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布鲁金斯学会:党派性主导美国民意

胡小文

2018年11月05日 02:01

王悠然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10月29日,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召开研讨会,提出“特朗普驱动的政治极化反映了美国人对国家未来的看法分歧”(Trump-driven polarization reflects divergent views of America’s future)。会上,美国独立研究机构公共宗教研究所(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发布报告《党派极化主导特朗普执政时代:2018年美国价值观调查结果》(Partisan Polarization Dominates Trump Era: Findings from the 2018 American Values Survey)。该研究所首席执行官罗伯特·P. 琼斯(Robert P. Jones)等与会专家就报告重点内容展开讨论。此次调查是公共宗教研究所于今年9月17日至10月1日针对随机抽取的2509名美国成年人开展的,旨在了解公众对政治选举、总统本人的政治行为、移民政策、种族平等、反性骚扰运动等当前热点问题的看法。

  民众对总统不满

  当地时间11月6日,美国将举行2018年中期选举,中期选举被视为下一届总统选举的风向标。根据调查结果来看,受访者对总统特朗普的看法趋向负面。69%的人称特朗普损害了美国总统一职的尊严;69%的人称希望特朗普的言行与历届美国总统趋于一致;58%的人不赞同特朗普在美国总统这个职位上的所作所为;54%的人称特朗普的行为鼓动了白人优越主义。不认可特朗普的工作表现且无论他做什么都不会支持他的人占了46%;仅有14%的人对其表示支持;另有40%的人持观望态度。在有党派的受访者中,78%的民主党人坚决表示不支持特朗普,目前不欣赏特朗普但仍抱有期待的占12%;37%的共和党人坚决拥护特朗普,另有51%的人表示目前欣赏特朗普但未来有可能改变态度;77%的民主党人、44%的独立派、11%的共和党人认为应弹劾特朗普,与特朗普执政初期相比这三个比例都在升高(当时为58%、27%、4%)。此外,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女性对特朗普的支持度都低于男性。

  两党民意差距显著

  至于“为本届中期选举投票时,对你而言第一或第二重要的议题”的调查结果,受访者关注问题的先后顺序分别是医疗卫生费用(40%)、国家经济(34%)、贫富差距(27%)、移民政策(25%)、枪支政策(19%)、国家安全(18%)、种族不平等(14%)。其中,民主党人最关心的是医疗卫生费用(41%)和贫富差距(39%);共和党人最关心的是国家经济(44%)、国家安全(40%)、移民政策(36%)。两党受访者对国家安全和贫富差距两个议题的重视度差距高达31%,对国家经济和移民政策的重视度差距在20%左右。

  在对政府和政党的态度上,首先,69%的受访者认为选举更多来自工薪阶层的人担任官员会让美国更好,持反对意见的仅有5%;认为选举更多女性、更多少数族裔人口担任公职会让美国更好的受访者均占半数左右。此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意见再次出现巨大分歧。例如,认为应选举更多女性的民主党人占72%,共和党人占26%;认为应选举更多少数族裔人口的民主党人占61%,共和党人占22%;认为应选举更多非宗教信仰者的民主党人占37%,共和党人占10%。其次,公众对民主党的好感更多。48%的受访者对民主党持正面看法,33%对共和党持正面看法;61%对共和党持负面看法,46%对民主党持负面看法。两党中均有近90%的人对对方政党持负面看法,50%以上的人对对方政党的看法非常负面。

  特朗普出任总统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大力收紧移民政策,屡屡掀起舆论热潮,两党在移民问题上的态度也是两极分化的。接受访问的共和党人中86%赞成建立以技能、受教育水平、英语水平为基础的“择优”型移民审批制度,82%赞成暂时禁止来自某些伊斯兰国家的人进入美国,80%支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建立隔离墙,78%支持通过法律更严格地限制进入美国的合法移民人数,63%支持通过法律禁止难民进入美国,这几个比例在民主党人中分别为50%、30%、19%、36%、23%。总体来说,美国人对外来移民的态度以正面为主。85%左右的受访者称,“勤劳”“拥有强烈的家庭观念”是对移民人口的非常准确或较为准确的描述,56%的受访者称移民人口在努力学英语,但也有49%的受访者称移民占用了更多的社会服务资源、增加了当地社区的负担,39%的受访者称移民导致当地犯罪率上升;认为移民没有努力学英语、增加当地负担、导致当地犯罪率升高的共和党人比例,比民主党人高出近40%。

