阳市) 。少年时喜欢读书,通晓天文、历数,精于音律、乐理。苌弘明了天体运行规律,凭自然现象解释社会问题,依靠五行相生相克,借助鬼神的威力治理国家。据《史记·封禅书》: “是时苌弘以方事周灵王,诸侯莫朝周,周力少,苌弘乃明鬼神事,设射貍首。貍首者,诸侯之不来者,依物怪欲以致诸侯。诸侯不从,而晋人执杀苌弘。周人之言方怪者自苌弘。其后百余年,秦灵公作吴阳上畤,祭黄帝; 作下畤,祭炎帝。”[5]( P.111)《天官书》言天数者称“周室史佚、苌弘”,至周景王时仍任大夫,常应对星象吉凶征兆之事。周敬王即位( 前 519) ,因参谋迁都辅佐兴邦有功,升任内史大夫,执掌朝政。周敬王二十四至二十五年间孔丘曾访问苌弘,请教和探讨音乐与天文知识。二十八年( 前 492) ,赵简子派晋大夫叔向施反间计,周敬王信谗杀苌弘。传说,人们感于苌弘殉难之惨烈,把他的血藏在匣中,三年以后化作青绿色的美玉,璀璨夺目,光照人间。

另一位有影响的方士是齐国稷下人驺衍,他是阴阳五行学说创始人。齐宣王时,邹衍就学于稷下学宫。司马迁说: “邹衍睹有国者益淫侈,不能尚德……乃深观阴阳消息,而作怪迂之变,《终始》《大圣》之篇十余万言。”[5]( P. 201)于是“邹衍以阴阳主运,显于诸侯,而燕齐海上之方士,传其术不能通,然则怪迂阿谀苟合之徒自此兴,不可胜数也。”[5]( P. 111)据说他以“阴阳主运,五德终始”说受到诸侯们的尊敬而显赫一时。《汉书·楚元王传》载他曾传《重道延命方》。王充言他还精通农艺,种黍燕地。说: “燕有寒谷,不生五谷,邹衍吹律,寒谷可种。燕人种黍其中,号曰黍谷。”[6]( P. 127)《列仙传》是最早且较有系统的叙述古代黄老道事迹的著作,记载了从赤松子至玄俗 71 位黄老道士的姓名、身世和事迹。如此众多的黄老道士活跃于战国时期,说明道教的历史悠久,绝非始成于东汉。何况这些尚是具有代表性的道士,其佚名者不知几何? 秦大夫阮仓《撰仙图》曰: “自六代迄今,有七百余人。始皇好游仙之事,庶几有获,故方士雾集,祈祀弥布。殆必因迹托虚,寄空为实,不可信用也。若周公《黄录》,记太白下为王公。然岁星变为宁寿公等,所见非一家。圣人所以不开其事者,以其无常。然虽有时著,盖道不可弃,距而闭之,尚贞正也。”[7]( P. 76)黄老方仙道的代表人物甚多,据《史记·封禅书》说: “自齐威、宣之时,驺子之徒论著终始五德之运,及秦帝而齐人奏之,故始皇采用之。而宋毋忌、正伯侨、充尚、羡门高最后皆燕人,为方仙道,形解销化,依于鬼神之事。驺衍以阴阳主运显於诸侯,而燕齐海上之方士传其术不能通,然则怪迂阿谀苟合之徒自此兴,不可胜数也。”“于是始皇遂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求仙人羡门之属。八神将自古而有之,或曰太公以来作之。齐所以为齐,以天齐也。其祀绝莫知起时。八神: 一曰天主,祠天齐。天齐渊水,居临菑南郊山下者。二曰地主,祠泰山梁父。盖天好阴,祠之必于高山之下,小山之上,命曰畤; 地贵阳,祭之必于泽中圜丘云。三曰兵主,祠蚩尤。蚩尤在东平陆监乡,齐之西境也。四曰阴主,祠三山。五曰阳主,祠之罘。六曰月主,祠之莱山。皆在齐北,并勃海。七曰日主,祠成山。成山斗入海,最居齐东北隅,以迎日出云。八曰四时主,祠琅邪。琅邪在齐东方,盖岁之所始。皆各用一牢具祠,而巫祝所损益,珪币杂异焉。”[1]( P. 111)这些方仙道士非常活跃,他们承命寻求仙岛,祭祀鬼神,以神祠庙堂为教会居地,从事有组织的宗教活动,当然具备宗教团体的条件,所以可以说黄老道、方仙家就是道教。


