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突厥语国家加速一体化进程

胡小文

2021年11月18日 02:03

光明日报驻安卡拉记者 冯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又名突厥委员会)第八次首脑峰会日前在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举行,会后发布的公告称该组织正式更名为“突厥国家组织”。这被外界视为突厥语国家一体化进程加速的重要标志,引起各方关注。

参加此次峰会的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和突厥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姆列耶夫。突厥国家组织荣誉主席、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会议上发表视频演讲。

土耳其欲扛起突厥世界大旗

实际上,突厥语国家结盟并不是新鲜事。早在2009年10月,土耳其、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第九次突厥语国家首脑峰会上签署协议,成立了突厥委员会。这些国家在地理上相近,且具有相似的语言、文化、宗教和历史背景。今年3月底,突厥委员会秘书长、哈萨克斯坦的阿姆列耶夫在突厥委员会非正式首脑峰会前夕表示,“突厥委员会的目标是组建突厥世界的联合国家。”

此次突厥委员会首脑峰会备受关注。阿塞拜疆自2019年起担任该组织主席国,2020年9月,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爆发纳卡冲突,阿塞拜疆获得了土耳其的军事指导以及无人机等武器装备帮助。土耳其外交政策研究院院长侯赛因·巴哲表示,“阿塞拜疆在担任突厥委员会主席国期间取得了纳卡冲突大捷,对地区形势造成了重大影响,鼓舞了突厥世界的士气,为突厥世界一体化奠定了民意基础,为今年突厥委员会首脑会议的成功举办作出铺垫。如今,土耳其继任突厥委员会轮值主席国,将继续发扬在纳卡冲突中体现出来的斗志,更好地领导整个突厥世界。”

长期以来,土耳其以奥斯曼帝国继承者自居,自视为突厥世界大国,推行“新奥斯曼主义”政策,欲在突厥国家中树立大国形象、承担大国责任,成为突厥世界的领袖。

峰会涉及一体化诸多议题

此次突厥委员会首脑峰会讨论了众多议题,发布了一则包含121项条款的公告,归纳起来可以分为以下内容。

一是阐述突厥国家组织的未来规划。通过了由该组织荣誉主席纳扎尔巴耶夫提出的“突厥世界2040年愿景”,并制定了“2022—2026突厥国家组织战略路线图”。会议还同意将突厥国家组织秘书处设立在伊斯坦布尔。

此外,接纳土库曼斯坦以观察员国身份加入该组织,表达未来继续扩大在突厥世界影响力的意愿,这也是此次会议的一大引人关注之处。土库曼斯坦是一个国际社会承认的“永久中立国”,此前从未加入任何国际组织,此次以观察员国身份加入突厥国家组织,对该国和突厥国家组织而言都不同寻常。

二是表明对涉及自身的地区问题的态度。会议公告称,“庆祝阿塞拜疆对亚美尼亚‘44天国家战役’的胜利,支持阿亚双方关系正常化。期待在塞浦路斯问题上找到公正的解决方案,满足塞浦路斯突厥人的基本和平等权利。支持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为解决边境问题、提高互信和避免冲突而采取必要措施。”需要注意的是,塔吉克斯坦是中亚五国中唯一主体民族非突厥族系的国家。

三是发布成员国在各领域的合作项目。在经济合作方面,成立“突厥贸易机构”(TTE)以促进成员国、观察员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签署《突厥国家组织成员国间国际混合货运运输协议》,推动跨里海“中间走廊”国际合作项目,简化成员国之间的口岸通关流程。推动“突厥委员会现代丝绸之路统一旅游项目”,刺激当地旅游业发展。会议还公布了文化、教育、媒体等方面的各种事项和规划。

事态引发俄罗斯担忧

此次峰会为突厥国家一体化进程按下加速键。土耳其最大通讯社——阿纳多卢通讯社11月13日发表题为《突厥世界一体化启程》的社论称,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第八次首脑峰会对于突厥世界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土耳其博佐克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佐尔卢对阿纳多卢通讯社表示,“此次峰会具有三个重要意义。一是扩大了突厥世界合作的范围,随着匈牙利和土库曼斯坦的加入,各突厥国家已经正式聚集到了一起。二是由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更名为突厥国家组织,有利于所有成员国形成一个共同的‘突厥’概念和意志,并为未来描绘蓝图。三是强调了乌拉尔-阿尔泰语系国家都可以加入该组织,为蒙古、塔吉克斯坦甚至日本和韩国的加入提供了依据。此次会议的公告就像一份宣言一样重要。”

突厥国家的一体化进程让俄罗斯感到极度不安。美国《欧亚评论》杂志发文称,包括哈萨克斯坦在内的中亚多国都是由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国,中亚是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俄罗斯直到此次峰会前夕仍在施压哈萨克斯坦,以避免哈萨克斯坦彻底投入土耳其阵营。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将成为俄罗斯和土耳其争夺的国家,俄土两国的竞争和冲突将更加激烈。


]]>

2021年11月18日 09:58
289
东南亚国家努力推动旅游业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