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美国旨在打压伊朗拉拢以色列

胡小文

2019年04月12日 02:39

蒋真 孙蓓婷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9年3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发文称,52年过去了,现在是美国完全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的时候了,这对以色列国家和地区稳定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当地时间3月25日,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会面时正式签署公告予以公开承认。美国当下高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原因何在?这一举动又将对中东地区产生什么影响?

戈兰高地问题由来已久

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位于叙利亚西南部,约旦河谷地东侧,西部与以色列接壤,总面积为1800平方公里。戈兰高地地势较高于四周,从此处可以俯瞰以色列和叙利亚,且素有中东地区“水塔”之称,以色列40%的用水依靠戈兰高地供给。正是由于其重要的地缘位置和水资源,戈兰高地一直是叙利亚和以色列长期冲突的关键点,在某种程度上是中东的另一个火药桶。

1941年,叙利亚脱离法国统治宣布独立,拥有南戈兰高地主权。1948年,英国结束对巴勒斯坦委任统治后,以色列国成立。建国第二天以色列便与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发生战事,即“第一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军队入侵了戈兰高地。停战后两国针对停火线的划分矛盾难以调和,数次发生争夺驻军领土冲突,叙以边境不断发生袭击和炮击事件,形势更加紧张。1967年,“六五战争”(第三次中东战争)打响,以色列占领了加沙地带和西奈半岛、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旧城以及叙利亚所控的戈兰高地近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自此以色列便控制了2/3的戈兰高地。失败的叙利亚并不甘心,联合埃及等国试图夺回属于自己的戈兰高地部分。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经历多次失败的阿拉伯世界在这次战争中找回了自己的尊严,叙利亚收复了戈兰高地的部分领土。此后对于戈兰高地归属问题,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一直存在纠纷。

戈兰高地关键的战略位置和资源条件使它在几次中东战争中数次易主,该地生活的民众们也随着土地归属的不断转移而被迫流离失所,造成了大批难民的出现,影响着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牵动着中东各国的神经。

美国欲借此进一步拉拢以色列

美国此次一意孤行地承认戈兰高地归属以色列,其背后可能是出于以下几点考虑。

首先是联合以色列打压伊朗的战略需求。特朗普在公告中称,伊朗和真主党等组织在叙利亚试图以戈兰高地为基地对以色列发动袭击。自美伊交恶以来,美国便视伊朗为眼中钉并试图颠覆伊朗伊斯兰政权。在叙利亚危机中,伊朗大力支持巴沙尔政府。巴沙尔访问伊朗时,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更是不避讳地称赞巴沙尔是强化伊朗、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之间关系的“英雄”,并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把帮助叙利亚政府和国家视为对抵抗以色列的支持,伊朗为自己的行为深感骄傲”。而美国的盟友们则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自新一轮制裁以来,伊朗一直持强硬不妥协的态度,还威胁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阻断石油的运输,誓与美国对抗到底。另外,哈梅内伊回应“伊朗问题峰会”时称,“伊朗也应讨论在叙利亚问题上对以色列动用导弹的可能性”。伊朗不断在霍尔木兹海峡举行军事演习,试射了多种类型的导弹,这一系列行动使得美国极为恼火。实质上,特朗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这一举动在某种程度上是要打击伊朗声势,进一步遏制伊朗。

其次是受到了国内犹太院外集团的影响。特朗普对以色列的支持与美国的犹太院外集团有着重要的联系。在美国众多的院外集团中,犹太院外集团是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与其他的利益集团相比,犹太利益集团更加关心美国的外交政策,更加具有政治参与意识,对于美国外交政策特别是对以色列政策上立场和态度相当一致,并且组织机构更加严谨、运作机制更加有效率、掌握和操纵着更多的社会资源。自罗斯福总统任内,以色列犹太人便开始进入美国政坛,在两大政党内的角色日渐显著。克林顿政府中有6名犹太人担任国务卿、国防部长等职位,今天的特朗普政府团队中的犹太精英人数则更多。如白宫高级顾问、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的资助者之一。AIPAC正是公认的对美国对外政策影响最大的院外集团,库什纳亦曾多次向特朗普建言改善和犹太人的关系。特朗普称美以关系牢固,早有此意,必须帮助以色列更好地捍卫国家安全。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先是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继而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对其实行史上最严厉的制裁,都受到了国内犹太院外集团的影响。

中东和平再次蒙上阴影

美国单方承认戈兰高地归入以色列领土,无疑给国际社会制造了新的麻烦,给中东和平再次蒙上了一层阴影。

首先,叙以矛盾加剧。历史上犹太人经历了三次大离散,终于在1948年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家园,但又受到阿拉伯世界的反对,天生缺乏安全感,而戈兰高地则恰好充当了以色列防御与威胁叙利亚政权的天然屏障。因此,无论是从国家安全考虑还是从水资源获取方面来讲,以色列都有占领戈兰高地的足够动机。戈兰高地被称为中东地区的“眼睛”,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只有60公里,从叙利亚独立的那天起,在叙利亚人眼中戈兰高地便是完整领土的必要部分,以色列是非法侵占。对于美国的行为,叙利亚外交部立即斥责美国的决定并坚决反对,称这是对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公然侵犯。戈兰高地问题一直以来是叙以两国争论的核心,美国此举无疑将两国间长期以来的矛盾再次推到风口,叙以敌对情绪加剧。

其次,中东和平进程受阻。1992年在中东和平进程取得喜人成绩的时候,俄罗斯提出以色列从戈兰高地撤军的要求,并建议将该地分别划分由联合国、叙利亚和以色列管辖。而叙利亚对这种暂时性解决方案表示不满,认为“只要有一寸阿拉伯领土置于以色列的占领下,就不可能在阿以间实现真正的和平”。从此,戈兰高地问题便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东和平进程的走向。美国公告发布的第三天,加沙地带便发生了大规模游行。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边境地区同以军发生冲突,随后以色列发射数枚导弹对巴勒斯坦民众进行报复。美国对戈兰高地归属的决定,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叙利亚和阿拉伯世界的伤害,使得多年来的中东和平进程再次受阻。

最后,美国形象受损。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以来的举动一直让世人惊讶,美国先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现在特朗普政府又单方承认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领土,还声称为了履行该决定,将重新绘制地图。美国的这一行径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阿盟秘书长盖特称,特朗普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违背,联合国第497号决议明确表示“以色列将其法律、管辖权和行政机构强加于戈兰高地的决定是完全无效的,不具国际法律效力”,戈兰高地为叙利亚被占领土地的事实不会发生改变。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称,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无视国际法准则和安理会决议。3月26日,比利时、法国、德国、波兰和英国五个来自欧洲的安理会理事国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不承认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的一部分。声明重申,五国在戈兰高地归属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并表示,根据国际法和安理会相关决议,不承认以色列对自1967年6月以来所占领领土的主权,其中包括戈兰高地的主权,认为这些领土不是以色列领土的一部分。由此可见,此举令美国的国际形象和信誉在世人心中大打折扣。

 

蒋真,孙蓓婷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硕士研究生。


]]>

2019年04月12日 10:40
1713
中欧关系进入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