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贾康:发展新经济 成都可以“守正出奇”

宋扬

2017年09月30日 12:00

成都商报

观点 守正出奇

“守正,讲的是有效市场,政府首先要充分尊重、顺应乃至敬畏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出奇,是讲政府要有为和有限,但并不是简单套用发达经济体政府已有的经验,必须在中国的国情、西部的特点、成都的市情等约束条件之下,出奇制胜。”

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成都要增强西部科技中心功能。充分发挥教育、科技、人才等创新要素集聚优势,深度推进与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共建一流大学、一流学科、一流研发平台、一流产业基地,加速融入全球科技创新体系。推进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大力培育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催生新经济快速成长,全面提升城市创新力、创业力、创造力。
  
“成都发展新经济要和自身发展战略相结合”,昨日,在成都新经济发展论坛上,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贾康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成都的发展战略是非常典型的超常规、跨越式发展设计,但与很多城市相比,目前成都的起点较高,经济社会发展位列西部前茅,所以成都一定要抓住新经济这一动力源,“成都在动力源转换中,可以守正出奇。”

“新经济是成都一定要抓住的动力源”

什么是新经济?在贾康看来,新经济应该是信息时代的经济,“现在最前沿的新经济的技术表现就是移动互联、万物互联、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

谈到对成都发展新经济的建议时,贾康表示,成都发展新经济要和成都自身发展战略相结合,“成都的发展战略是非常典型的超常规、跨越式发展的一个设计,还需要和周边,比如说成渝经济带,形成互动”。他认为,在城乡一体化发展等一些方面,成都在全国已走在前列,形成了社会和谐的基础,形成了一种进一步动态优化的组合。未来,新经济一定是成都带有火车头式的新动力的引擎,是成都一定要抓住的动力源。

贾康表示,成都和其他城市所追求的跨越式的发展并没有本质区别,但成都的起点较高,“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设想,未来发展,在你追我赶的竞争过程中,成都可以在全国反梯度地实现跨越式崛起?这至少是值得成都去努力争取的”。

他认为,在争取的过程中,中央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成都最关键是要有一套定制化的理性供给的方案设计,“因为我们寻求的超常规发展的真正的潜力,都是供给侧的要素,传统的要素支撑力都在滑坡,真正值得我们看重的乘数效应和放大效应是科技创新以及把科技创新空间打开的制度创新。”

“出奇制胜要有一个定制化的设计”

在动力源的转换中,地方政府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我的概念是形成一个所谓‘守正出奇’。守正,讲的是有效市场,政府首先要充分尊重、顺应乃至敬畏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出奇,是讲政府要有为和有限,但并不是简单套用发达经济体政府已有的经验,必须在中国的国情、西部的特点、成都的市情等约束条件之下,出奇制胜”,贾康说,要超常规发展出奇制胜,就要有一个定制化的设计,政府才能发挥“守正出奇”的作用,“在出奇这方面,比如说政策性金融体系里面的财政贴息、政策性信用担保,现在越来越看重的产业引导基金,以及PPP创新等,都是要产生乘数和放大作用的,四两拨千斤式的,让政府有限的财力产生巨大的放大效应,可以把政府体外的资金拉进来,把政府体外的企业的技术、管理等方面的相对优势融合进来,产生绩效提升的超常规发展的结果,我觉得这篇文章,成都要紧紧抓住不放,在一些方面,成都已经体现出很多值得肯定的守正出奇的经验。 ”

贾康表示,正在建设中的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对于成都而言,也是发展新经济的一个机遇。他认为,对企业而言,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可以激发企业创新创造的活力,对政府而言,实施正面清单,就是法无授权不可为,同时,还需要非常有效的约束“有权必有责”,“成都在这方面,能不能在全国按照自贸区的概念形成自己的更丰富的经验,我觉得是值得期待的”。

在得知成都已经批准设立了市新经济委的消息后,贾康表示,新经济委、新经济发展研究院设立,都体现了成都决策层对于新经济重要性的非常正确的把握,“这种实实在在推出新经济委的管理和服务的机构,和高校成立新经济发展研究院,我认为是成都很好的一个架构和起点,希望在起点之上能把事情做得更实、更有活力”。
]]>

2017年09月30日 10:44
588
李后强:四川是石斛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