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补齐早期阶段成果转化短板

宋扬

2024年06月05日 02:47

徐也晴
四川日报 2024年06月03日第12版

“中试”一词近来被频繁提及,格外引人关注。今年,四川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组建省级中试平台公司,布局一批中试熟化和科技成果转化示范项目”。科技厅也提出,今年年内将完成20家省级中试研发平台的布局。日前印发的《成都市产业建圈强链2024年工作要点》则提出,加快建设西部中试中心。
  中试是把处在试制阶段的新产品转化到生产过程的过渡性试验,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一环。为了解一线最新情况,川观智库采访了蜂鸟智造(成都)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柏辉。该企业今年3月获得“四川省首批智能硬件中试研发平台”称号,目前全省只有两家企业获此殊荣。
  在柏辉看来,成都的中试平台建设浪潮至少从去年就开始了,眼下成都已经建成备案中试平台和概念验证中心共40家,分布在13个区(市)县,覆盖8个产业生态圈。值得注意的是,“竞争对手”数量的显著增加,却并没有影响到该公司的接单频率,反而柏辉还认为,市场机会很多。
  如何看待这种情况?川观智库与柏辉进行了对话。

变化
数量“多”中有“少”
  ●大企业搭建的自主产品中试平台变多;完全开放的中试公共服务平台不多
  川观智库:我们发现,中试这个行业在发生明显变化。
  柏辉:是的,我们公司2018年创立,但从去年开始,明显感觉到成都的中试平台变多了。那时候成都高新区开始实施中试跨越行动计划,系统地推动形成“中试+”生态,还认定开放了几十家中试平台。虽然平台多了,但市场并没有变拥挤,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感觉到竞争变多、项目变少。
  川观智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柏辉:中试平台变多,指的是大企业所搭建的自主产品中试平台变多了。这些企业本身就有设备、有能力,可以支持自主的产品研发设计和验证试验。但实际上,大部分大企业自建的中试平台开放程度不够,因此就需要像蜂鸟智造这种完全开放的中试公共服务平台。目前,这一类中试平台在成都甚至四川数量并不多。即便以后四川的中试公共服务平台变多了,也可以错位发展。毕竟早期的科研成果以及后端的产业门类非常多,市场不太容易饱和,现阶段中试平台所涉及的领域远不足以全部覆盖到。
  川观智库:是什么原因导致中试公共服务平台不够多呢?
  柏辉:建设这样的中试公共服务平台,需要人才、设备、成熟的管理体系等一系列的要素支撑,前期的投入成本很高、风险也很大。

现实
整合作用强 风险也不少
  ●中试公共服务平台的存在有必要,但抗风险能力较弱
  川观智库:具体而言,中试公共服务平台主要负责科技成果转化中的哪些内容?如何实施的?
  柏辉:首先,科学家在发表论文后,可能会在实验室里进一步去做基础技术研究,来完善科研成果,形成初步的原理样机。这时候,中试公共服务平台会介入转化过程中,评估科研成果的商业化潜力,开展市场需求调研并进行产品定义;其次,根据市场需求研发工程样机以测试产品的真实性能。有了工程样机后,就会进入中试阶段。平台会对样机进行迭代优化,进一步提升产品的成熟度。此外,平台还会提供文件标准化、优化供应链等服务,从而提升产品的良品率,帮助其实现量产。
  川观智库:是不是说,要想实现科技成果转化落地,就必须有中试平台的介入?
  柏辉:也不一定,以前没有中试平台的时候,很多成果也能够实现转化,但是转化的效率和成功率是比较低的。
  所以说,中试公共服务平台的存在还是有必要的。原因很简单——过去科学家团队在成果转化环节,需要自己找后续的资源,并且全程对接产品测试、制造等各个环节,耗时耗力耗成本。中试公共服务平台实际起到的是整合作用。通过整合成果转化所需的各个环节,大大节约了科学家团队的沟通成本、时间成本,从而提升转化效率和成功率。
  川观智库:中试平台实际上也没办法保证100%的成功率。
  柏辉:是的。从早期项目研发再到量产,整个过程比较漫长,会面临很多风险,比如技术、资金、市场风险等。
  这是因为在中试过程中,需要对科技成果进行二次开发实验,很可能在某个环节成本降不下去,或者某个性能指标达不到使用要求。而且市场瞬息万变,也有可能遇到产品开发出来后市场不埋单的情况。
  大企业是有能力去应对这些潜在风险的,但中试公共服务平台抗风险的能力相对弱一些。我们公司建立初期也经历过“自掏腰包”的阶段,能稳定运行到现在,很大原因是创始团队中一部分人在大企业有关中试的岗位积累了近10年的经验,具备产业资源。

经验
“一站式服务”更具竞争优势
  ●通过概念验证能筛选出可以转化的科研成果,并对可能发生的问题进行预判
  川观智库:如何降低上述技术、市场等一系列风险?
  柏辉:我们会通过概念验证来筛选一批可以转化的科研成果,并在这个阶段就对可能发生的问题进行预判。从狭义来讲,概念验证更多的是指成果刚开始要转化时,对其进行技术可行性、商业可行性、商业化价值等一系列分析验证。
  川观智库:有部分专家认为,现在四川省内的中试公共服务平台主要是服务相对后期阶段的成果转化,缺少针对相对早期阶段成果转化的服务,这是不是意味着中试公共服务平台都不太愿意做概念验证?
  柏辉:可以这么理解。这是因为做前端的概念验证是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需要有专门的团队去做。从目前看,概念验证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投入产出比较低,因此鲜有中试公共服务平台想要介入该环节。但实际上,中试公共服务平台非常需要具备概念验证功能,通过技术经理人、工程师等与科学家在前期对接,共同筛选出适合做中试的科研成果,以降低风险、提高转化率。我们也通过实践证明,提供包括概念验证在内的“一站式服务”,可以极大地提升市场竞争力。值得一提的是,有些省外高校院所找我们进行成果转化,也是看中了这点。
  川观智库:公司运行中有过比较困难的时候吗?
  柏辉:同样也是去年,随着公司规模扩大,投入也越来越大,但中试的变现周期比较长,所以感觉平衡投入和产出是个问题,公司经营也出现了现金流不足的现象。为了缓解这个问题,当时引进了很多新的战略投资、申请科创贷等,眼下成都市、成都高新区的一些扶持资金也在陆续到位。
  川观智库:对于初建或准备建设中试公共服务平台的从业者有什么建议?
  柏辉:一是在投入人力、设备等要素前,要充分掌握市场、产业的需求;二是要有适应中试服务的运营管理体系,以更高效率地使用设备、人力资源等,这些都要求平台具备一定的数字化能力。
  其实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制造业中试创新发展实施意见》中,就提到了要推进中试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这样做不仅能够提高研发效率、降低试验成本,同时也能让协作机制变得更加高效。

]]>

2024年06月05日 10:50
362
专访姜江:传统产业如何发展新质生产力?政府应该如何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