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绿色欧洲”:时移势易,雄心安在

胡小文

2024年02月27日 01:41

光明日报

位于比利时的欧洲第二大港口安特卫普-布鲁日港2023年12月12日在其网站上发布新闻公报说,一艘氢动力拖船已准备好在安特卫普港区正式投入运营,这一突破性进展对该港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至关重要。新华社发


1月19日,人们参观德国柏林国际绿色周的一处果蔬展台。新华社发


【记者连线】 

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紧迫挑战中,欧盟一直自认为走在世界前列,推出了雄心勃勃的“绿色欧洲”计划。不过,这一努力当前正遭遇重重阻力。多方面的利益冲突、政治挑战以及即将到来的欧洲议会选举,都考验着欧盟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与能力。

碳中和任务艰巨

欧盟委员会2月初发布“2040年气候目标”,承诺相比1990年减少90%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此举将确保欧洲进一步履行《欧洲绿色协议》中的承诺,按计划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因而,该气候目标被外界视为欧盟重申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

欧盟始终视碳中和目标为《欧洲绿色协议》的核心。该协议在欧洲有法律约束力,涵盖清洁能源、可持续交通、农业改革、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循环经济等多个领域。为了配合该协议,欧盟提出了“从农场到餐桌”战略、“可持续欧洲投资计划”、《欧洲气候法》等一系列配套措施。基于2050年碳中和目标,欧委会在2021年推出“Fit for 55”一揽子计划,旨在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5%,并详细列出了实施举措。这些计划和举措共同构成了欧盟应对气候变化和推动绿色增长的综合策略。

“绿色欧洲”也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此前的一大政策目标。冯德莱恩曾表示:“欧盟希望成为发展气候友好型经济模式的先驱,《欧洲绿色协议》将成为指导欧洲经济的新的发展战略。”

但是,欧洲的环境学者们对欧盟能否实现其雄心并不确定。欧盟气候变化科学咨询委员会由15名顶级气候专家组成,负责为欧盟提供政策建议。今年1月,该委员会在对当前欧盟绿色计划的评估报告中提到,“现在‘Fit for 55’一揽子计划的实施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盟各个国家的行动。距离2030年只剩下6年时间,委员会紧急呼吁各国政府切实加强和实施国家能源和气候计划,确保到2030年欧盟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55%或更多”。

今年年初,欧委会也在一份类似的评估报告中表示,为了实现2030年气候目标,欧洲减排的步伐仍需加快,并且要完成过去10年平均年减排量的近三倍。报告指出,建筑和交通运输领域的脱碳步伐仍然缓慢,甚至朝着相反方向发展,需要最大幅度的减排。与此同时,土地利用和林业部门的行动至关重要。从过去30年的发展来看,农业实现减排是可实现的,但近年来却缺乏实质性进展,欧洲农业需要进一步实现转变。

农民很不满意

实际上,欧洲的农业要想实现减排,并不容易。今年以来,已有12个欧盟国家的农业从业者举行了示威游行。欧洲各国农民开着拖拉机和卡车来到大城市,阻拦交通并举行集会,表达他们对欧盟绿色环保计划的不满。

在法国,农民对绿色规则、税收负担以及来自国外的不公平竞争表示不满。法国农业生产者全国工会联合会负责人表示,目前的情况是绿色规则等政策让农民的期望受到损害,欧洲农业的竞争力明显减弱。法国政府对农民的一些要求作出了让步,包括放弃逐步取消农用柴油补贴的计划,以及为葡萄酒生产者提供额外的2.3亿欧元援助。

荷兰的农民抗议主要集中在减少氮排放的规定上。荷兰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之一,该国一半的氮排放是由农业产生的。该国政府提出的减排措施包括买断和关闭一些畜牧场,农民因此感到被不公平对待。此前,荷兰农民的抗议活动促成了右翼政党“农民-公民运动”的成立,该党2023年赢得了省级选举,后成为荷兰参议院席位最多的政党。

德国的农民则对政府逐步取消燃油补贴的计划表示不满。这些补贴平均每年能为每户农民节省高达3000欧元的费用。德国农民认为,如果要支持绿色、非转基因农业,就需要提供补贴,或至少对他们生产的食品进行公平定价。

