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巴蜀古文明的起源和鼎盛(下)

胡小文

2019年01月21日 01:11

华夏经纬网

成都平原古城址群的发现,使我们对成都平原新石器时代至夏商之际的文化发展线索有了新的认识。我们知道,文明的起源大体经历了农耕聚落形态——中心聚落形态——都邑国家形态三大发展阶段。农耕聚居形态大致相当于四川盆地内星罗棋布的诸新石器时代遗址阶段,是向文明起源发展的准备阶段。而中心聚落形态正与宝墩文化相当。城是中心聚落的重要标志,而具有特殊意义的大型房屋建筑的出现则标志着蜀人酋邦的形成,也标志着长江上游古文明中心的出现,这是古蜀文明的起源阶段。宝墩文化的下限与三星堆文明一、二期相衔接,它的进一步发展就是已出现都邑国家形态的三星堆三、四期文化的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使早期古蜀文明达到鼎盛。

至于盆地东部的巴文化区域何时进人文明时代,还是一个正在探索的课题。不过,三峡库区内已发现新石器晚期遗址说明其文化也相当进步。在巫山县双堰塘遗址发现的早期巴的都城,则说明巴地在春秋战国时期已进入了文明社会。

巴蜀地区古文明发展的鼎盛的标志,是中外闻名的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遗址的发现,始于1929年,相继在广汉月亮湾和三星堆等地发现玉石坑和建筑遗址。1986年7月和8月,震惊中外的两个祭祖坑遗物相继重现于世,被誉为“比秦代兵马俑更加不同凡响的青铜文明的重大发现”。

三星堆遗存共分四期。最早的是新石器时代晚期,其上源与宝墩文化相衔接。最晚的在商末周初。最引人注目的文化遗物在二、三期,时代距今4070—2875年,相当于中原的夏商、殷周之际或西周初期。这里有由高大的城墙和深广的城壕所围绕的古城,古城面积达300万平方米。城内外遗址群已出土数万件青铜、玉石、象牙、陶器、漆器等珍贵文物。两个祭祖坑内出土早蜀时期的青铜人立像、面像、头像;神树、龙、蛇、鸟兽;金面罩、金杖;玉石礼器璋、瑗、圭、壁、戈、矛、凿;象牙和来自南方印度洋的海贝等稀世珍宝上千件。其中,有全世界最大的高达2.6米的青铜立人像,有造型奇特、眼球如圆柱状突出的巨型青铜人面像(其中最大的宽达138厘米,高达64.5厘米,这也是当今世界上已发现的最大最古老的青铜人面像)。有金罩头像,十分罕见。有全世界最长的金权杖,上刻有头戴王冠的人像,象征着君王的神圣与权力。青铜神树高达4米,上有枝、叶、花果,枝间和枝头立有十鸟,挂有龙、刀、剑等物,与《山海经》所记建本形象十分相似。

广汉三星堆遗址是国内外罕见的重大考古发现之一,不仅为蜀文化的研究,也为中国古代文明的研究打开了新的宝库大门。三星堆遗址加上成都十二桥发现的商周时期大型干栏式木结构建筑群和宫殿遗址以及成都羊子山发现的方形三层巨型祭祖土台遗址,充分表明古蜀都邑国家已经形成,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已经很高。这个与中原的殷商王朝同时存在的古蜀王国所创造的古老文明是巴蜀文化第一个光辉的高峰。它表明在多元一体的中华古文明中,古蜀文化是有独立始源的。


]]>

2019年01月21日 09:14
818
巴蜀古文明的起源和鼎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