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让城市因地标散发独特魅力

宋扬

2018年12月24日 02:53

刘岚
燕赵都市报

去往一个新城市,总想寻着地标去看看。地标,不仅是一座城市的形象,它更是城市个性、气质和风貌的体现,是一座城市文化品位和精神的象征。

什么样的地标才是一座城市最恰当的名片?记者采访了相关的专家学者,大家一致认为,每座城市都有它独特的基因,地标就是城市独特魅力的最精准体现。

亮出城市闪亮名片

《周末》:什么才能算得上一个城市的地标?

李惠民(历史学博士、河北广播电视大学教授):我认为不能只从建筑的历史、建筑的高度去定义地标,一个城市的地标应该具有显著标识性、特定功能性和时代稳定性。

地标所承载的不仅仅是使用价值,更是一座城市的精神图腾和文化传承的可视符号,要有辨识度和传承价值;有些地标虽早已失去了原来的实用功能,但其所汇聚的文化气场、所象征的城市精神犹在,也可成为地标。

石玉新(河北省文史馆馆员、著名文史专家):城市地标无论是单体建筑还是建筑群落最起码有三种性质:文化代表性,这里的文化是大文化范畴,它承载的不仅是其建筑本身的文化内涵,还包括城市的历史文化、时尚文化等等;社会功能性,它可以是聚会地点,也可以是活动中心,一定要有人气,要给区域带来活力,给城市带来改变;时空认知性,说白了就是知名度,不仅本地人知道,外地人也要神往已久。

《周末》:地标存在有何意义?为什么要推广地标?

李惠民:地标对一个区域一个城市的影响,更多的应该表现在其对文化的影响上,通过地标可以强化城市的文化记忆,凸显城市的文化面貌,进一步改善城市形象。

地标的价值远超出建筑本身,更主要地集中在人文内涵、精神层面上,是城市的文化和灵魂,是倡导城市文化精神的物化途径,也是推动城市发展的重要助推力量。

梁军(石家庄学院教授、规划设计系主任):城市地标是城市文化的浓缩载体,是城市精神内涵的反映,能够扩大城市知名度与美誉度,唤起当地居民的荣誉感与归属感。

地标还是城市的“外交家”,作为城市形象的核心,它凝练了城市特色,使城市无形的形象有形化。它可以通过自身的影响力聚拢各方资源,提高城市知名度,增强城市竞争力。

王晓芬(石家庄铁道大学教授、文化遗产数字化研究所所长):城市是需要对外推销的,你借助的实物是什么?让外界记住你的符号是什么?地标,恰恰就是最好的实物和符号,是城市最闪亮的名片。

地标建设不要“迷路”

《周末》:随着现代城市的迅猛发展,一些新地标不断涌现,但我们也看到,这些新地标趋同严重,本土特征逐渐弱化。

梁军:这个问题确实存在。城市地标是由城市而起,也是因城市发展而发展,地标从字面上来讲,就是一个城市的标识,蕴藏着极具地域特色的城市文化,在传播过程中逐渐印象化、符号化,逐渐演绎为独有的城市IP。

每个城市都有独有的个性,不同的城市具有不同的历史人文特征。在不断推进的城市化进程中,很多城市一味追求“现代感”,忽视对城市“个性”的保留,结果出现了千城一面、缺少特质的局面。城市独特的文化精髓不断消失,建筑越来越失去其本身的文化内涵。

王晓芬:城市地标是一座城市最具标志性的建筑或景观,它聚焦了一座城市的魅力,是这所城市区别于另一所城市的特色所在,像北京的故宫,上海外滩,都是极具特色和标志性的城市景观,它会逐渐积淀为一种独特的城市意象。

不同地理位置、气候条件形成了不同的生态环境,不同的生态环境又影响着城市人文环境的形成,每个城市的特点一定是有差别的,表现在建筑风格上也会有不同,而现在城市越来越没有自己的地域特点、个性面孔,从石家庄走到千里之外的城市,没有陌生感,看周围的东西都一样,建筑一样,服饰一样,走进一个城市综合体,几乎忘了你是在异地。

《周末》:追求建筑“个性”,会不会又走向关注新、奇、炫的极端?

王晓芬: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一些地方也出现了不符合大众审美的怪异建筑。

地标还有一个重要功能,到一个新城市,可以通过地标来“定位”。在地标项目建设中,我们同样不能迷失了方向。中国自古以来就讲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所以才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建筑体系,一个城市一个乡村,推及到国家,都会有自己的建筑风格和特点,北方的四合院,苏州的厅堂式建筑,上海的石库门均各有不同。我们所说的城市地标的“个性”,是保留这个城市的个性痕迹,风土人情、民族特色以及有这座城市的独特特征和文脉传承,而不是标新立异。

城市迅猛发展,新的城市地标不断浮现,它们如何与城市的历史文脉相协调,并体现出创新和发展,是城市建设中一个普遍性的问题。历史虽成过往,但文化依然要传承,唯有珍惜利用好独特的文化精髓,才能彰显城市文化魅力,提升城市神韵。

城市因细节而温暖

《周末》:随着新地标的不断涌现,老地标往往受到冷落,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石玉新:城市的记忆不是历史教科书中枯燥的数字和资料,而是活生生存留于城市空间和时间中的岁月痕迹和文化积淀。真正有历史意义、有文化价值的老地标建筑,对于城市是不可或缺的。每个时代都在城市建设中留下了自己的痕迹,历史文化是现代文明的滥觞,新老地标的更迭也是城市发展脉络的延续。

王晓芬:不同地标代表了城市不同的历史记忆和发展阶段,城市记忆就应该通过这些地标实物代际传递,而不是让城市历史成为大槐树下的故事。

《周末》:对地标保护有什么建议?

石玉新:城市本身不可能有自觉的记忆,需要我们主动地去保护。对地标的保护,不是把建筑作为文物保留下来,而是要科学的开发利用,让地标发挥其传播城市影响力、扩大城市知名度的功能,给城市带来社会经济效益。

但开发利用不能一味追逐商业气息,要把城市特质、文化价值充分挖掘和体现出来,这样的地标才更具生命力。

王晓芬:代表城市文化和精神的重要地标需要保护,承载百姓乡愁的街角记忆也应该适当保留。

在城市建设或改造过程中,我们不难看到,建筑标准化,店面统一化,街巷雷同化,从外观上,南方的,北方的,沿海的,内陆的城市几乎没什么区别,我们只能通过文字来区别它们的不同。

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建筑各自带着不同的印记,温暖了不同年龄段的人们对过往岁月的记忆。龙应台说过:“一座城市所拥有的历史和记忆、它所呈现的丰满繁密的生活细节才是它真正的魅力所在。”

让老百姓触动心弦、印象深刻的地标,往往不是那些宏大叙事,只是微不足道的点滴细节,例如一条保留原有生活气息的胡同、街巷,一家熟悉的老字号门店的招牌,一处儿时玩耍的墙角、屋檐。正因为拥有这些丰富细节和历史记忆,一座城市才具有它独特的性格和魅力,也为人们留下记得住的乡愁。

]]>

2018年12月24日 10:55
935
让扶贫产业更有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