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三)

钱翥

2018年04月11日 12:00

王启涛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8 年第 2 期

四、从天府之国到丝绸之路,是一条宗教之路

唐宋时期天府之国不乏祆教的“身影”,这是丝绸之路商旅民族粟特人的宗教[39]( P. 118),证明粟特人有迁居到蜀地者。粟特商人也是中古时期我国西南地区对外丝绸贸易的主要担当者之一[2]( P. 298)。陈寅恪先生指出: “六朝、隋唐时代蜀汉亦为西胡行贾区域,其地之有西胡人种往来侨庽,自无足怪也。”[40]( P. 314)“蜀汉之地当梁时为西域胡人通商及居留之区域。”[41]( P. 88)萧梁时期是巴蜀粟特人最为活跃的时期,而祆教的故土波斯与南朝的交往也出现在萧梁时期,特别是梁武帝时期,《南史》卷七九《波斯传》、《梁书》卷三《武帝纪》可证,波斯使者进入南朝的路径,陆路经西域、河南道入益州,再沿江东下至建康,这从题为梁元帝萧绎的《职贡图》残卷“波斯国”条题记引释道安《西域诸国志》残文也可以看出。

祆教入蜀,必然随之带来祆教文化,宋张邦基《墨庄漫录》卷四“穆护歌”条载: “苏阴和尚作《穆护歌》,又地理风水家亦有《穆护歌》,皆以六言为句而用侧韵。黄鲁直云: 黔南巴僰间赛神者,皆歌《穆护》,其略云: ‘听唱商人《穆护》,四海五湖曾去。’”[42]( P. 4678 -4679)“穆护歌”为祆教赛神曲,苏阴,黄庭坚作“苏傒”,“知苏傒嘉州人,故作此歌学巴人曲。”[43]( P. 649)此人可能是出自萨珊波斯王朝祆教豪族 Sūrēn 部族,此时已改信佛教,所以称为和尚,可见粟特人在保留和传播固有的民族文化传统的同时,有的已经逐步华化。又检宋黄休复《茅亭客话》卷二“李四郎”条: “李四郎,名 ,字廷仪,其先波斯国人,随僖宗入蜀,授率府率,兄珣有诗名,预宾贡焉。 举止温雅,颇有节行,以鬻香药为业。善弈棋,好摄养,以金丹延驻为务。暮年以炉鼎之费,家无余财,唯道书药囊而已。尝得耳珠先生与青城南六郎书一纸,论淮南王炼秋
石之法。”[22]( P. 411)后蜀何光远《鉴诫录》卷四“斥李珣”条: “宾贡李珣,字德润,本蜀中土生波斯也。少小苦心,屡称宾贡,所吟诗句,往往动人。尹校书鹗者,锦城烟月之士,与李生常为善友。遽因戏
遂嘲之,李生文章扫地而尽,诗曰: 异域从来重武强,李波斯强学文章,假饶折得东堂桂,深恐熏来也不香。”[44]( P. 887)清彭遵泗《蜀故》卷十七“著作”: “梓州李珣有诗名,其先波斯人,事蜀主衍,妹为衍昭仪,亦能词,有‘鸳鸯瓦上忽然声’句。珣秀才预宾贡,国亡不仕,有感慨之音。”[45]( P. 684)李珣著有《琼瑶集》,这位李珣已经华化,颇有儒道风范,但此人精于医药且经营香药生意,撰有《海药本草》,把本族的医药技术发扬光大,而这正是波斯商人和粟特商人的优良传统,这从吐鲁番出土交河郡市估案可以看出。历史上,波斯国在萨珊王朝( 224 -651) 时期,其医学极为发达,公元3 -8世纪波斯是中东地区的医学中心[46]( P. 72)。李珣所撰《海药本草》以记载外来药物为主,对中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虽已亡佚,但李时珍本草纲目多引之。

