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工业遗址不止“轰然倒下”一途

宋扬

2018年02月02日 12:00

李思辉
光明日报 2018年02月02日02版


据报道,日前,由中国科协调宣部等机构主办的“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发布。名录中有创建于洋务运动时期的官办企业,也有新中国成立后的156项重点建设项目,覆盖造船、军工、铁路等门类。

一说到遗产保护,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历史文化遗产,其实工业遗产也有很高的文化价值。洋务运动领袖张之洞督鄂期间兴办的“汉冶萍”公司,是当时亚洲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堪称“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江南机器制造总局遗址见证了中国近代以来造船工业的发展历程;杭州丝绸印染联合厂是“一五”时期国家重点兴建的项目,也是杭州工业文明的标志之一……从洋务运动的官办企业、民族资本家“实业救国”兴办的工厂,到新中国成立后的重点建设项目,中国的工业文明赓续发展、生生不息。散落各地的工业遗址,是见证国家和工业发展历史进程的“活的历史”。

令人忧心的是,在产业转型升级的大趋势下,很多历史渊源深厚的老厂活力不再,有的面临破产、重组。很多老厂房、厂址被废弃,被一些人视作“对城市土地资源的浪费”。于是,很多工业遗址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永远消失。殊不知,一铲子下去,铲断的不仅是一排排老厂房,更是一段段城市工业文明的根脉,是很多人情感的寄托、精神的维系。诚如一位学者所言,对广大产业工人和城市民众而言,高高耸立的厂房和不再轰鸣的机器不是冰冷的钢铁和砖石,它承载着几代人的奉献和理想,其中的人文精神已赋予工业遗产以“活的灵魂”。

好在一些地方已经意识到工业遗产的价值,武汉、广州、大庆等城市出台了工业遗产保护的地方法规,力图“保护工业遗产,传承城市文脉”,此举具有很强的示范价值。和历史文化遗址不同,工业遗址大多具有“以用促保”的空间。北京798文创园区就是在原国营798厂等企业老厂区基础上建立起的文化新地标,上海的1933老场坊、重庆的坦克仓库等是这类模式的代表。如何让老厂房、老厂址焕发生机,需要找到更多模式和办法。

电影《钢的琴》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落寞的钢厂遍布着工业建设时期留下的厂房,老工人们静静站在远处,看见不再冒烟的烟囱在爆破中轰然倒下,表情凝重。现代社会,我们看到太多太多的“轰然倒下”。工业遗产名录的发布可以看作是一个提醒:城市管理者不仅要关注给城市新建了些什么,更要思考给城市、给历史、给后人留下些什么。(作者系华中科技大学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

2018年02月02日 11:00
543
春运被平常心看待是一种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