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四川藏区贫困状况及脱贫障碍分析

贾玲

2014年03月07日 12:00

廖桂蓉
《农村经济》2014年第1期

四川藏区包括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和凉山彝族自治州的木里藏族自治县,共32个县,幅员面积24.59万平方公里,占四川省总面积的51.6%。2012年末,四川藏区总人口为217万人,其中藏族人口150万人,占全国藏族人口的24%,占全国十个藏族自治州的42%,¹有藏、羌、回、彝等少数民族,是全国第二大藏族聚居区,也是唯一的羌族聚居区,集民族地区、汶川地震灾区、革命老区、贫困地区、生态敏感区于一体,是四川省面积最大的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也是国家和四川省新一轮扶贫攻坚主战场之一。因此,积极探索研究四川藏区的贫困问题,努力推进四川藏区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不仅是一个经济社会难题,更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

一、四川藏区贫困状况分析

新世纪以来,四川省委、省政府把促进藏区的发展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并针对该地区普遍存在的贫困问题,加大了扶贫攻坚力度,取得了很大的成效。2012年,四川藏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01.4亿元,较2011年增长13.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0345元,同比增长14.4%;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5077元,同比增长25.6%,增幅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初步显现了中央和四川支持藏区的政策推动效应。尽管如此,四川藏区依然非常贫困。

四川藏区贫困面广、程度深。四川藏区海拔大多在3500米以上, 95%以上属于高寒地区,地质灾害和自然灾害频发,地震灾害危险性高,交通、通信极其闭塞,人畜饮水和取暖困难,大多数地区群众需要实施异地扶贫搬迁。大骨节病、包虫病等地方病发病率较高,藏区因灾因病致贫返贫现象突出。

2012年,四川藏区贫困发生率为38%,比西藏高3.6个百分点,比四川省高21.6个百分点。尤其是甘孜州北部石渠县等高寒地区,贫困发生率达40%以上,部分群众仍处于不稳定的温饱状态。〔1〕

四川藏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低。2012年,四川藏区、西藏、四川省、全国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18711元、22772元、29579元、38449元;四川藏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比西藏低4061元,比全省低10868元,比全国低19738元;只占四川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的63.3%,占全国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的48.7%。

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少且横向差距扩大。纵向看,藏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保持快速增长。2001年,四川藏区、西藏、四川省、全国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为1013元、1404元、1987元、2366元; 2012年,四川藏区、西藏、四川省、全国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为5077元、5719元、7001元、7917元。横向看,四川藏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少且横向差距有扩大趋势。2012年,四川藏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比西藏低642元,比四川省低1924元,比全国低2840元,

仅为全国的64.1%。

二、四川藏区脱贫的主要障碍分析

1.自然条件恶劣和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是藏区脱贫的主要障碍

四川藏区气候条件、地理环境恶劣,大部分地区为高原气候,年平均气温低、无霜期短、干旱少雨,地处高原高寒和高山河谷区,土壤贫瘠、地表储水蓄水功能弱,自然灾害较多。恶劣的自然条件给藏区居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导致藏区平均生产率较低,经济社会发展滞后。四川藏区不通铁路和高速公路,国省干道公路等级低,建设和维护成本较高,受自然灾害和地质灾害影响大,通行能力差,乡村居民出行仍十分困难,畜牧等特色农产品运输困难。2010年,藏区仍有173个乡不通水泥路(油路), 479个行政村不通公路,深山峡谷地区许多群众仍采取溜索方式过江。水利设施建设滞后,抗灾能力差。农牧民用电条件差,尚有3998个自然村不通电、绝大部分远牧点无电。行政村通宽带、通邮和自然村通电话比例较省内其他地区低。医疗卫生条件差,基层卫生服务能力不足,千人拥有卫生机构人员数为全省的58.9%,仍有93.8万农牧民、11.2万农村学校师生存在饮水安全问题,文化、广电、体育等设施缺乏。〔2〕

