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巴蜀语言和川昆音乐传承

钱翥

2018年10月24日 07:31

林 波
《四川戏剧》2018年9月


一、巴蜀方言概述


巴蜀方言,指成渝地区,包括云贵部分地区和陕西汉中地区方言,俗称四川话。巴蜀方言是一个独立于目前北方方言和南方汉语方言的古汉语方言。巴蜀方言为单音节和多音节混用语言,比如爸、老汉等混用,都同样表示父亲的意思。巴蜀语言中除了有许多入声字外,还有许多语气助词。发声明显区别于周边地区方言,具有更加古老的形态,可以说是一种比较独立的方言发声系统。在这样古老的语言系统中,我们发现巴蜀方言发音与川昆音乐联系非常紧密,语言中许多特殊的发声用音乐表述后,显得更加清晰动人,具有多意的含义。在目前北方方言和南方苏杭方言中,这些东西已经很少见了,也许过去有许多,但是在社会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逐步废弃了。而巴蜀方言,带给我们地方戏曲声腔填词和曲牌音乐学太多思考,也带给我们中国古代音乐学研究太多思考。比如古川昆曲牌中的下滑音、住字音腔下滑断句、上扬起意和转句等等。又比如即兴填词,一腔多意、一曲多用的中国声腔音乐地方特色,腔与词的随机延展或剪切,等等。


二、川昆音乐概述


川昆音乐,指流行于巴蜀地区,具有巴蜀地方音乐风格,以不同于其他地区和剧种昆腔音乐呈现方式的川剧昆腔音乐。


川剧昆腔音乐和川剧高腔音乐都是中国地方戏中最古老的曲牌体音乐。川剧昆腔曲牌体音乐,也指一种有曲榜、曲牌特殊结构和讲究腔、词关系的古声腔音乐。川剧昆腔曲牌体音乐不同于川剧高腔曲牌体徒歌音乐,其最显著的特征是用竹笛伴奏,声腔典雅清秀。川剧高腔号称徒歌,其实,它是有鼓板击节伴奏的 “伪徒歌”。只不过这种击节伴奏,并不是一种乐音音乐伴奏,而仅仅是一种噪音击节提示,一种提示方言字词转接,从而增强声腔音韵色彩的伴奏。而川昆曲牌音乐,除使用击节伴奏外,还加入了竹笛伴奏,这才是真正意义的配乐声腔。如果我们单单从声腔音乐伴奏乐器的出现,分析声腔音乐发展的历史长短,可以发现川剧高腔徒歌,其音乐思维和表现形态,其历史发展和音乐思维方式,比川剧昆腔音乐更加古老。当然,川剧昆腔音乐中,自由缓慢的引腔、“昆头子”和 “昆尾巴”的击乐锣鼓、伴随歌舞踩踏的 “音步”板眼,都具有川剧高腔击节而歌的原始意味,但这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击节伴奏。竹笛,一种乐音乐器的加入,真正改变了原始徒歌音乐的性质,具有了仙乐和异样的音乐风格。所以,川昆音乐,不管是否踏步而歌,仍然可以称其为真正意义的舞歌,一种真正具有原始舞蹈意味的民歌。对川昆音乐的研究,目前仅有沙梅先生和蒲亨建先生有比较深入的研究,他们的研究主要从本体音乐角度,对昆腔及川昆声腔音乐进行了部分对比,提出了川剧昆腔地方音乐是除昆曲外地方声腔识别的关键要素等观点。


三、巴蜀语言和川昆音乐传承


巴蜀语言和川剧昆腔音乐是巴蜀音乐文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形成巴蜀族群认同的关键要素。历史上,语言和音乐的独立,为促进民族背景下的巴蜀一体化文化认同和政治经济发展,做出了特殊贡献。巴蜀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共生和汉移民频繁的地区,其语言和音乐的包容性及独立性不仅促进了地方社会的稳定和经济、文化发展,也促进了中华民族经济、文化发展的多元性和多样性共生奇迹。


目前,在巴蜀地区,巴蜀语言和川昆音乐在当地学校教育中,除了部分学校开设有川剧文化学习课外兴趣班外,大多数学校在正式的课程设置中,并没有川剧文化素质教育课,巴蜀语言和川剧音乐都被忽略。在当地学校,并没有专门的巴蜀语言教师,也没有川剧音乐专职教师。据有关研究机构的调查,在成都的大、中、小学校中,学校很少有机会教学生说巴蜀方言,也没有专职教师让学生有机会学唱古老的川剧歌曲。可喜的是2012年后,至少在成都,许多学校开始加入川剧艺术特色学校的行列中。成都市许多学校成立了由校长亲自挂帅的川剧文化校园传承工作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这些学校的领导还亲自参与学校川剧文化传承规划和内容及形式的交流研讨。学校川剧文化传承办公室一般都设在学校德育处,负责全面实施川剧文化传承,通过学生社团、艺术活动、课题研究构建阳光艺术课程;教导处负责川剧文化传承师资培训和川剧文化传承课堂研究;科研室负责川剧艺术理论研究和专项课题研究;后勤处负责艺术教育设备设施和后勤保障;办公室负责新闻宣传和对外联络。学校各部门分工协作,形成合力,都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有川剧特色的艺术教育当中,为川剧文化传承提供人力物力及技术保障。四川省、市川剧院的许多演员也深入学校,帮助学校开展川剧进校园活动。笔者在2012年,亲自参加了成都市双楠中学的川剧教学活动。后来还参加了兴盛小学川剧艺术特色学校的川剧表演辅导。全省各地教育部门,以及那些对本地方言和传统的地方音乐文化怀有敬意的文化精英,如李萍、舒承志等从成都市走出来的教育界精英,他们与许多学校的校长、教师对川剧内心其实还有深深的眷念。在成都市普通中小学的川剧艺术特色学校建设中,巴蜀方言和川剧音乐仍然是艺术教育和学校对外艺术交流的重要载体。同时,我们许多川剧院和相关艺术研究院的演员、研究人员也加入到川剧特色学校的教学和川剧传承的队伍中,虽然这些学校许多学生最终都会毕业到外地深造,学校里也不断有说各种方言的学生到来,但是,对绝大多数巴蜀文化人而言,方言和川剧,仍然寄托着他们深厚而复杂的地方文化情感,是他们地方文化认同的标志物之一。


结语


四川地区巴蜀语言和川剧音乐研究和保护,从表面上看是指向中国地方传统习俗文化研究和保护,指向一个很小的地域方言、地域音乐研究和保护,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它强调了一个多民族杂居,一个长期被我们忽略的边远地区,一个具有 “熊猫”一样珍贵历史价值的巴蜀音乐文化的研究和保护。这种研究和保护,其价值并不亚于我们对大熊猫的研究和保护。从中国和世界音乐文化发展的角度看,巴蜀语言和川剧音乐文化,不仅仅是四川地方音乐文化发展的历史记忆,也不仅仅是我们每一个巴蜀人的文化历史记忆,其实也是全中国和全世界共同的音乐文化发展记忆。只是这种记忆,在中国北方、在中国南方也许可以找到许多相似的东西,但是,要找到完全一样的文化记忆,几乎是不可能的。笔者认为,对巴蜀川剧昆腔音乐文化及语言的研究和保护,其实是一种对华夏民族传统文化的记忆传承和保护,也是维护华夏多民族共同历史文化秩序的重要手段,一种在族源一体化层面的认同过程。


林波,四川省川剧院国家三级演员。


]]>

2018年10月24日 03:32
1211
杨贵妃所食荔枝来源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