  共和党成为白人身份政治代表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政治记者阿斯玛·哈利德(Asma Khalid)说,2016年大选期间,美国政治新闻圈纷纷探讨,特朗普究竟是在偏离共和党传统路线还是从整体上改变。从此次调查以及她在过去两年的观察来看,后一种描述更加贴切,共和党目前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就是一个典型表现。特朗普对共和党产生影响的一个关键途径是白人身份政治,这在2016年大选后立刻体现出来。在当时的票站调查(设在投票站点出口,询问刚投过票的人的实际投票对象)中,约2/3的共和党人称移民问题是影响自己投票决定的重要因素,有这种想法的民主党人大概只有1/3;将移民政策视为自己本届中期选举投票首要考虑议题的民主党人仅有18%,这一比例仅为共和党人的一半。另外,对国家经济的看法在很多时候成为党派性的间接指示器。2016年大选前一个月的民调显示,许多民主党人感到国家经济状况良好,而共和党人普遍不认同;2017年春天的民调则呈现相反的结果,尽管那几个月里美国经济形势并无显著变化。可见,有时我们无法基于客观事实来判断选民的感受,虽然大家都同意使用消费者价格指数、股票指数等指标来衡量经济,对这些指标的解读却不同。

  布鲁金斯学会政治治理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美国乔治城大学麦考特公共政策学院教授小尤金·约瑟夫·迪昂(Eugene Joseph Dionne Jr.)强调了这次调查中令他印象深刻的几项发现。例如,在美国历史上,枪支议题一向更受共和党人和政治保守派重视,而此次调查中民主党人更关心枪支议题,这可能与今年2月14日佛罗里达州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后,美国多地举行的反枪支暴力游行有关。又如,共和党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一个白人身份政党,对人口和文化变化格外警惕。80%的民主党人和67%的独立派认为,美国非白人人口增长是一个积极的变化。只有36%的共和党人这样看待;73%的民主党人认为近年来的警察枪杀未持械非裔青年事件,是警务部门不公正对待非裔美国人这一普遍现象的缩影,77%的共和党人认为这些只是独立事件。76%的共和党人和39%的民主党人称应该保护美国生活方式免受外来影响,64%的共和党人和37%的民主党人称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文化和生活方式总体上变得更糟糕。迪昂说,特朗普上台前共和党已经走在这条路上,特朗普看到了共和党的走向并为相应主张发声。琼斯谈到,就族裔和宗教身份而言,过去10年里共和党人的身份构成基本没有改变,但与民主党人的差距正在扩大——共和党人中,白人基督徒的比例仅从80%降至70%,民主党人中白人基督徒的比例从50%降至30%。

  美国马里兰大学美国研究系教授贾内尔·黄(Janelle Wong)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虽然现有的大部分民调没有将亚裔美国人单独列为考察对象,但随着亚裔人口快速增长,媒体、政界、学术界将越来越多地关注该群体在重大社会议题上的看法和诉求。贾内尔·黄和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政治学与公共政策教授卡西克·拉马克里希南(Karthick Ramakrishnan)等人合作了一个项目,专门收集和分析针对亚裔美国人与太平洋岛民的人口学调查数据和政策研究成果。根据他们的研究,过去15年里亚裔美国人的政治立场明显向民主党倾斜,对民主党竞选人的支持度持续上升。不过,亚裔美国人最关心的议题并非移民政策与教育,而是医疗改革;他们拥护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即“奥巴马医改计划”)、强烈支持枪支管控严格化以及环保政策法规。


]]>

2018年11月05日 10:01
243
澳大利亚该如何修复对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