在宗教方面,丝绸之路对天府之国影响最大的还是佛教。四川大学博物馆藏 1946 年出土于四川邛崃的唐代龙兴寺毗沙门天王单体石刻像,充分证明其受敦煌壁画中的毗沙门天王的影响,而后者又继承了于阗的西域风格[47]。从西域到凉州,僧侣们都喜欢来到天府之国修行,并成为一代高僧,比如释贤护,《高僧传》卷十一《习禅》“晋广汉阎兴寺释贤护”: “释贤护。姓孙。凉州人。来止广汉阎兴寺。常习禅定为业。又善于律行,纤毫无犯。以晋隆安五年卒。临亡,口出五色光明,照满寺内。遗言使烧身。弟子行之。既而支节都尽。唯一指不然。因埋之塔下。”[48]( P. 406 -407)又有释道法,《高僧传》卷十一《习禅》“宋成都释道法”: “释道法。姓曹。燉煌人。弃家入道。专精禅业。亦时行神呪。后游成都。至王休之、费铿之,请为兴乐、香积二寺主。训众有法。常行分卫,不受别请及僧食。乞食所得。常减其分以施虫鸟。每夕辄脱衣露坐,以饴蚊虻,如此者累年。后入定,见弥勒放齐中光,照三途果报。于是深加笃励,常坐不卧。元徽二年于定中灭度。平坐绳床,貌悦恒日。”[48]( P. 420)又有“释法绪”,《高僧传》卷十一《习禅》“晋蜀山石室山释法绪”: “释法绪。
姓混。高昌人。德行清谨,蔬食修禅。后入蜀,于刘师冢间头陀山谷。虎兕不伤。诵《法华》《维摩》《金光明》。常处石室中,且禅且诵。盛夏于室中舍命。七日不臭。尸左侧有香。经旬乃歇。每夕放 光,照 彻 数 里。村 人 即 于 尸 上 为 起 冢 塔焉。”[48]( P. 408 -409)不仅如此,刘宋中叶法献由巴蜀至于阗取经,北魏西行求法之智猛,长住凉州,后入蜀传授禅学,元嘉末寂於成都[20]( P. 373),所以刘宋蜀中禅法之盛,本与丝路有关。

从梁朝以来,成都就是中国的佛教中心之一。西域高昌国等与南朝梁的交通,往往是通过成都。从天府之国北上的高僧在史书上不乏记载,最典型的就是玄奘。《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一载:“是时国基草创,兵甲尚兴,孙、吴之术斯为急务,孔、释之道有所未遑,以故京城未有讲席,法师深以慨然。初,炀帝於东都建四道场,召天下名僧居焉。其徵来者皆一艺之士。是故法将如林。景、脱、基、暹为其称首。末年国乱,供料停绝,多游绵、蜀。知法之众又盛于彼。法师乃启兄曰: ‘此无法事,不可虚度。愿游蜀受业焉。’兄从之。又与经子午谷( “子午谷”,《续高僧传·玄奘传》作“剑阁”) 入汉川。遂逢空、景二法师,皆道场之大德,相见悲喜。停月余,日从之受学,仍相与进向成都( 《玄奘法师行状》作“向成都,途次恒执经随问,北至益州,《摄论》《毘昙》各得一徧。”) 。诸德既萃,大建法筵,於是更听基、暹《摄论》《毘昙》及震法师《迦延》,敬惜寸阴,励精无怠,二三年间,究通诸部。时天下饥乱,唯蜀中丰静,故四方僧投之者众,讲座之下常数百人。法师理智宏才皆出其右,吴、蜀、荆、楚无不知闻,其想望风徽,亦犹古人之钦李、郭矣。法师兄因住成都空慧寺。亦风神朗俊,体状魁杰,有类于父。好内、外学,凡讲《涅槃经》《摄大乘论》《阿毘昙》,兼通《书》《传》,尤善《老》《庄》,为蜀人所慕,总管酂公特所钦重。至于属词谈吐,蕴藉风流,接物诱凡,无愧於弟。若其亭亭独秀,不杂埃尘,游八紘,穷玄理,廓宇宙以为志,继圣达而为心,匡振 纲( 《高丽本》《碛沙本》皆作“颓纲”) ,包挫殊俗,涉风波而意靡倦,对万乘而节逾高者,固兄所不能逮也。然昆季二人懿业清规,芳声雅质,虽庐山兄弟无得加焉。法师年满二十,即以武德五年於成都受具,坐夏学律,五篇七聚之宗,一徧斯得。益部经论研综既穷( 《续高僧传·玄奘传》作“师欲从沙门道深将捐巴蜀”) ,更思入京询问殊旨。”[49]( P. 7 -9)由此可见,天府之国是隋末动乱后长安一流高僧的避难所,唐帝国建立后,蜀地的佛学依然胜过长安,玄奘正是在成都深造,并于成都受具,为最终踏上丝绸之路赴西天取经打下了基础。

