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皮洛遗址“挖石头”

探寻远古人类的高原密码

胡小文

2021年11月10日 01:54

四川日报

        11月7日,皮洛遗址考古队员将首次获批发掘共200平方米的8个探方全部保护性回填完毕,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助理馆员谭培阳长舒了一口气,“遗址第一期的野外发掘工作今天就结束了。”
  皮洛遗址位于甘孜州稻城县金珠镇七家-平洛村,距稻城县城约两公里,平均海拔超过3750米,为金沙江二级支流傍河的三级阶地。这里海拔高、气温冷,起伏的山体上岩石裸露,仅生长着低矮的小草。这里孕育了神秘的史前文化,是2021年一项世界级重要考古发现——皮洛遗址的所在地。
  自2021年4月起,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北京大学在此处进行考古发掘,成果丰硕。出土的近万件石制品和连续的地层堆积证明,至少早在13万年以前,人类就已经从东南麓逐步进入并不适合人类居住的青藏高原。这是迄今青藏高原发现的面积最大、地层保存最完好、堆积连续、文化类型丰富多样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也是世界上首次在高海拔地区发现典型的阿舍利技术体系。
  90后小伙谭培阳一直痴迷于旧石器时代的考古,加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后,他和他的伙伴于2020年开始了川西高原旧石器考古专项调查工作。一鸣惊天下的皮洛遗址就是在这次专项调查中被发现的。2020年5月12日,考古队员小秦在稻城县平洛村后的阶地地表上发现了第一件手斧。“当时我们已经跑了20多天,没有什么重要的收获,发现这件手斧十分惊喜。”谭培阳说,手斧外形十分典型,也很精美。沿着这条线,队员们继续采集,陆陆续续,不断有手斧被发现。团队在意识到这里可能很重要后,立刻向单位报告。经过专家论证和国家文物局审批,2021年4月底,寻找川西高原远古人类活动信息的考古发掘工作在稻城皮洛遗址开始了。
  11月1日早晨,阳光照进发掘探方,谭培阳和队员们正忙着进行第一阶段野外发掘的收尾工作。探方内两米多深的地层呈现出红、黄等不同颜色。考古人员从地层中发现的手斧与薄刃斧等石制品是目前东亚地区形态最典型、制作最精美、技术最成熟、组合最完备的阿舍利组合。手斧被称为远古人类的“瑞士军刀”,是旧石器时代人类制作和日常使用的一种工具,其两面对称,兼具审美和实用功能,有着切割、挖掘等多种用途。
  一年多来,10多人的考古队克服了高原高寒、低压、缺氧等恶劣气候和自然条件所带来的困难,在荒无人烟的荒原上探寻。多变的高原气候更让大家印象深刻,发掘现场早上是万里晴空,午后就可能风云突变,大风和冰雹也偶尔来凑个热闹。“一天感受四季。”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皮洛遗址考古项目执行领队郑喆轩说。随着考古工作的推进,石片、石核、砍砸器、手斧、各种小型两面器……完整的旧石器时代文化发展序列被发掘出来,保存完整的7个文化层同时被发现。目前,皮洛遗址共出土石器7000余件,加上地表采集的,总数已超过万件。“发现的文物太丰富了,完全颠覆了我们以往的认知。”郑喆轩感慨道。
  稻城县城内的一处展馆内,考古队员们正忙着对出土的石器进行整理归类,清晰标记每件石器的出土时间、尺寸、重量等。经过整理分类,这里已经完整陈列出了砾石石器组合-阿舍利技术体系-石片石器体系,展现了早期人类挑战高海拔极端环境的能力、方式和历史进程,提供了该地区古环境变化与人类适应耦合关系的重要生态背景和年代学标尺。
  明年4月,皮洛遗址考古项目将参照三星堆考古的模式,在“课题预设、文保同步”理念指导下,考古发掘和科技保护工作模式同步进行。到时是否有更多石破天惊的消息传来,值得我们期待。

]]>

2021年11月10日 09:48
310
三星堆背后的古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