为什么农民对欧盟的绿色计划如此不满?欧盟的评估以及欧洲气候变化科学咨询委员会的报告中都提到类似的观点:如果欧洲要实现碳中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是不可避免的。很多专家表示,低碳意味着欧洲人的饮食习惯需要转变。目前农场动物仍然是欧盟甲烷排放的主要来源,而甲烷是全球变暖的第二大驱动因素,因此减少对肉类和奶制品的需求,可以直接降低排放量。

欧盟以及欧洲各国政府采取了各种措施推动人们更多选择植物性膳食。有环保组织建议未来在肉类食品包装上加上排放标签,就像标注营养或者热量成分一样。也有环保人士建议在此基础上通过价格来改变欧洲居民的消费,比如,人造肉香肠因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更低而比真肉便宜。但是对于农民来说,这种转变意味着一场农业革命,农民的收入也将受到严重影响。此外,欧洲农民还被迫大幅减少不环保的氮肥的使用,因此需要改变农业种植方法以保持农作物产量稳定,这使得生产成本大幅提高。

面对接连不断的农民抗议,欧委会只能先作出妥协。欧委会曾在“2040年气候目标”提案的早期草案中提及,欧洲农业需要将甲烷和一氧化二氮排放量减少30%,并呼吁减少肉类或奶制品的消费,以及削减化石燃料补贴。然而在最终发布的版本中,这些内容都被删除,留下的是关于农业对欧洲粮食安全必要性的论述,以及呼吁欧洲农业为减排作出积极贡献等不痛不痒的话语。

选举氛围变了

欧委会的妥协不仅是为了应对当前的农民抗议,也是为了顾及今年即将到来的欧洲议会选举。本届欧洲议会议员是在“环保少女”格蕾塔·通贝里发起的“青年游行”最高潮时选出的,当时的舆论氛围将气候变化推向了政治主流,甚至推动了绿党在整个欧洲大陆的发展壮大。迫于应对全球变暖的舆论压力,冯德莱恩上任后推出了《欧洲绿色协议》,宣称这是欧盟的“登月时刻”。

然而就在2月19日,冯德莱恩在讲话中又承认,自从她第一次进入欧盟委员会总部伯莱蒙特大楼以来,形势发生了很多变化,“当今世界与2019年完全不同”。绿党在民调中的支持率有所下降。欧洲人现在更担心经济和地缘政治不稳定、移民、生活成本上升以及俄乌冲突,而不是气候变化。

冯德莱恩所在的欧洲议会党团欧洲人民党也是暂停环境立法的最坚定倡导者。作为欧洲议会中最大的政治团体,欧洲人民党对欧盟提出的2040年削减90%温室气体排放的计划表示强烈不满。欧洲人民党的议员们质疑欧盟委员会为何在当前抗议活动频发和欧盟选举即将到来之际提出这一目标。他们认为,这一目标可能加剧农民的抗议,并被极右派政党利用,从而对商业和农村社区造成破坏性影响。尽管欧盟气候法律要求欧盟委员会在联合国气候行动评估完成6个月内提出2040年气候目标,但该党派的成员仍然质疑目标的必要性,并呼吁实现更加现实和亲商业的绿色议程。

与此同时,来自右翼的党团自然不会放弃在选举来临前利用这一矛盾来拉拢选民的机会。来自右翼党团“身份与民主”的丹麦欧洲议会议员安德斯·维斯蒂森日前在欧洲议会上直接表示,“你们还没有意识到吗?这项气候政策已经失控。在大街上,从巴黎到柏林,从罗马到华沙,农民、工人、养老金领取者都在抗议这种怪诞的气候政策。”“身份与民主”甚至提出了一项并不具备实际效力的提案,要求废除《欧洲绿色协议》。

2月19日,冯德莱恩宣布,希望竞选连任欧委会主席职位,但是很多欧洲议员都在她当天的演讲中看出了一些端倪——如果她继续担任欧委会主席,那么她的第二个任期将聚焦竞争力和防务,这或许意味着欧洲的绿色计划会作出更多妥协。


]]>

2024年02月27日 09:43
367
“连续性”或成为印尼未来政策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