敦煌与两蜀在汉译佛典交流方面最为密切的是印刷术。敦煌卷子中有不少佛经方面的四川印刷本,或虽不是四川印刷本,也与四川印刷密切相关。斯 5534《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为: “西川过家珍印本,时天复五年岁次乙丑三月一日写竟,信心受持老人八十有二。”又检斯 5965《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 “西川过家真本,天复二年乙丑十二月廿日,八十二老人手写流传。”斯 5451《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有: “西川过家真印本。”“天祐三年丙寅二月二日,八十三岁老人手自刺血书之。”又伯 2876 亦题有“西川过家真印本”,斯 5669《金刚般波罗蜜经》题记: “西川过家真印本。”“天祐三年丙寅二月三日八十三岁老人刺左手中指出血,以香墨写此引经流传信心人,一无所愿,本性实空,无有愿乐。”斯 5544《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 “西川戈( 过) 家印本。”伯 2094《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跋云: “布衣翟奉达依西川印出本内,抄得分数及其真言,于此经内添之,兼遗漏别也。”伯 3398《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 “西川过家真印本”“大晋天福八年学仕郎阴彦清写。”伯3493《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 “西川过家真印本。”这些印刷品印成于公元 905 年至 950 年间,均在文德元年( 888) 王建在蜀拜永平军节度使之后,故均可视为西蜀文化远被于敦煌,敦煌文化有四川成分的见证[20]( P. 380)。

蜀地与敦煌和西域的文化交流还不止于此,四川大足的民间石刻作品与敦煌千佛洞民间壁画之间有很强的相似性[28]( P. 12)。《宋史》卷四九○《高昌传》记载十世纪晚期北宋使者王延德到回鹘高昌的出使报告: “佛寺五十余区,皆唐朝所赐额。寺中有《大藏经》《唐韵》《玉篇》《经音》等,居民春月多群聚遨乐于其间。”[50]( P. 1412)可见当时回鹘高昌的佛教蓬勃发展,而报告中所言《大藏经》,应是世界上首批《大藏经》,宋太祖开宝四年( 983)开始编纂刻印,至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 983) 完成,历时十二年,计 480 帙,入经 1081 部,5057 卷,这种官刻本被称为开宝藏。这部经典是在四川雕造的,所以又被称为“蜀本大藏经”[51]( P. 158 -173),王延德到高昌是在公元 982 年,说明“开宝藏”尚未在四川最后竣工,就已经在高昌流传了[52]( P. 200),古代西域与丝路同天府之国的文化交流之密切和快捷,如此可见一斑。又据日本僧人宗睿《新书写请来法门等目录》: “西川印子《唐韵》一部五卷,同印子《玉篇》一部三十卷,右录书等,非惟法门,世者所要也。”又请比较宋张邦基《墨庄漫录》卷三: “裴 《传奇》载,成都古仙人吴彩鸾善书小字,尝书《唐韵》鬻之。今蜀中导江迎祥院经藏,世称藏中《佛本行经》六十卷,乃彩鸾所书,亦异物也。今世间所传《唐韵》犹有旋风叶,字画清劲,人家往往有之。”所以,报告中所言《唐韵》《玉篇》也有可能印自四川。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吐鲁番文献合集、校注、语言文字研究及语料库建设”( 17ZDA314) 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王启涛,西南民族大学敦煌吐鲁番文献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 中国古典文献学、敦煌吐鲁番学。四川 成都 610041

]]>

2018年04月11日 10:21
292
李后强:古蜀盆地是樱花的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