巴蜀地区的黄老道与今文经学甚为流行。《后汉书·方术传》称: “汉自武帝颇好方术,天下怀 协 道 艺 之 士,莫 不 负 策 抵 掌,顺 风 而 届焉。”[1]( P. 920)这种风气,在四川地区尤其浓厚。正如蒙文通先生所说: “蜀人有自己的传统文化,未能笃信儒家的学说。西汉一代,严遵、李弘、扬子云是道家; 阆中的洛下闳、任文公都长于律历灾异。在《华阳国志》著录的杨厚、任安等一派,自西汉末年直到晋代,师承不绝,都是以黄老灾异见长,共有三十余人,这在两汉最为突出。”[8]( P. 97)

巴蜀道教文献,理应包括道家的著述。就巴蜀而言,道家的著述并不多,重要的有西汉严遵的《道德指归》、扬雄的《太玄》。《道德指归》又名《老子指归》,或《道德真经指归》。西汉蜀人严遵撰,唐人谷神子( 冯廓) 注。新旧《唐志》及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均有著录,作十三卷。此书为现存《老子》最早注本之一,分《老子》经文为七十二章,与它本不同。注文大旨以自然无为为宗。自然即虚无之道,由道德而生神明、太和,进而化生天地万物。主张人君应修身正己,以与道德仁义礼法相合,引申而为养物生民之策,是为汉代黄老家经世治国之术。

东汉有《老子想尔注》,相传为天师张陵撰,或以为是张陵之孙系天师张鲁撰。原书二卷,《正统道藏》未收。现有敦煌发现的南北朝残抄本一件( S6025) ,保存原书上卷。饶宗颐据敦煌抄本整理而成《老子想尔注校笺》一书。此书以早期道教义理注解《老子》,将老子之道神学化,认为道即是一,“一散形为气,聚形为太上老君”。教导信徒奉道守诫,认为按道意行事,可以致国太平,长生成仙。其思想内容与《太平经》《老子河上公注》等早期道书相符。据《传授经戒仪注诀》称: 汉末系师张鲁曾以此书教化蜀中民众,南北朝天师道规定此书为教徒必须传授修习的经典之一。

唐代是道教发展史中最为辉煌的一个时期。经过魏晋南北朝的分化与发展,道教逐渐成为一个较为成熟的宗教,而唐王朝最高统治者对道教的恩宠和扶植,更加促进了道教的全面发展和繁荣。在唐代皇室大力扶持下,蜀中道教兴盛,高道辈出,名重全国。谈玄论道,注释《道德经》的重玄学派,四川就有六家: 成都道士黎元兴、岷山道士张君相、绵竹道士李荣、剑南道士文如海、眉山道士任太玄和张惠超。他们或注疏,或集解,共阐老子奥义。此外,四川还出现了几位杰出的道教方术家,如精通天文地理、阴阳历数的袁天纲、李淳风,矿物学家梅彪,炼丹家彭晓等。而在西蜀青城、鹤鸣、金堂地区,居住着一批修炼丹道、精通道术的道士。他们传承岷山丹法,炼丹修行,演衍为众多修炼法门,并开启了钟吕、陈抟内丹一脉。众多的高道活跃于巴蜀地区,使道教的发展达到了一个极盛的时期。

