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一带一路”倡议下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对策研究

贾玲

2018年09月30日 07:32

王煜洲
《铁道运输与经济》2018年第8期

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分析

1.1  现状

中东欧 16 国地处东西欧交汇处,是联接东西方的交通枢纽,是我国通往欧洲的桥头堡。中东欧国家位于“一带一路”倡议同欧洲投资计划的对接区,是亚欧交流与合作的纽带。目前,我国和中东欧国家的合作已经呈现出多领域、高层次和全方位的特点[1-2]。根据《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中期规划》,我国与中东欧国家将在互联互通与物流方面加强合作[3]2016 5 月,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 (16 + 1) 交通部长会议宣布成立中国-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联合会,成为我国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进程中又一重要里程碑[4]

四川省地处长江经济带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结合部,位于“一带一路”的交汇点,是西部大开发的窗口和前沿,是西部地区最具活力的新兴增长极,与中东欧国家间合作的机遇多、潜力大、前景广,“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四川省第三批国家内陆自贸区的获批,把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带入了“快车道”。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目前主要体现在中欧班列的开行上。中欧班列 ( 成都 ) 开行量由 2013 年的 31 列跃增为 2017 年的 1 012 列,开行数量跃居我国首位,占我国中欧班列总量的1/4,发送货物总价值超过 40 亿美元。中欧班列 ( 成都 )

开行及规模的逐步扩大,为从事跨境货物贸易、加工贸易型等沿“一带一路”向中东欧国家“走出去”的企业提供了稳定的国际物流通道保障,帮助企业降低了供应链成本,提高了供应链效率和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在此基础上,充分发挥和利用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合作的基础和条件,加强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间的物流合作,将对四川省产业和贸易产生重大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为四川省“走出去”提供通道支撑。在60 多个“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中,中东欧国家约占我国企业“走出去”重点区域的 1/4,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近年来,我国与中东欧国家各层面、各领域的合作顺利推进,四川省虽然地处内陆,却是我国加强与中东欧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下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对策研究  王煜洲合作的西部经济腹地,随着成昆复线 ( 成都 — 昆明 )、成兰铁路 ( 成都 — 兰州 )、兰渝铁路 ( 兰州 —重庆 ) 等一批铁路全面建成,四川省至中东欧国家的距离将进一步缩短,四川省将从内陆转变为内陆开放前沿,成为我国西部地区衔接中东欧国家的重要综合物流枢纽,为促进四川省“走出去”,迎接经济全球化提供通道支撑。

2)成为四川省开展对外全方位交流合作的桥梁与纽带。目前,世界的一个重要特征是经济要素的全球流动。物流与人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共同构成现代经济的运行基础,决定着经济发展的未来。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实现互联互通与产业合作,无论是原材料的输入、产成品的输出还是服务与商品的贸易,均需要通畅、便利、高效的物流网络体系作为支撑。与此同时,物流合作也是文化、科技交流的“桥梁”,加强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的物流合作,将极大推动地区间贸易往来,促进文化、科技的传播与交流。

3)有利于提高四川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影响力。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中,四川省位于东南亚到中亚连接欧洲的国际大通道上,是西向、南向国家之间相互联系的陆空必经之路。四川省利用国家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的政策优势,依托天府新区、成都天府国际机场、中欧班列、中亚班列等优势空间,可以将产业优势、腹地和市场规模优势转变为参与全球产业分工与协作的重要驱动力,加速四川省与中东欧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和文化交流,打造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市场竞争力、文化感召力的大项目与大平台,提高四川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影响力。

1.2  存在不足

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从根本上打破了西部地区发展外向型经济必须依赖港口的历史,为企业更好地参与国际竞争创造了良好物流条件,但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还存在以下不足。

1)物流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高效顺畅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尚不健全。四川省“十二五”期间尽管加大了路网建设力度,整体水平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基础设施普遍不足或建设时间久远相比具有一定的优势,但物流基础设施之间衔接不紧密,多式联运转运设施不足。在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经济贸易不断加速发展的情况下,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建设仍然存在短板,物流基础设施还不能满足快速增长的物流需求。

2)合作方式单一,物流效率有待进一步提高。物流成本和物流效率是物流发展战略的关键要点[6]。目前,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多式联运还未有效形成,货物仓储、转运不够顺畅,并且面临始发地货源充足而返程货运不足的困境,存在物流资源浪费问题,导致物流成本高、效率低。

3)物流与产业联动滞后,物流现实需求不足。四川省虽然与中东欧国家在航空、家电、金融产业等方面有合作基础,但缺乏像宁波、苏州等城市与中东欧国家在机械制造、汽车、新能源、经贸、基础设施等诸多领域合作的重大项目,同时受市场发育不完善和物流信息资源未实现有效交换和共享的影响,制约了物流企业的市场拓展,阻碍物流业与制造业的良性联动。

