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芬兰:曾经的幼教楷模面临新的困扰

胡小文

2023年11月27日 03:00

邓宇飞
光明日报

近期,芬兰幼儿教育教师短缺问题引起社会关注。芬兰一直被认为是全球幼教质量最高的国家之一,许多国家将芬兰视为学习和借鉴的楷模,以改善本国的幼教系统。然而,如今芬兰幼儿园教师不足明显,许多芬兰家长担忧孩子在教育起步阶段就面临很多问题。

幼师不足,大城市尤为明显

今年上半年,芬兰六大城市联合呼吁政府采取措施解决幼教人才短缺的问题。根据这六个城市发布的报告,目前缺少2600多名幼教教师和相关社会工作者。但许多人担心,到2030年,幼师短缺的情况仍将进一步恶化。

相关统计显示,到2030年,芬兰需要再增9000多名拥有高等教育学位的幼教专业人员。届时,至少三分之二的幼儿园工作人员必须具备幼教教师或社会工作者资格,其中至少一半必须是早期教育教师。目前,首都赫尔辛基缺少1300多名合格的幼师。《赫尔辛基日报》最新调查显示,目前大约有1000个幼师职位是由未经教师培训的护工临时填补的。

埃斯波市和万塔市目前也面临约1000个幼师岗位空缺的问题。在万塔市幼儿园,人手短缺的情况不容乐观。目前,56%的幼师职位由正式合格的教师担任,但仍有几乎一半的幼师是非教育专业人员。万塔市幼教负责人米科·迈凯莱表示:“很多幼儿园很困难,我们希望政府承诺的幼师培训计划能够尽快实现。”迈凯莱认为,薪资水平较低和工作条件恶劣是幼师不足的主要原因,不过近年来万塔市为幼师加薪的举措已经开始产生效果。

一些幼儿园管理人员表示,未来几年,芬兰的师资短缺问题可能会进一步凸显,对幼师和特殊教育教师的需求会尤为迫切,因为许多幼师将到退休年龄。在赫尔辛基,尽管幼儿园入园儿童数量正在增加,但截至今年9月,每个空缺幼师岗位的申请人数平均还不到1人。

讲流利芬兰语,很多幼师做不到

近期,芬兰媒体进行了一系列对幼师不足等问题的采访。采访中,一些家长或幼教工作者对很多临时填补幼师职位的护工不能流利讲芬兰语很是担忧。

一位采访对象表示:“保证儿童的基本安全需要看护人理解孩子的语言。否则,孩子会得不到帮助或不被注意。在一个讲芬兰语的幼儿园,大人就不应说另一种语言。如果目标是教移民儿童讲芬兰语,那么大人就需要正确地讲芬兰语,否则就会有问题。”

一位家长在采访中表示:“我们把两岁的双胞胎送到赫尔辛基的一所幼儿园,那里只有一个成年人的母语是芬兰语,这让我们非常震惊。六天后,我们不得不让孩子在家受教育,因为在安抚小孩子方面,拥抱和交谈是最重要的。”另一位接受采访的家长也表示:“在我孩子的幼儿园,几乎所有员工的母语都不是芬兰语。自从上幼儿园后,孩子的芬兰语表达能力就下降了。”

根据芬兰《幼儿教育法》,孩子必须接受芬兰语或瑞典语的幼教。这两种语言是芬兰的官方语言。但现实是,幼儿园护工人员的语言水平能够满足日常生活即可,他们并不需要特别的语言测试或语言技能证书。掌握芬兰语的幼师难以满足需求。

想有更多幼师,需要更多投入

不少芬兰民众都认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解决幼师短缺问题,城市将难以为所有孩子提供高质量的幼教。芬兰幼儿园的管理层希望,芬兰政府与各市政府一道评估现状、采取措施,加大教育投资,增加幼师培训数量,以满足城市不断增长的幼教需求。

芬兰幼儿园老师通常需要接受系统性培训,以具备必要的教育和专业知识。芬兰大多数幼儿园老师都拥有大学学历,并取得教育学、早期教育学或相关领域的学位。幼儿园老师还需要完成一些专门的培训课程,如教育理论、儿童心理学、早期教育方法等。芬兰的幼教注重培养儿童的社交和情感表达技能,鼓励老师采用灵活的教学方法,以适应不同儿童的学习能力和发展水平。因此,幼儿园老师的培训往往还包括儿童发展、情感支持和社交技能培养。

芬兰政府也曾注意到幼教师资短缺的问题。2022年10月,时任芬兰科学文化部长佩特里·洪科宁召集幼教专业人士开会,讨论如何改善这一问题。赫尔辛基市长尤哈纳·瓦尔蒂艾宁呼吁立即在全国范围内采取措施,加强幼教培训。“教育文化部应集中资源加强培训。我们无法雇用额外的员工,因为根本就没有受过充分培训的人员可供雇用。”芬兰政府计划通过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幼教质量来增强幼教职业的吸引力,计划每年至少培训1400名新的幼师。

芬兰幼儿教育教师协会主席安妮塔·帕卡宁表示,在幼教师资问题最突出的赫尔辛基市,幼师的工资涨幅并没有在该市2023年薪酬发展计划中得到足够的体现。该协会认为,目前芬兰幼师的工资水平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而且幼师的工资也比其他教师低。解决幼师短缺的可持续办法是,增加培训数量,让幼师职业能够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提高幼师工资的竞争力。长期以来,对幼儿教育的资金投入太少,这种现象必须立即纠正,才能确保幼儿教育的长期发展。


]]>

2023年11月27日 11:01
491
坚定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