2.人才短缺是藏区脱贫的另一个重要制约因素

四川藏区教育发展滞后,师资力量薄弱,人均受教育年限6.4年,比全省低2.5年,比西藏低1.5年,学前2年毛入园率仅为34%。农村专业技术和实用人才短缺,农技推广能力不足。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四川藏区文盲率仍然超过两位数,为14.33%,其中阿坝州文盲率为12.9%,甘孜州为30.17%,远高于全省5.44%的平均水平。地区适龄儿童入学率较低。以阿坝州为例, 2010年,松潘县适龄儿童入学率仅为77%,适龄女童入学率仅为71%;茂县、金川县、小金县的适龄儿童入学率分别为89%、91%、91%。〔3〕目前,藏区校舍和教学配套设施短缺(特别是中学校舍严重不足),师资力量薄弱,教师队伍很不稳定,许多教师存在不安心、不用心、不热心的“三心现象”,教学质量与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要差距较大。藏区教育滞后的主要原因除了教育资源不足外,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民族文化与现行教育方式的矛盾。国家和省地各级政府向藏区投入了大量资源,并开展了易地教育等教育形式,但是在教育方式上存在问题。部分地区藏语学校数量较少,民族文化课程设置不多,而藏族同胞对民族文化传承极为重视,因此形成了部分群众对现代教育体系的不重视。

3.产业发展与生态保护间的矛盾也是藏区脱贫的重要制约因素

四川藏区地处长江、黄河源头区和长江、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地,也是“中华水塔”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其生态环境直接影响国家生态安全。特别是位于阿坝州境内的若尔盖湿地,既是世界上最大的高原泥炭沼泽湿地,更是具有国家和全球意义的重要类型湿地。但受到近年来超载过牧、为扩大牧场而挖沟排水以及水电、矿产资源无序开发的影响,藏区已经出现湿地萎缩退化、植被退化、草场沙化等问题,导致生态环境脆弱,生态多样性遭到严重破坏。以甘孜州为例,当前甘孜州水土流失面积达4.1万平方公里,草地沙化面积达29万公顷,65%的人口生活在雪山草甸、高山峡谷和交通闭塞区域,1/3的地区缺乏生存条件,需要搬迁的农牧民

高达10万户。甘孜州农牧业产业结构单一, 90%以上地区农作物为一年一熟,主产粮食青稞亩产量较低、人均占有量低,总体上仍然处于原始和传统农耕游牧生产水平,绿色、特色和优势农牧业尚未得到有效规模开发,农牧民缺乏稳定的增收渠道,当前主要靠采挖中药材、出售农畜土特产品等原材料产品和国家政策性扶持(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农村低保、特困农牧民生活救助等)获得收入,稳定增收十分困难。〔4〕总之,由于产业发展与生态保护间的矛盾日益突出,藏区亟需寻求一条环境友好、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发展道路。

三、四川藏区反贫困的对策思考

根据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四川省将全省分为6个主体功能区,其中第6个就是“川西北生态经济区”,该区包括了阿坝和甘孜两州。所以,四川藏区未来的发展主要是实施“生态保护”战略,适度发展水电、旅游等绿色产业,推动生态移民和点状开发。

1.因地制宜地开发藏区独特资源,挖掘其发展潜力

藏区具备独特的农业优势。片区草原面积1333万公顷,其中可利用草场面积1200万公顷,是全省重要的牧业基地,牛羊马等草饲牲畜和畜产品在全省、全国占有重要地位,是全省牛羊肉供应的主要基地。片区有虫草、菌灵芝、松茸、猴头等药用、食用真菌60余种,其中包括麝香、鹿茸、虫草、贝母、天麻等名贵药材。藏区的矿产资源丰富,已探明的矿藏有40多种,锂、云母储量分别占全省总储量的100%、95%,均居全国第二位,水晶储量居全国第一位。〔5〕藏区还拥有不可复制的旅游开发优势。藏区地理位置独特,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是藏羌等少数民族聚居地,保留了完整的民族文化和风俗,每年都吸引着大量游客参观、体验。因此,相对适宜的海拔高度和气候、高原雪山、草场的特殊景观与民族特色历史文化使藏区拥有国内其他地区难以复制的旅游开发优势。但是,目前区内仅九寨沟和康定的旅游资源得到了产业化开发,其他地区尚未形成旅游产业链,配套产业尚未建立,区域旅游资源有待进一步开发。