杜光庭( 850 ~ 933) ,唐末五代道士,道教学者,字圣宾,号东瀛子,处州缙云( 今属浙江) 人。少习儒学,博通经、子。唐咸通年间应九经试,不中,感慨古今浮沉,于是入天台山学道。唐僖宗闻其名声,召入宫廷,赐以紫袍,充麟德殿文章应制,为内供奉。中和元年( 881) ,随僖宗入蜀,见唐祚衰微,便留蜀不返。王建建立前蜀,任为光禄大夫尚书户部侍郎上柱国蔡国公,赐号“广成先生”。王衍继位后,亲在苑中受道箓,以杜光庭为“传真天师”“崇真馆大学士”。晚年隐居四川青城山,在云溪潜心修道。一生著作颇多,有《道德真经广圣义》《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道门科范大全集》《广成集》《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历代崇道记》《道教灵验记》《录异记》《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神仙感遇传》《仙传拾遗》《王氏神仙传》《墉城集仙录》《广成先生玉函经》《青城山记》《武夷山记》《西湖古迹事实》等。他精通斋醮科范,编集《太上黄箓斋仪》《太上三五正一盟威阅箓醮仪》《太上正一阅箓仪》《太上三洞传授道德经紫虚箓拜表仪》《洞神三皇七十二君斋方忏仪》《太上洞神太元河图三元仰谢仪》《金箓斋启坛仪》《金箓斋忏方仪》《太上黄箓斋仪》《太上灵宝玉匮明真斋忏方仪》《太上灵宝玉匮明真大斋言功仪》《太上洞玄灵宝素灵真符》等,皆为斋醮科仪范本。被封为“道门领袖”,谓“扶宗立教,海内一人而已”“扶宗立教,天下第一”。

历代道经流传巴蜀地区,对道教的发展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至今存世的重要著作有: 阴长生《太清金液神丹经》,黎元兴《太上一乘海空智藏经》,王玄览《玄珠录》,李荣《道德真经注》,强思齐《道德真经玄德纂疏》,王瓘《广黄帝本行记》,梅彪《石药尔雅》,张隐居《金石灵砂论》,蒲虔贯《保生要录》,彭晓《周易参同契分章通真义》《周易参同契鼎器歌明镜图》,陈朴《陈先生内丹诀》、陈抟《正易心法》《阴真君还丹歌注》,苏辙《道德真经注》、张商英《黄石公素书》《三才定位图》《金箓斋投简仪》《金箓斋三洞赞咏仪》,贾善翔《犹龙传》《高道传》,唐慎微、寇宗奭等《图经衍义本草》,范应元《老子道德经古本集注》,王希巢《洞玄灵宝自然九天生神玉章经解》,李嘉谋《元始说先天道德经注解》《道德真经义解》,李昌龄《太上感应篇注》,吕元素《道门通教必用集》,陈大师《碧玉朱砂寒林玉树匮》,孟煦《金华冲碧丹经秘旨》,蹇昌辰《黄帝阴符经解》,胥元一《黄帝阴符经心法》,师仁寿《太上开明天地本真经》,贾善翔《太上出家传度仪》,薛道光《还丹复命篇》,李西月《张三丰先生全集》《太上十三经注解》等。未署作者名的有《太上三五正一盟威仪》《太上正一盟威法箓》《洞真黄书》《上清黄书过度仪》《太上正一盟威法箓》《太上正一法文经》《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正一法文经章官品》《正一法文经护国醮海品》《正一法文修真旨要》《正一法文十第召仪》《正一法文法箓部仪》《正一法文太上外箓仪》《正一法文传都功版仪》《天师治仪》《正一修真略仪》《女青鬼律》《正一论》《无上三天法师说荫育众生妙经》《正一天师告赵升口诀》、《太上正一咒鬼经》《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太上玄灵北斗本命长生妙经》《太上说南斗六司延寿度人妙经》《太上说东斗主算护命妙经》《太上说西斗记名护身妙经》《太上说中斗大魁保命妙经》《三天内解经》《太上洞玄灵宝宣戒首悔众罪保护经》《正一指教斋仪》《赤松子章历》《太上三元飞星冠禁金书玉箓图》《太上宣慈助化章》《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太上玄灵北斗本命长生妙经》《太上说南斗六司延寿度人妙经》《太上说东斗主算护命妙经》《太上说中斗大魁保命妙经》《梓潼帝君化书》《清河内传》等。涉及内容非常广泛,凡道教历史、神仙传记、教理教义、丹法道术、斋醮科范,一一皆备,为今天的道教研究提供了十分宝贵的资料。