4)物流信息化程度有待提高。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还未形成物流信息共享平台,机场、海关、铁路和公路货运站场、物流园区等信息系统还未实现有机融合,不能使资源与信息互惠共享。物联网、大数据、智能物流等新科技应用不够,物流一体化服务系统尚不完善。

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的对策

2.1  推进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通道建设

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各领域建设的重要基石。四川省应加快建设国际铁路大通道和成都国际铁路港,充分利用阿拉山口国内最大陆路口岸优势,加强成都 — 阿拉山口 — 波兰罗兹、德国杜伊斯堡的中欧班列合作,提升运营服务质量与增值服务能力。加快推进成兰铁路,成宁铁路 ( 成都 — 西宁 ) 铁路建设,打通川疆“西向开放”合作物流主通道,建设高效便捷的亚欧铁路物流大通道。借助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等跨境经贸合作平台,有针对性地开展亚欧公路物流合作,连接我国与中东欧国家,建设高效灵

活的亚欧公路物流通道。加强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的航空物流合作,重点辐射中东欧国家及地区,适时开通成都至中东欧等国家直航航班,构建高效便捷的亚欧航空物流通道。围绕泸州港、宜宾港,依托水运口岸、保税物流中心,建设泸宜综合保税区,打造长江上游水运国际物流节点体系,连接“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对接中欧陆海快线,加强与中东欧国家的水运物流通道合作。

2.2  加强物流通道延伸与产业协作

依托中欧班列 ( 成都 ),加强与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环渤海及西南地区的物流合作,实施“中欧班列 ( 成都 )+”战略,在中东欧国家实现物流通道延伸与产业协作,解决四川省因外向型经济欠发达而造成的腹地货源供给不足的难题。延伸中欧班列 ( 成都 ) 至沿海沿边等节点城市,开行至深圳、宁波、厦门、昆明和武汉等地的货运班列,吸引货源,拓展中东欧市场。延伸欧洲端物流干线,形成覆盖中东欧的集货网络,拓展贸易品类,解决中欧班列(成都)回程货物问题。在“中欧班列(成都)两端建立货物集散中心,构建集物流运输、仓储、国际贸易、展览、金融、总部经济、大数据等功能于一体的物流基地。在成都,重点做大做强青白江集装箱物流园区,发展保税物流,形成“一核多区”的铁路国际物流园区体系;在波兰,建立面向中东欧乃至整个欧洲的“四川造”贸易集散中心。

2.3  提升物流效率和综合服务能力

构建内外联动的物流体系和信息交流平台,提升物流效率和综合服务能力。一是加大口岸平台建设,提升口岸综合物流能力。充分利用成都铁路口岸这一“国家对外开放口岸”“保税物流中心 (B)”等多功能口岸平台,实现我国产品与欧洲产品的良性流动,助推中欧班列 ( 成都 ) 的快速发展;加快建设开放的水运和航空口岸建设,满足四川省外向型经济快速发展对口岸的需求;加快绵阳和天府综合保税区建设,新建成都公路保税物流中心 (B )

和天府空港保税物流中心 (B ),在中东欧国家布局海外仓 ( 配送中心 ),形成内外联动的保税物流体系,提升口岸物流综合服务能力。二是加大物流信息平台的建设,充分整合物流资源。依托四川省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建立成都赴中东欧国家的物流信息发布、货源与车源匹配、物流信息查询平台,更好地服务中欧班列 ( 成都 ) 和经贸往来,提升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水平。三是构建物流合作交流平台,建立物流合作发展机制。探索建立四川省参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机制,就双方物流合作进行协商、规划与推动。建议依托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平台,筹备召开四川省与中东欧物流合作论坛,加强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在企业、专家、政府层面的交流,提升物流合作水平。抓住全国通关一体化改革的机遇,促进在中欧班列( 成都 ) 沿线实施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实现畅通畅流和贸易便利化。

2.4  大力发展跨境电商

大力发展跨境电商,推动外贸转型升级。随着“互联网 +”时代的到来和全球消费市场需求的极大变化,跨境电子商务作为推动经济一体化、贸易全球化的技术基础,必将成为我国贸易乃至整个经济的全新增长引擎。因此,四川省应主动适应这一变化,大力发展跨境电商,推动外贸转型升级。第一,加强跨境电商企业合作。引导传统产业实现电子商务应用,加强中小微企业与知名企业合作,提升跨境电商业务水平;引进全球知名电商企业落户四川省,建立跨境电商企业总部。第二,着力打造跨境电商集聚区。以成都获批全国第二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为契机,积极推进跨境电商服务试点城市和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申报和建设;

