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追踪 新闻中心

考古中国 溯源古蜀

杨雨霖

2018年10月23日 02:39

四川日报 2018年10月23日

“中华文明探源”新成果 见证中华文明上下5000年

 

聚焦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这是国人对中华文明史的基本认知。然而,这个约定俗成的五千年文明究竟是事实还是传说呢?10月22日,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在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上发布《“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主要成果》主题报告。报告显示,经过中国考古人长达10多年的考古和研究,特别是最新的考古成果,可以证明在距今5800年至5300年,中华文明进程出现了加速度,而在距今5000年左右,就已经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古国时代,这是走向文明的标志。□本报记者 吴晓铃
 

揭开 5000年前的中华文明面纱
  中华文明探源是继夏商周断代工程之后,又一项由国家支持的多学科结合,研究中国历史和古代文化的重大科研项目。其主要对象是探索中华文明形成的关键时段。王巍介绍,从2001年至今,已经实施了四个阶段的研究工作,各不同阶段的“中国”逐渐清晰起来。探源研究过程中,浙江良渚、山西陶寺、陕西石峁以及河南二里头等几处都邑性遗址不断取得新成果。
  研究表明,在距今5800年至5300年,黄河、长江以及辽河流域,已出现了文明起源的迹象。“在中原地区的河南,首次出现了百万平方米的大型聚落,人口开始异乎寻常地集中,墓葬出现了比原来大两三倍的情况,也发现了大型的房址,居住的应该是社会的顶尖人物。”而在长江中下游,最早在距今约6000年的时候就出现了有城墙的城,作用可能是防洪防水,也可能是军事设施。距今5800年左右,长江下游出现了埋葬很多随葬品的墓葬。此前只随葬简单几件陶器,此时出现兵器、玉器等大量随葬品。这些迹象表明在这一时间段内,全国的一些地方出现了显著的社会分化,在距今5300年以后,中华大地各地区陆续进入了文明阶段。

 

良渚考古实证中华5000年文明史
  王巍说,在距今大约5000年的时候,中华文明进入发展快车道,进入新的古国时代。“当然,中华大地不同地方建立国家的年代早晚不同,从距今5300年至3800年不等。这一阶段,社会分化更加显著,并且出现了最早的王。他们掌握了一定的权力和资源,用珍贵的器具来代表身份,居住在更高大的宫殿,也有了规模更大的墓葬。”而这一古国时代的前段,便以长江下游的良渚文明为代表。
  2007年,良渚文明古城的发现和确认,标志着良渚遗址进入都邑考古新阶段。考古学家们发现,良渚古城面积280多万平方米,这里不仅出土了大量的玉、石、陶、象牙、漆器等器物,还发现良渚古城外部存在一个条形人工高地构成的外郭城,面积达到了6.3平方公里!王巍说,随着近年考古工作的展开,良渚遗址还在古城外发现了外围水利工程:一个由11条坝体构成的庞大的水利系统。这个水利工程分高坝和低坝两类,控制范围达100平方公里,距今已有5000余年,具有防洪、运输和灌溉等综合功能。是中国最早的大型水利系统,也是世界最早的拦洪大坝系统。无论是堤坝还是古城城墙的修筑,所需土方量和所耗工时都非常巨大。
  王巍说,“这样大规模的工程组织,我们认为不可能是部落能够实现,一定要有一个严密的组织和强力的权力作为支撑和保证。”有意思的是,支撑这个强大王权的物质基础也被考古发现:最近几年,考古学者在古城发现了面积较大的稻田遗存,还在城内发现了王所拥有的粮仓遗迹,这里发现的碳化稻谷,足有20万斤。而良渚文化还涵盖了太湖周边的广阔地域:多地出土同一系统的琮、钺等权力器物,表明当时可能已经存在初始的异地统治网络,呈现出区域性国家的早期形态。而长江上游的成都平原,在距今 4500 年至3800年出现宝墩文化城址群,尽管尚未完全弄清楚其发展水平,但相似的发展阶段可以预知。