雕版印刷是中国古代的一项发明,可能在2000 年以前就已经出现了。人们从雕刻印章中得到启发,发明了雕版印刷术。现存最早的雕版印刷品即是 868 年印刷的《金刚经》( 现藏大英博物馆) ,出自四川。在雕版《金刚经》的背后,是当时四川发达的雕版印刷活动。作为世界雕版印刷业的起源地,四川的雕版印刷品,通过蜀道出川,由丝绸之路传到了四川以外的广大地区。

文献中第一次明确提到雕版印刷,是在唐中和三年,这个时间是在《金刚经》刻印后的 15 年。那时柳玭随唐僖宗避难入川。据柳玭《柳氏家训》序记载: “中和三年癸卯夏,銮舆在蜀之三年也,余为中书舍人,旬休,阅书于重城之东南,其书多阴阳杂记、占梦相宅、九宫五纬之流。又有字书小学,率雕版,印纸浸染,不可尽晓。”[9]( P. 1)柳玭是一位藏书家,所以会在家训中如此郑重记上当时在书市的体验。只是当时书坊刻书,多为佛、道典籍。经学大典,尚无刻本。至五代毋昭裔为布衣时,曾从人借《文选》,多有难色。“发愤异日若贵,当板以镂之遗学者。后仕王蜀为宰相,遂践前言刊之”。[10]( P. 106)复雕九经、诸史。西蜀文字由此大兴。

四川的雕版印刷传统一直保留至今,并留下了大量的经版。成都青羊宫二仙庵丹台碧洞书房内,原藏有中国道教珍宝《重刊道藏辑要》梨木经版。它是二仙庵方丈阎永和在清光绪年间发起刊刻的。编纂《道藏辑要》这部道教丛书,是在清康熙( 1662 ~ 1722) 时候开始的。其时有彭定求者,深感道教经典的繁杂,决定编一部比较实用的道教经典。于是他从明本《道藏》中,精选出道书200 种,编成丛书,按 28 宿字号,分为 28 集,举凡道教重要经典、历代祖师真人著作、修炼丹诀、科仪规戒、仙传谱记,悉有收录,实为《道藏》之辑本。清光绪十八年( 1892) ,成都二仙庵方丈阎永和与井研贺龙骧、新津彭翰然等,据成都著名藏书家严雁峰家藏的蒋元庭本《道藏辑要》重新编纂。他们又增补重要道书 17 种于内,并按各书的内容,分别续入 28 宿有关字集,即《太上道元一炁经》《观音大士莲船经》《孙真人备急千金方》《吕祖东园语录》《东园杂咏》《张三丰真人全集》《三宝万灵法忏》《太上灵宝朝天谢罪法忏》《邵康节先生击壤集》《关圣帝君本传年谱》《文昌帝君本传》《元皇大道真君救劫宝经》《文昌应化元皇大道真君说注生延嗣妙应真经》《文帝阴骘文注》《太上玄门功课经》《汉天师世家》《青城山记》。为了区别蒋元庭本《道藏辑要》而名之为《重刊道藏辑要》。清光绪十八年开始,至清光绪二十七年,历时 9 年时间,《重刊道藏辑要》才宣告完成编纂。

《道藏辑要》的选书标准反映了清代道教信仰的特征。《凡例》首称: “道有宗派,宜分主宾。此编于三清至尊、先天至圣而后,即按道派源流将南北宗祖所传诸经丹诀挨次列入。”又认为“内丹可以超凡入圣,外功只可却病延年”,故内丹书收载尤多; 而外丹炉火则“严为摈斥”; “一切符箓专本”,亦“概不列入”。同时,它还反映了当时盛行的吕祖崇拜和乩仙信仰。《道藏辑要》保存了很多稀有资料,有很高的文献价值。例如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袁家山建筑群,是明末兵部尚书太子太保袁可立所建,其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名的大道场,在《吕帝圣迹纪要》这部书中,袁家山的建造过程和原始规模被记载得非常详细,弥补了地方史志和河南省文物档案的空缺,十分珍贵。