进一步拓展成都空港、青白江铁路口岸功能,利用快件中心、保税物流中心开展多种模式的跨境电商业务;积极探索建设跨境电商海关监管仓库及跨境电商海外仓等项目,支持绵阳、泸州、资阳等地跨境电商集聚区建设。第三,促进通关的便利高效[7]。进一步深化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和保税物流中心 (B ) 进出境货物区域通关一体化改革,提升保税监管领域贸易便利化水平;加强信息化建设,打造综合性的服务平台,提升口岸服务等级,促进进出口贸易集货能力。

2.5  促进物流业与产业融合发展

在产能互补、市场互补、优势互补的原则下,加强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产业合作,带动和促进商业、贸易及人员往来交流,实现物流与产业融合发展,助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根据四川省的实际情况,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在物流业与产业融合方面可以成德绵经济区为代表,加强与中东欧国家在水电、火电成套装备、大型工程机械及航空航天设备领域的合作;依托南车成都机车车辆有限公司、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现代轨道交通国家实验室等企业和机构在轨道交通领域成熟的经验与优势,积极参与中东欧地区铁路、高速铁路和地铁建设项目,实现技术、装备和运营等多领域全方位的合作;以宜宾、泸州为龙头,为四川省知名白酒品牌开拓中东欧市场创造条件;以川东北天然气、川南化工和光伏产业集群为重点,发挥四川省在油气化工、新能源产业上的技术优势,寻求与中东欧国家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与合作;以成绵乐地区整车制造、川东地区 ( 达州、广安、南充等 ) 零部件产业为支撑,支持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中国重汽集团绵阳专用汽车有限公司、成都大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都王牌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四川造”汽车向中东欧国家的出口;寻求四川省与捷克、波兰等国家汽车产业的技术与装备合作。统筹推进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业、服务业、制造业“三业并举”。

2.6  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体系涉及面广、内容丰富、专业性强,并且中东欧各国在历史传统、风俗习惯、语言文字、宗教信仰等方面又与我国不尽相同,在合作过程中将可能面临政治风险、技术风险、法律风险等一系列问题[8],因而应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建议同有关高校、研究机构合作,开展对四川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的研究和人才培养工作,结合四川省实际,研究提出物流合作的重点国家、区域和领域,以及合作的机制、政策、技术标准等事项,培养熟悉中东欧政治、法律等高素质复合型人才。

结束语

“一带一路”倡议需要高效的物流作为支撑。四川省作为全国人口、经济和资源大省,与中东欧国家物流合作具有良好的基础和条件。四川省应充分利用已有的优势条件,继续加强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实施“中欧班列 ( 成都 ) +”战略,构建物流合作平台,大力发展跨境电商,实现物流与产业的融合发展,强化风险意识,推动四川省成为国家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先行者和践行者,进一步提升四川省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

作者单位: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运输工程系,四川 成都  611130

参考文献:

[1]  王之泰.“一带一路”,物流先行[J]. 中国储运,2015(5)41.

[2]  KENTH  LGUNNAR  SBEMHARD T. Collaboration  in Logistics[J]. 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2003(144)235-236.

[3]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中期规划[DB/OL]. (2015-11-12)[2017-01-20]. http//www.fmprc.gov.cn/web/zyxw/t1317976.shtml.

[4]  汪  鸣. 国家三大战略与物流业发展机遇[J]. 中国流通经济,2015(7)5-7.   WANG  Ming. The  Three  National  Strategies  and  Logistics Industry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J].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2015(7)5-7.

[5]  李南,赵海越,龙和.“一带一路”战略框架下河北省国际物流体系重构的研究[J]. 铁道运输与经济,201638(4)14-18.   LI NanZHAO Hai-yueLONG He. Study on Restructuring

of  International  Logistic  System  in  Hebei  Province  under Strategic  Framework  ofThe  Belt  and  Road[J]. Railway Transport and Economy201638(4)14-18.

[6]  戴雅兰,谢泗薪.“一带一路”背景下物流一体化发展战略研究[J]. 铁路采购与物流,2015(12)52-55.

[7]  陶樯.“一带一路”倡议下中老铁路国际联运通道物流发展探讨[J]. 铁道货运,201735(10)20-24.   TAO Qiang. Tentative Study on the Development of Logistics on the China-Laos International Railway Corridor[J]. Railway Freight Transport201735(10)20-24.

[8]  赵光辉.“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交通物流通道布局战略研究[J]. 当代经济管理,2016

38 (8)55-64.   ZHAO  Guang-hui. Study  on  the  Strategy  of  Transportation Logistics  Channel  Layout  in  China[J]. Contemporary Economic Managemnet201638 (8)55-64.

 



]]>

2018年09月30日 03:34
1327
四川城乡居民消费差异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