以河南二里头为标志中国最早的王国出现
  在漫长的历史中,中原地区在距今3800年前后,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王巍说,中原的崛起,在山西陶寺遗址、陕西石峁遗址以及河南二里头遗址,都有重要发现。而以二里头为标志,中华大地在距今3800年左右,开始出现了最早的王国。
  在山西陶寺遗址,考古人员发现了修建于距今4300年前的巨型城址,280万平方米的城内,已有宫殿区、手工业作坊区、一般居民区和墓葬区等严格的功能分区;陕西石峁古城总面积达400万平方米,由皇城、内城和外城构成。古城是用石块在丘陵之上垒筑而成,皇城的城墙高达9米。2013年,又在石峁古城的最高处,发现了类似金字塔的高台,气势恢宏,由此可见权贵阶层可动用的人力之多。
  在中国考古学界,公认最早的王国的文明,出现在二里头遗址距今3800年左右的时期。考古学者在这里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中心区的“井”字形道路网,大路最宽处20米左右,相当于现代公路的四车道;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宫城、最早的中轴线布局大型“四合院”宫室建筑群、最早的多进院落大型宫殿建筑等。
  王巍说,二里头时期的王国,最关键的是还创造了一整套礼仪制度向四周辐射。比如牙璋就曾辐射到西南地区的三星堆、金沙甚至越南。“在此之前,中华各个地区都有自己的文明,但没有这么大的辐射力。正是从二里头开始,包括三星堆、金沙等在内的各地区的文明在彼此竞争、相对独立的发展过程中,也开始交流融会。从此,在全国现代国土范围内相当大区域内文化趋同的态势越来越明显。”

 

巴蜀考古回眸:百年里不止“三星堆”和“金沙遗址”

 

风云

  “在四川这片土地上,发生了许多我们引以为傲的考古故事。”10月22日,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成都召开之际,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在作主题报告《四川考古大数据——巴蜀考古回头与前瞻》时说道。

  本届大会,共有6场主题报告,从多角度为观众解析国内考古尤其是四川考古的进展与突破,为考古研究者提供了一套了解四川的“考古大餐”。

□本报记者 李婷 文莎

 

数字说话

勾勒百年巴蜀考古剪影

“溯源四川较早的考古故事,离不开‘1914’这个数字。”高大伦选择考古工作中的“关键数字”,在18分钟内为观众勾勒了一幅百年巴蜀考古的剪影。1914年,四川广元鲍三娘墓边的一组黑白考古挖掘照片,证明四川是最早有外国考古专家发掘,并留下影像资料的内陆省份。照片上的人们,当时还穿着长衫、围着白头巾,拿着锄头,在现场挖掘文物。
  以这组照片匙,打开了四川考古的“2个最”。四川是“最早开展基建考古”和“最早考古发掘帝王陵”的省份。如今位于永陵路的永陵博物馆,是我国五代十国时期前蜀皇帝王建的陵墓,它是我国最早进行考古发掘的古代帝王陵,也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古代帝王陵中最大的一座地上陵墓。不过高大伦认为,真正让四川考古学被全国同行铭记并一直保有“美誉与认可”的,还是“1场”1999年在四川举行的中国考古学会(今中国考古学大会的前身),至此四川考古走入目前为止最为璀璨的“20年”历程,三星堆、金沙遗址、四川白酒作坊遗址群、江口明末古战场遗址、罗家坝遗址、桂圆桥遗址,在一代代四川考古人的手中重新焕发光彩。

如同源泉
蜀地形成文化向心力
  “考古工作为传承巴蜀文明提供实物素材,这只是一个方面。另外,通过对考古发掘成果内涵的解读,能让大家了解古蜀文明在中华文明的地位。”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江章华在作《近年成都考古的主要收获》主题报告时说,这样才能提高四川文化的影响力。
  如果从中华文明探源的全局看,成都平原有何特殊性和重要性?江章华表示,不管从文化来源还是其变迁过程来看,成都平原始终是中华文明形成过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宝墩文化的来源主要与川西高原营盘山文化有关,而营盘山文化又与马家窑文化有关联,因此成都平原很早就与黄河上游流域存在联系。还有从三星堆出土的玉器、青铜器等来看,三星堆与中原夏商文化的关系比较密切。另外成都平原还与西南地区的云贵高原也有很深的文化联系。”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教授霍巍在《携手合作共创巴蜀考古新局面》主题报告中提出,四川从来不是封闭的空间。“通过考古发现,我们就可以知道,四川地区从来不是一个孤岛,也不是单一文化的平台。”霍巍表示,蜀地滋生的文化向心力,如同泉源,在容纳外来文化的涓涓细流同时,这一湾泉水也不断向外喷涌、渗透。

 


]]>

2018年10月23日 10:40
640
潮起东方万象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