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闻 理论研究

重新审视现代化的历史比较研究:基于时空的视角

赵庆秋

2021年07月14日 03:29

叶成城 唐世平
《学术月刊》2021年第5期


在过去的历史比较分析的研究中,本体论的视角事实上是基于时间维度,在这里,时间转化为空间,不同地区被赋予了不同可能性的发展模式和非西方化的历史观。而认识论的视角则是基于一种空间维度的多元史观,这种历史观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从现代到后现代化的转变。东亚奇迹的成功和中东北非的乱局也表明了单纯模仿西方模式并不可行。尽管客观的现代化标准在很长时间内是存在并且很少变化的,但是,在不同时空情境下,不同地区需要基于实际情况选择一条适合发展的道路,而非对西方经典模式的教条式照搬。因此,历史学家雅克·勒高夫(Jacques Le Goff)认为,历史的分期化和全球化是可以相容的,前者运用于有限的文明领域之内,后者则是要寻找这些整体之间的关系,把忽视的地区和文明联系起来,最终实现吸收与融合。

 

正如迈克尔·曼(Michael Mann)所言,每一个事例都在时间中发展,这一动态本身必定是我们有关其结构之解释的组成部分。全球时间提供了一种历史情境,而现代化历史只有被放入到更大的情境中才能突显其意义。对于各国的现代化进程需要在动态的和系统的结构中去考察。不同的时期和地区,现代化的历史情境是不同的。早期欧洲的现代化是一个几乎完全空白的世界,存在没有强劲对手的美洲和非洲大陆作为殖民地。而同时期的中国也至少错过了两次潜在的进步机会,第一次是在明朝早期,错过了在本土传统和成就的基础上,产生一个持续的、自我维持的科学技术进步并且同时推动对外贸易的机遇;第二次是在17世纪清朝初期,西欧的“野蛮人”进入中国后,中国可以通过学习欧洲来提高科技水平。到19世纪后半叶之后,无论是较晚崛起的意大利、德国或者是传统的奥斯曼帝国、中华帝国、俄罗斯帝国,都需要在被英国等西方国家所深深改变的世界中求索现代性,尽管仍然存在内部改革的可能,但是以相对低成本获得美洲金银这样的外部世界红利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由于地区间的巨大差异,更多地是基于特定的传统而非案例本身来审视和反思现代化结果的差异,即需要基于因果机制的视角去考察其现代化,思考中国与欧洲的传统如何导致了中国和欧洲在过去、现在乃至未来的差异。例如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从方法论上看并不存在“可比性”,但这并不影响《美法革命比较》与《论革命》这两部著作的深刻,因为他们比较的是两种传统所导致的后果而非案例本身:前者讨论了英美保守理性传统和法国激进主义传统之间的差异,后者则比较了卢梭式的“公意”同孟德斯鸠的分权理念所导致的不同后果。这也是为什么埃利亚斯的研究比斯考切波等人纯粹的“因素性”讨论更具魅力和深刻性的原因,他们在部分限制时空的基础上,试图考察特定时期的历史政治遗产如何作用于国家现代化的进程,这些历史叙述中隐含了更为普遍性的因果机制。

 

由于现代化的复杂性,许多研究者都认为几乎没有发展出一种普遍性的广义理论之可能。对于现代化理论而言,更为明智的做法是在特定时空中构建现代化的中层理论。这些具体的限制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可供选择的案例,从方法论角度来看,反而造就了特定时空的“全样本选择”,避免了传统案例研究中的选择性偏差问题。然后在时间与空间的基础上,通过逐波次地梳理和分析现代化的特征,从而最终描绘出关于现代化路径的广义框架而非理论。

 

因此,我们倡导将现代化分为三波,第一波在空间上仅限于欧洲,第二波则蔓延到欧洲之外,而第三波则涉及全球范围内的现代化,我们所倡导的这种时空划分在科学层面对于理解中欧现代化有着重要意义。同时,在现代化的波次中又因为不同时空和机制的差异而分为几个浪潮。

 

1. 第一波现代化(14921699年)。地理大发现对欧洲最重要的影响是,美洲金银所引发的通胀造成了西欧财富的重新分配,从而让阶级力量对比逐渐向商人和资产阶级倾斜,最终经历不同程度的权力斗争后推动了欧洲的制度变革。我们将地理大发现之后参与大西洋贸易的四个主要西欧国家视作第一批获得“现代化入场券”的国家,它们分别是第一波现代化期间的西班牙、荷兰、法国和英国。而英国借助地理大发现带来的财富发展了其工业基础,在光荣革命之后用代议制和君主立宪来进一步凝聚国内力量和提升生产效率,并在三十年战争、九年战争以及三次英荷战争中击败了西欧的主要对手,成为第一个现代意义的霸权国。

 