二仙庵藏经版中还有一套重要的经书,那就是由陈复慧校辑的《广成仪制》。陈复慧,字仲远,号云峰羽客,四川彭山县人,乾隆年间青城山道士,汇编道教科仪书籍辑成《广成仪制》。民国《灌县志》卷十二《人士传下》对陈复慧有简要记载:“陈仲远,青城道士也,淹博能文,校正《广成仪制》数十种。清乾隆间,邑人患疾,仲远为建水陆斋醮,会川督巡境临灌,闻于朝,敕赐南台真人,别号云峰羽客。著有《雅宜集》。”清宣统三年辛亥( 1911) 成都二仙庵刊板,民国二年( 1913) 重刊。原藏青城山古常道观,其中若干卷已缺,由天师洞组织道人抄录配齐。今《藏外道书》所载《广成仪制》,共收书 275 种。其中有刻本,也有抄本。卷帙浩大,收录各类斋醮科范,广泛吸收灵宝、清微诸派科范。书中诸多斋醮科仪,是为适应民间信仰习俗而制作,如度人斋为民间荐亡常行,故收度人斋仪,加上炼度、破幽、破血湖等。至于《保苗迎真接驾全集》等保苗科仪,《祀供虫蝗全集》等禳蝗灾科仪,《禳送度煞》《遣送白虎》《禳痘诊》等保育儿童科仪,以及谢火、接寿等,也都为适应中国传统社会信仰习俗而设。其中若干科仪带有四川和长江流域地方特色。如《杨泗正朝全集》,系为祭民俗所祀长江神杨泗将军而设。其中有若干种科仪,如《雷霆祷结皇幡全集》、《催结皇幡全集》中以坛上悬幡纠结形状以为占验,《金刀断索解冤亡斋全集》金刀断索的做法,有很浓的民俗气息。

除二仙庵藏经版外,民间尚有刻印道经传世者。如刘沅口授、刘芬记录整理的《法言会纂》,全书 10 册,50 卷,目录如下: 《开坛》《请水》《净坛》《行香请水》《祀灶》《城隍》《扬幡》《十王》《酆都》《东岳内府祈嗣安床供烛》《斗口》《雷祖》《救苦》《启师》《三元》《谢火》《文昌》《斗府》《步罡》( 内附八门炼法) 《礼斗》( 内附解除目疾) 《生人移度卷》《移炼除魔》《靖怪》( 内附和冤) 《九皇》《玉皇》《太上》《供斋》《诏赦》《土皇》《谢土》( 内附招乌) 《谢阴宅》《开矿》《祈雨》《祈晴》《瘟醮》《除蝗去螣》《除蝗预申》《驱虫》《开路》《召亡》( 内附招孤) 《十王转案》《劝王》《断绳》《饯王赏夫》《漂灯》《施戒》《送圣》《神像开光》《启文》《申疏式》。另有《经忏集成》,由虚受斋把刘门所有经忏一起统一编订出版,前面有叙,28 卷,刘咸炘校宣统三年版为善本。

这些皆为巴蜀道教的重要文献,应该重视,整理研究。

参考文献:

[1]( 清) 阮元. 十三经注疏( 下) [M]. 北京: 中华书局,1988.
[2]( 刘宋) 陶弘景. 真诰[A]/ /道藏( 第 20 册) [Z]. 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
[3]( 北宋) 张君房. 云笈七谶·道教本始部[A]/ /道藏( 第 22册) [Z]. 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
[4]( 春秋) 墨子. 墨子[A]/ /诸子集成( 第 5 册) [Z]长沙: 岳麓书社,1996.
[5]张元济编. 二十五史( 第 1 册) [Z]. 杭州: 浙江古籍出版社,1998.
[6]( 东汉) 王充. 论衡·寒温篇[A]/ /诸子集成( 第 9 册)[Z].
[7]( 秦) 阮仓. 撰仙图[A]/ /道藏( 第 5 册) [Z]. 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
[8]蒙文通. 巴蜀古史论述[M]. 成都: 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
[9]( 南宋) 叶釐. 爱日斋丛钞[M]. 北京: 中华书局,1985.
[10]( 北宋) 陶岳. 五代史补[M]车吉心总主编. 中华野史( 第3 册) [C]. 济南: 泰山出版社,1999.


作者简介: 李远国,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四川 成都 610041

]]>

2017年09月12日 04:15
408
巴蜀大地的历史复活与今昔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