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 理论研究

“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肖晰晰

2018年10月12日 01:45

黄承梁
南方杂志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要统筹兼顾、整体施策、多措并举,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开展生态文明建设。”一方面,生态环境系统作为一个复杂庞大、各元素相互交织的整体系统,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统筹兼顾、整体施策、多措并举;另一方面,生态文明是人类为保护和建设美好生态环境而取得的物质成果、精神成果和制度成果的总和,是贯穿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全过程和各方面的系统工程,单独从某一个或几个方面推进,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基此,必须把习近平总书记“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重大科学论断作为新时代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必须坚持好的重大原则,系统把握“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的丰富内涵,着力破解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工程的难点重点,为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提供认识论、方法论和实践论。


一、辩证看待“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理念发展和哲学品格


“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是生态文明建设系统观和治理观。同“绿水青山就是青山银山”“两山论”一样,“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同样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大科学论断,其思想渊源大体经历了两个较大的时间点。一是2013年11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指出:“我们要认识到,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的命脉在田,田的命脉在水,水的命脉在山,山的命脉在土,土的命脉在树。”他接着指出:“如果种树的只管种树、治水的只管治水、护田的单纯护田,很容易顾此失彼,最终造成生态的系统性破坏。”二是在党的十九大,习近平总书记在“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基础之上,又提出“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其实质,就是以系统思维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系统工程,体现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紧紧围绕建设美丽中国不断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不懈探索。准确把握这一理念,系统维度和哲学维度是把握其丰富内涵的基本视角。


从系统维度看,要用系统论的思想方法看问题。生态系统首先是一个有机生命体,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前提和基础。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考察时指出:“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最为基础的条件,是我国持续发展最为重要的基础。天育物有时,地生财有限。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人类发展活动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否则就会遭到大自然的报复。这是规律,谁也无法抗拒。”同时,山水林田湖草之间是互为依存又相互激发活力的复杂关系,并有机地构成一个生命共同体,它们之间通过相互作用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状态。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应该统筹治水和治山、治水和治林、治水和治田、治山和治林等。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全国绝大部分水资源涵养在山区、丘陵和高原,如果砍光了林木,山就变成了秃山,也就破坏了水,水就变成了洪水,洪水裹挟泥沙俱下,形成水土流失,地也就变成了不毛之地。”他同时指出:“治水也要统筹自然生态的各要素,不能就水论水。”


从哲学维度看,“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体现了马克思主义自然观发展的新境界和生态文明的理论基础。人与自然的关系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问题。在人与自然关系中,马克思指出人是“站在稳固的地球上呼吸着一切自然力的人”;我国古代思想家,依据整体论自然观,关注宇宙、关注生命、关注人生,创立了以“生”为核心的中国古典环境伦理学,也有着丰富而深刻的关于人与生命、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它之高度的包容性、稳定性和继承性,直到今日,仍然受到世界的广泛关注。现时代,中国建设和引领面向世界的生态文明新模式,理应具有自己的环境伦理模式和深入大众的环境伦理话语体系。习近平总书记在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征程中,形成了全新的人融于自然、自然优先于人类的科学论断: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这是马克思主义人与自然观新的理论境界,显示出巨大的理论魅力,它促使人类重新审视占据工业文明数百年历程的“人类中心主义”自然观,成为当代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理论基础和人文仰望。


二、系统把握“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建设生态文明的深刻内涵


关于全方位建设生态文明。一是按照“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思路推进海陆空立体化全方位建设;二是推进打通“地上和地下”“岸上和岸下”“陆地和海洋”“城市和农村”以及生态文明建设中的“肠梗阻”等,形成一体化全方位建设。如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自然资源部组建方案,将国土资源、海洋、测绘地理信息、城乡规划及水、林、草等自然资源调查确权登记管理职责整合组建自然资源部,同时组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并由自然资源部管理,意味着对“山水林田湖草”的整体保护、系统修复和综合治理,将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权人到位、所有权益落实,避免“公地悲剧”。这里特别需要指出,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各国都把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列为重大发展战略。我国是海洋大国,要坚持陆海统筹,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实施海洋生态功能区建设,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将国家海洋局职责整合进自然资源部,有利于海陆统筹、全力遏制海洋生态环境不断恶化趋势。全球气候变化同样是当今世界人类建设共有生态家园的大问题。这里有一个技术成功等于生态失败的典型事例,也可以说明为什么要海陆空全方位建设生态文明。20世纪30年代,美国杜邦公司研发出氟利昂并开始大量用于商业生产,创造了数以千亿美元计的销售额。但是直到20世纪80年代,科学家逐渐发现这类合成物有破坏臭氧的副作用。1984年10月,联合国通过《特伦多备忘录》,要求大量减少氟利昂的使用。然而问题远未到解决的程度,2015年10月,美国宇航局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科学家称,臭氧层空洞扩大到了峰值—2820万平方公里。