2. 第一波半现代化(17001789年)。英国霸权的确立要从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开始,失去西班牙意味着哈布斯堡王朝霸权的终结,英国在这场战争中获得了加拿大等大量海外殖民地,并阻止了路易十四称霸欧洲的图谋。18世纪中期的七年战争使得法国、西班牙、普鲁士和奥地利等国家在战争中背上了沉重的财政负担,为了解决财政危机,同时受到英国工业革命和启蒙运动的影响,这四个国家开始了被后人称为“开明专制”的改革,试图在旧制度的框架下模仿英国的工业化。欧洲各国模仿和追赶英国的尝试多数都以失败而告终,只有普鲁士依靠强大的国家机器和军国主义的制度安排,迅速崛起成为欧洲列强之一。法国的改革曾经是最为接近成功的,但是由于贵族集团的阻挠和支持北美独立战争所造成的财政崩溃,最终改革失败引发了影响深远的法国大革命,自此终结了西欧的旧制度。

 

3. 第二波现代化(17891848年)。法国大革命和之后的拿破仑战争沉重打击了欧洲的旧制度,大革命之后的世界与此前发生了巨大的差异。第二波现代化的重要特征是它开始从欧洲向世界各地扩散。由于空间上的差异,我们需要将第二波现代化分为好几组来研究。第一,由于电气革命带来的交通和通信的便利,欧洲国家制度变迁出现明显的集聚性特征,即在时空上的高度集中。第二,在欧洲之外的殖民地开始尝试推动现代化,而东亚地区仍然相对沉寂。英国治下的殖民地独立或者脱离英国的控制,这些国家经济和制度基础都相对较为完善,最终较顺利地推动了现代化,包括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相反,拉丁美洲殖民地包括阿根廷、墨西哥、智利和巴西等国,在19世纪初期开始脱离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统治而试图自行推进其现代化道路,但这些国家在第二波现代化中也没有获得成功。

 

4. 第二波半现代化(18481945年)。第二波半现代化之后的世界与此前最大的差异就在于,国家制度变迁方向受到整个国际体系的影响,即那些占据优势的国家,可以在全球或地区范围内通过诱导、强制或干预的方式来“同化”中小国家。因此在第二波现代化中,出现了不同于过去的两种特征。一个是在19世纪中后期到一战结束,多民族帝国在遭受西方国家的冲击之后,试图进行改革追赶西方国家的历程,包括中华帝国、俄罗斯帝国、哈布斯堡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它们的改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都遭到失败,这些帝国随后也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崩溃。而日本的现代化是一个相对成功的特例,因为它是单一民族的岛国,具有一定先天优势,应该作为个案而非与中国或印度作为参照。另一个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纳粹德国崛起,一定程度上打断了欧洲国家的现代化历程,欧洲各国也在抵御极端思潮的过程中不断捍卫自身的现代化成果。

 

5. 第三波现代化(1945199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断了所有国家的现代化进程,第三波现代化和第二波的区别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形成的美苏两极格局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彻底划分了势力范围,几乎所有新兴国家的现代化都与两极对抗的战略布局以及意识形态输出密切相关。马歇尔计划实施后,欧洲进一步巩固了经济的先发优势,迅速实现了战后的重建与经济飞速发展。随着冷战后两德统一以及《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订,西欧国家的现代化基本实现。与拉丁美洲经历惨痛的经济失败相比,在东亚,中国、日本、“四小龙”“四小虎”以及其他东亚国家都各自出现过罕见的经济高速增长,探索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国家现代化路径的“东亚奇迹”。

 

6. 第三波半现代化(1991至今)。第三波半现代化同此前的差异在于出现了经济全球化、地区一体化以及互联网的普及。首先,世界范围内开始出现欧洲、北美和东亚三个经济圈,世界政治也开始出现了“更加基于规则”的国际社会。亚太地区开始加入全球贸易体系,开启东盟为核心的一系列地区合作制度历程。但迄今仍然只有日韩以及新加坡基本接近现代发达国家水平,多数国家仍然在艰难探索。其次,经济全球化和信息革命带来的高频率的互动使得各地区的制度变迁节奏变得更快,地理空间范围也更为广泛,例如中东和北非的动荡都不同程度受到了社交媒体网络的影响。此外,东欧、南亚、非洲和南美洲等地区也开始不同程度地推动现代化的进程。再次,体系内力量对比的变化成为当前现代化的重要变量。随着美国相对衰弱和中国的崛起,中国在1992年深化改革和21世纪初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经历了数十年的高速增长,无论是在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还是在援助非洲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中,都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但是多数国家的现代化之路依旧任重道远,即便是中国这样的崛起中大国,要全面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也需要到2035年前后。因此,现代化的研究依然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

2021年07月14日 11:28
736
中华法制文明具有深厚底蕴和独特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