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研究 理论研究

破除阻碍民营经济发展的壁垒

沈华

2018年12月06日 10:30

周颖
《经贸实践》2018年第6期

从党的十八大提出“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到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两个毫不动摇”,明确“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就像骨骼与肌肉、树干与枝叶,共生共荣,相互依赖,谁也离不开谁。

  由此,应消除企业的“所有制鸿沟”,废除一切妨碍市场公平竞争的规定和做法,破除一切阻碍民营经济发展的显性和隐性壁垒。并且,在一些竞争性领域,应当加大开放力度,让体制机制更为活跃的民营企业进入,进一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四阶段阐述二者演变

  如果将改革开放后每十年划分一个阶段,从国企与私企的历史关系来说,可以发现二者从来不是你存我亡的关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依存、无法分离。

  第一个阶段是20世纪80年代。这一阶段民企寄生于国有企业、集体企业,进行最初的资本积累。私营企业大力模仿国有企业,并在产、供、销、技术、人员等各个方面与国有企业建立起千丝万缕的联系,获得国有企业的极大帮助。如果没有国有企业这一庞大的体制内因素,中国的私营企业不可能在短期内获得如此迅速的发展。

  第二个阶段是20世纪90年代。这一时期国企在国民经济中占比减少,并非私营企业的挤压造成,而是国有经济自身调整,进行战略性重组和结构性调整的结果。

  第三个阶段是进入21世纪后,也就是中国加入WTO后开放力度进一步加大和改革深化的时期。其间,国企控制着关系国家安全、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其余领域则有各种资本竞相争夺。

  由于国企规模大、融资能力强、有较强的技术实力、抗风险能力高,私企运行机制更加市场化、主业明晰、成本较低、强调资本运作、船小好调头,在经济运行较为平稳时期,私企发展令人瞩目;经济处于下行阶段时,国企则由于自身特点以及兼任稳定经济的重任,发展相对较好。总体而论,国企和私企在这一阶段既相互竞争,又在与其他资本形式的竞争过程中广泛存在着合作、互助、互补的关系。

  第四个阶段即新时代理念的提出。新时期,现代化强国与高质量发展成为主要目标,这是从全世界角度考虑的。我国与世界市场规模日益扩大,需求持续旺盛,国企民企之间不是“谁进谁退”“此消彼长”,而是共同做大蛋糕,你进我也进。“走出去”更为中国企业提供了宽广的舞台,拓展了可持续增长的利润空间。“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同时也需要“推动社会资本做强做优做大”。

  民营壮大的外因和内因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从党的十八大提出“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两个毫不动摇”的基础上,明确提出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和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两个不可侵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全国政协民建、工商联界委员联组会上重申“两个毫不动摇”,并强调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我国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和提供更多机会的方针政策“三个没有变”。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两个毫不动摇”,明确“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这些,表明了我们党强调和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一贯立场。

  对于民营企业,国家先后出台“鼓励社会投资39条”“促进民间投资26条”等政策,构建新型政商关系,为民营经济营造出更加公平、开放、宽松的环境,创新创造的源泉充分喷涌。

  而党的十八大以来五年发展的实践也证明,我国国有企业实力壮大,民营企业活力迸发。

  具体来看,到2017年底,全国国资监管系统企业资产总额达到160.5万亿元,比2012年底增长约一倍,上缴税费总额占全国财政收入1/4,工业增加值占全国GDP的1/5。其中,中央企业2017年实现利润1.4万亿元,创历史最好水平,98家中央企业中利润总额过百亿元的达到41家,反映出国有经济质量和效益大幅提升。国有企业在载人航天、探月工程、深海探测、高速铁路、特高压输变电、第四代移动通信等领域取得了一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重大科技创新成果,彰显了国之重器的实力与担当。2017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的企业,中国的国有企业达67家。

  与此同时,民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成为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有生力量。目前,我国民营经济占GDP比重、税收占全国税收比重、民间投资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比重,都已超过一半。约70%的技术创新、65%的国内发明专利和80%以上的新产品来自中小企业,其中95%以上是非公有制企业。过去3年,全国平均每天新增市场主体超过4万家,其中绝大多数是民营企业。近两年,民资结构正在优化,不但开始进入石油、天然气开采等行业和教育、卫生等公共事业领域,还积极进军计算机、通信等高新技术行业。被称作中国“新四大发明”的高铁、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网购,除高铁外的其他三项,都是民营企业的创新之举。数据显示,民营企业近年来提供了约80%的城镇就业岗位,容纳了约90%的新增就业。

  消除企业“所有制鸿沟”

  当然不可否认,随着生产要素成本不断攀升,有些民营企业确实存在融资难、地方行政保护政策强、行政审批事项较多、税费偏高等困难,但应该注意到,这些困难国有企业同样面临。为此,党中央、国务院大力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进一步为市场“腾位”、为企业“松绑”,投资便利化程度明显提高;进一步放开基础设施、服务业等行业的市场准入,《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等文件的出台和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等新思想的提出,让民营企业家吃下“定心丸”,激发了民间投资热情。

  应消除企业的“所有制鸿沟”,废除一切妨碍市场公平竞争的规定和做法,破除一切阻碍民营经济发展的显性和隐性壁垒。要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实现市场准入畅通、市场开放有序、市场竞争充分、市场秩序规范。同时要着力引导民营企业利用产权市场组合民间资本,开展跨地区、跨行业兼并重组,培育一批特色突出、市场竞争力强的大企业集团。

  在一些竞争性领域,应当加大开放力度,让体制机制更为活跃的民营企业进入,进一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多种资本组合形成联合舰队,破除国企必须绝对控股现象。在培育世界一流企业过程中,要充分发挥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巨大作用,优势互补、协调融合,集聚资源、形成合力。


作者简介:周颖,中国科学院副研究员


]]>

2018年12月06日 06:31
160
唯物史观视阈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