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换新+回收”:释放万亿消费规模 夯实经济向好回升基础

宋扬

2024年03月19日 02:35

深圳特区报 2024年03月19日第A08版

如果您家里换了新家具,旧的怎么处理?送人、卖废品,还是不得不扔掉?2024年2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提出,要推动大规模回收循环利用,加强“换新+回收”物流体系和新模式发展。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鼓励和推动消费品以旧换新。近日,国务院印发《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主持人:王 玥

嘉 宾: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博导)

和静钧(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赵圣慧(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企业与市场研究中心主任)

重视和开发“存量消费”,才能实现产业及消费升级

主持人:为什么要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

李长安:当前,总需求不足问题突出。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刺激内需、扩大总需求,成为当前稳增长促民生的关键抓手。从实践来看,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以投资和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带动终端需求提升,是扩大内需的一条有效途径。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测算,通过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将能够创造数万亿元规模的市场空间。

和静钧:在市场从“增量消费”转向“增量消费”放缓及饱和、“存量消费”潜力凸显的新条件之下,实现经济运行的行稳致远,就得重视和开发“存量消费”,如此才能实现产业及消费升级。大规模设备的更新及耐用消费品的换新,涉及回收行业及循环利用的新经济业态的培育,反过来会促进经济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这就要求中央、地方、企业、平台、物流、拆旧企业、回收企业及消费者的合力推动。

赵圣慧:在迭代更新速度加快的时代,市场需要释放更多的需求支撑产品的更新换代。但当下大规模设备和耐用消费品的使用寿命较以往长,市场的购买力相对饱和。换句话说,大部分家庭选择在耐用消费品即将或者已经坏掉的时候才重新购置,随之带来的是市场购买意愿滞后于产品更新迭代速度,不利于扩大内需。以旧换新作为促消费的一项重要举措,极大地提前了居民更换电器、汽车等耐用消费品的时间,激发消费者为“新技术”“新产品”买单,回收的旧物又可以集中分类处理,构成了绿色消费的重要一环,使绿色消费理念渐入人心,成为消费市场新增长点。

新一轮“以旧换新”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大举措

主持人: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释放了什么信号?会给大家带来什么实惠?

和静钧:这一轮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二轮“以旧换新”政策举措,上一轮举措产生了很好的效果。与上一轮相比,这一次更新和换新的对象更广,不仅包括耐用品家电,还包换生产设备、基础设施装备、汽车等。同时,这一轮周期更长,协同推进的时间和空间充足,受惠面更广,产生的效益预期更好。这说明这一重大举措是坚定的,而且是有着顶层设计的系统性战略行动。这一政策确定性,给产业发展与升级注入强心剂,给消费升级换代提供了催化剂,将给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

赵圣慧:新一轮“以旧换新”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大举措。一方面是为了促进企业扩大投资、更新设备;另一方面是为了促进消费、消化产能。也即通过统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扩大有效需求,畅通内循环,释放万亿消费规模,夯实经济向好回升的基础。同时,以旧换新契合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需求,切切实实为老百姓在购买汽车、家电、家居、手机等带来优惠,培育了新型消费的理念。

李长安:该措施是推动产业升级、促进新质生产力发展和提高居民消费水平的强烈信号。通过支持设备更新改造,既有利于扩大固定资产投资,也能推动经济提质升级,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对进一步壮大我国新质生产力,不断巩固其在中国式现代化中的地位和作用,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通过以旧换新的优惠政策,可催生新的消费增长点。根据有关机构的测算,在不同情形下,本轮“以旧换新”政策有望激发新增汽车、家电需求约为2109亿元-6293亿元,将拉动GDP增长约0.16-0.5个百分点。

要调动消费者以旧换新、提升生活质量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主持人:以旧换新,现在面临哪些问题,如何破解?

赵圣慧:一是价格评估偏低。以手机为例,以旧换新包括评估旧手机价值、选择新手机、补差价以及完成交易这四个步骤。如果手机屏幕损坏,即使手机仍然可以正常使用,其评估价值仍然为0。可见,部分旧品的价值存在评估价格偏低等问题。因此要完善评估标准,建立第三方评估机制,合理评估旧品的价值,有助于提高以旧换新的积极性。二是回收环节不畅。目前我国的产品回收体系还未健全,导致回收成本偏高,进而挤压旧品的优惠力度。因此要大力促进循环经济的发展,尤其加强“换新+回收”物流体系的建设。

和静钧: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在新的条件下具有新的挑战和困难,如何以更高的战略眼光来看待这一举措,将是摆在地方政府及企业面前的必答题。从实际操作上看,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做到拆卸与新装同步、方便搬运及费用合理等,也是必须解答好的问题。

李长安:我国以旧换新存在着不少的“堵点”,概括起来,还在于我国缺乏一个完善的以旧换新的循环体系,家具家电、汽车等消费品回收服务有效供给不足、回收环节不畅等问题仍然存在。因此,要释放庞大的存量市场潜力,以旧换新的短板亟待弥补。一方面,要突出以旧换新主体是生产企业。这是因为生产企业有庞大的销售网络,通过数字化手段,可以更好地实现销回一体化。更重要的是,生产型企业具有强大的制造能力,回收的废旧物资不仅是报废了之,而要能进入再制造流程,进而实现以旧产新,变废为宝。另一方面,要调动消费者以旧换新、提升生活质量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通过落实各项优惠政策,提高回收产品的价格和便捷性,降低换购新品的价格,促进新旧消费品的替代和循环。


]]>

2024年03月19日 10:37
666
先锋会客厅|如何以营商环境之“优”助力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