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卓文君如何“当垆卖酒”

胡小文

2019年03月12日 01:34

记者 吴晓铃
四川日报



文物档案
东汉酿酒画像砖
文物级别:国家一级文物
出土时间、地点:1975年 新都县新农乡
馆藏单位:四川博物院

  西汉文学家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千百年来一直被世人奉为美谈。卓文君作为全国巨贾之女,为了爱情不惜在临邛(今邛崃)当垆卖酒甚至写入了《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两汉时期的酒肆究竟什么模样?当时成都平原的酿酒业又如何发达?现存于四川博物院的东汉酿酒画像砖,对此作了生动描绘。小小的画像砖呈现了酿酒、卖酒等热闹场景,也反映了“天府之国”的物产丰饶和酿酒业的悠久历史。

“当垆卖酒”图栩栩如生
  1975年,新都县新农乡发现东汉墓葬,出土了一块酿酒画像砖。画像砖长49.5厘米、宽28.3厘米、厚6厘米。浅浮雕的画面上,描绘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酿酒图——画面上端浮雕了歇山式屋顶,屋檐挂着两壶,可能是盛装酒曲的容器。屋内有长形酒垆,颇似现代商店里的柜台。垆下放置3个酒瓮,如果有客上门,店家便从瓮中酤酒递给垆外的客人。垆的内侧,有一口用于酿酒的大釜,只见一人立于釜前,衣袖高挽,左手靠于釜边,右手在釜内操作,仿若正在和曲搅拌;旁边,有挽髻女子似在帮忙。
  这个“前店后坊”、原料可见的酒肆,自然生意兴隆。只见画像砖的左侧,有身着短衣裤的男子双手推着载有方形容器的独轮车离去;有人肩挑酒瓮,似刚刚买酒离开;垆前还站立一妇人,仿佛刚刚走到酒肆准备打酒回家……
  四川博物院副院长谢志成说,很多观众看到这块画像砖的第一眼,便想到了卓文君“当垆卖酒”。《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记载,“相如与(卓文君)俱之临邛,尽卖其车骑,买一酒舍,酤酒而令文君当垆,相如自著犊鼻裈(围裙)与保庸杂作,器于市中。”彼时,司马相如作为“打杂匠”,估计从事的就是酿酒的“苦力”,而年轻貌美的卓文君自然是当垆的卖酒西施。

见证四川酿酒史源远流长
  其实,四川博物院收藏的多块画像砖上,都有与酿酒、卖酒有关的场景。谢志成说,1985年在彭州义和乡收集的一块酒肆画像砖,就刻画了一幅汉代卖酒场景:酒肆内坐着卖酒人,店前有人正在买酒,还有人推着独轮车,上面放置买好的酒,正推车出店。1986年在彭州升平乡收集的酒肆画像砖,不仅描绘了卖酒场景,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呈现了汉代繁华的市井生活。从1965年在新都县新繁镇采集的市井画像砖即可得知,当时的都市建筑已高达两三层。这些画像砖,完整地反映了汉代酿酒的所有环节,成为了解当时人们生产、生活和消费的途径之一。
  汉代画像砖上,为何有如此繁多的酿酒和卖酒的刻画?不能不说与蜀地酿酒业的历史悠久有关。
  谢志成说,根据史料记载,物产丰饶、水质优良的巴蜀地区,早在先秦时期就有佳酿。《华阳国志·蜀志》记载,古蜀时期的开明帝,“始立宗庙,以酒曰醴。”当然,那时的酒,类似于现在的米酒。在秦并巴蜀,尤其是李冰修筑都江堰以后,成都平原变成千里沃野。到了两汉时期,铁农具的使用和牛耕的推广以及汉初推行的休养生息政策,使农业生产快速复苏并蓬勃发展,“天府之国”富甲天下。史书形容“沃野千里,土壤膏腴,果实所生,无谷而饱。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又有鱼盐铜银之利……”粮食丰产,为酿酒业的兴盛和发展提供了优良条件。与此同时,酒在祭祀、赏赐、会盟、宴饮等社会生活及日常生活中都成为必不可少之物,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酿酒业的发展。
  今日,以五粮液为首的白酒,构成了川酒的“六朵金花”。剑南春曾载入《后唐书·德宗本纪》,成为盛唐时期宫廷名酒。“世界白酒看中国,中国白酒看四川”,从酿酒画像砖刻画的盛景,便能佐证四川酿酒历史的源远流长。


]]>

2019年03月12日 09:36
266
从时空维度看巴蜀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