关于全地域建设生态文明。一是加强对全部国土空间主体功能区建设,特别是重视生态红线概念对全地域建设生态文明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生态红线建设,多次强调要牢固树立生态红线的观念,坚定不移实施主体功能区制度,建立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生态文明建设城乡一体化、东西部区域发展一体化的任务仍然十分繁重,各地自然地理条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也不尽相同。在确保全地域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前提下,充分考虑当地自然条件、本土物种、适用技术等,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宜农则农,避免大拆大建和“水泥森林”“伪生态、真破坏”。二是加强对山水林田湖草的全地域建设,实现对草原、森林、湿地、海洋、河流等所有自然生态系统以及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地质公园等所有保护区域进行整合,实施科学有效的综合治理,让资源环境逐步休养生息。


关于全过程建设生态文明。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反复强调将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建设的各方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协同推进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和绿色化。”可以说,融入的过程就是“融化”,就是全过程。这是基于宏观视角对全过程生态文明建设的理解。仅就如何全过程推进“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系统工程而言,较为精准地讲,应该是以国家大力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为契机,从顶层设计、制度源头上按照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求,深入探索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资源总量管理和全面节约制度、资源有偿使用和生态补偿制度、生态文明绩效评价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等有利于生态系统保护修复的制度体系。制度设计好后,重要的在于落实,落实到产业系统中。既将生态系统保护修复的要求作为生态产业发展的前提,又将生态旅游、生态农业等生态产业发展的需求融入生态保护修复工程,同步规划、同步设计、同步实施,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与生态效益的共赢。


三、着力破解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工程的难点重点


一是要着力解决生态文明建设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目标导向问题。长期以来,生态环境保护领域存在一些体制机制方面的问题。我们现在的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和治理格局,带有一些部门色彩、部门利益在里面。各自为政的属地化、条块化管理体制,致使政出多门、多头治污、九龙治水的现象比较普遍。如我国原环保监管职能,除原生态环境保护部本身外,污染防治职能分散在海洋、港务监督、渔业监督、铁道、民航等部门;资源保护职能分散在矿产、林业、农业、水利等部门;综合调控管理职能分散在发改、财政、国土等部门。又如,原环境保护部对水环境质量和水污染防治负责,水利部对水资源保护负责,等等。这就在实践中造成一些突出问题,职责交叉重复,会出现“谁都在管、谁都不担责”的监管真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新时代要求我们要割舍“部门利益”,从破解“九龙治水”起步,继续以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为目标,不断创新环境管理方式,从以约束为主转变为约束与激励并举,更多地利用市场机制和手段来引导企业环境行为;推进多元共治,完善社会监督机制,强化环境信息公开,促进环保社会组织健康发展,构建全民参与的社会行动体系;推进环保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完善管理体制机制,加强环保能力建设。


二是要着力解决城市建设和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的“伪生态文明”现象。城镇化是现代文明的基本标志,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人文水平是建设“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和建设“美丽乡村”、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生命力所在。但在钢筋水泥传统建设惯性下,问题仍然存在。2013年1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指出:“我们要认识到,在有限的空间内,建设空间大了,绿色空间就少了。”“要让城市融入大自然,不要花大力气去劈山填海。”“许多城市提出生态城市口号,但思路却是大树进城、开山造地、人造景观、填湖填海等。这不是建设生态文明,而是破坏自然生态。”在2015年12月20日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又指出:“山水林田湖是城市生命体的有机组成部分,不能随意侵占和破坏。这个道理,2000多年前我们的古人就认识到了。”在工业化、现代化、城镇化的时代潮流面前,固然需要高楼大厦,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慎砍树、不填湖、少拆房”“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保存历史文化名城无形的优良传统”“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住乡愁”,这应该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遵循。我们要延续城市和乡村历史文脉,真正体现以人为本、尊重地域文化、重视历史传承的社会发展理念,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实的人文支撑和人与自然和谐的社会基础。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智库理论部主任。原文为作者接受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专访访谈,略有修改。)


]]>

2018年10月12日 09:47
439
党委政府重视是自然保护区健康发展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