2.根据区域比较优势扶持产业发展,实施产业扶贫战略

进一步完善高原道路设施。加快公路、铁路、机场和管道干线的建设,逐步提升区域交通网络的运载能力,为对外和区内的经济交流提供基础,加快构建各地与中心城市、周边城市之间的高速通道。完善和提升国省干道、出州通道、旅游公路、县际公路、通村及村内公路和配套客运汽车站点的建设。同时,根据高原地理、气候和经济活动特征,适当提高道路等级标准,配套加强对事故高发路段的灾害预防措施,特别是对泥石流的治理。要提升教育整体发展水平。增加对偏远乡村校舍及配套设施建设的投入,根据生源情况增加中学数量,并尽快解决并校后学生的就学往返问题。应在普及基础教育和加强职业教育的同时,改善教育方式和内容,重视民族文化的融合,在保持民族文化精髓的基础上融入现代知识和世界多元文化。应尊重各民族同胞传承本民族文化的权利,发扬民族文化精华,将民族文化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形成适应民族同胞文化特征和接受方式的教育方法和内容。应在提高高原补助的基础上根据地区海拔和生活条件调整教师工资和补助,对在条件艰苦地区任教的公职和代课教师发放奖励性补贴,并在职称评定等方面给予更加优惠的政策。通过与省内外城市合作,为教师提供进修和学习的机会,以待遇吸引人才、以发展机会留住人才。

3.建立健全生态补偿和利益共享机制,让藏区百姓共享发展成果

加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完善一般性转移支付办法,结合国家级主体功能区和省级主体功能区规划,加大对国家和省重点生态功能区专项转移支付力度。实施藏区农牧民子女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三包”(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政策,实施全覆盖并逐步提高补助标准;提高藏区牧民定居工程补助标准;建立、完善卫生经费保障机制,对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给予必要经费保障;加大医疗救助工作力度,提高低收入人群和大病患者医疗救助标准;扩大森林、草原生态补偿政策实施范围,逐步提高补偿标准,建立健全湿地生态补偿机制;提高对禁止开发区和限制开发区的补助力度;以合理确定当地留存电量、支持水电资源就地转化、财税支持政策向资源地倾斜、开展地方依法参股试点等多种方式,建立水电资源开发有偿使用和补偿机制;将水电水库移民和生态环保成本计入电价。根据国家统一部署,提高黑色金属、有色金属和其他非金属矿原矿资源税税额幅度上限,完善矿产资源补偿费和探矿权、采矿权使用费政策;给予四川藏区金融机构优惠贷款利率和利差补贴政策,帮助四川藏区组建地方性商业银行,支持设立村镇银行和农村资金互助社;发展农业保险,扩大覆盖范围,完善险种,增强藏区农牧业抵御风险能力。

[作者]廖桂蓉,副教授,现系西南民族大学西南民族研究院博士后。四川成都 610041

 

参考文献:

〔1〕西南民族大学.四川省连片特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调查报告[R]. 2013.

〔2〕四川省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四川省藏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实施规划(2011~2015) [Z]. 2013.

〔3〕〔5〕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四川省综合扶贫开发研究[R]. 2012.

〔4〕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扶贫和移民工作局.甘孜藏族自治州农村扶贫开发规划(2011~2020) [Z]. 2011.

]]>

2014年03月07日 10:04
949
西部地区农户土地流转现状剖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