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不卖就禁”凸显美霸凌行径

胡小文

2024年03月15日 01:30

杨逸夫
光明日报

美国华盛顿国会大厦。新华社发


【特别关注】 

3月13日,美国众议院以352比65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了一项跨党派法案,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剥离对旗下海外短视频应用TikTok的控制权,否则TikTok将被禁止进入美国的手机应用商店和网络托管平台。这部“保护美国人免受外国对手控制应用程序法案”的支持者声称,TikTok母公司位于中国,因此可能会“被用来影响美国舆论或监控美国人的个人信息”,“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该法案下一步将提交参议院审议。

从本月5日两党议员抛出该法案,到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7日表决通过,再到13日众议院投票通过,这份备受争议并可能产生深远影响的法案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得到推进,不禁让人们咋舌。TikTok公司在声明中表示,法案推进的过程是秘密的,其发起者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希望在美国完全禁止该软件。

“一个漫长过程的开端”

“我们希望参议院能考虑事实,听取选民的意见,并意识到此举对美国经济、700万家小企业和1.7亿使用我们服务的美国人的影响。”TikTok方面表示,众议院的投票“只是一个漫长过程的开端,并不是终点”,公司将继续游说参议院,并鼓励用户与参议员取得联系,以保护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

据美媒分析,尽管白宫希望参议院迅速采取行动,美国总统拜登也表示若法案获通过将签署成法,但行动缓慢的参议院可能会延缓法案的通过。目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尚未承诺将其提上议事日程,并称将先与相关委员会领导协商,兰德·保罗等参议员也曾公开表示反对该法案。

TikTok并非首次面临类似困境。自2017年字节跳动公司推出抖音国际版TikTok并于次年与Musical.ly合并以来,TikTok的下载量迅速超过了脸书、优兔等美国社交软件,在2020年7月至2022年7月的两年间,月活跃用户增长了45%。2023年,TikTok为美国GDP贡献了242亿美元。也正是平台的快速发展,引起了美国政客的关注,他们开始批评平台具有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且可能导致年轻用户的心理健康问题等。

2020年8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称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在90天内剥离TikTok在美国运营的所有权益,后被美国法院推翻;2023年5月,蒙大拿州曾发布禁令禁止在该州区域内下载TikTok软件,随后禁令因可能违宪而被联邦法官阻止。在美国针对中国企业泛化“国家安全”概念的背景下,截至2023年,美国至少有34个州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至少有50所大学禁止使用校园无线网络和校园电脑登录TikTok。

针对美方的打压和指控,TikTok方面多年来一直与美国政府审查小组、外国投资委员会进行会谈,商讨美国政府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并多次驳斥将用户数据提供给中国政府的谣言。在去年3月和今年1月的国会听证会上,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就所谓“与中国的关系”接受了一系列过分的质询,被美议员逼着多次回答国籍相关问题。周受资在听证会上重申,该公司2022年7月开始推进“得克萨斯计划”,将美国用户的数据存储在总部位于得克萨斯州的软件巨头甲骨文运营的国内服务器上,并将通过一套复杂机制确保其得到有效监管。他还表示,今年将在内容的安全审核业务上投入20亿美元。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法案是自特朗普政府2020年试图封禁TikTok未果之后“势头最猛烈的一次打压”。若法案最终得以签署成法,TikTok方面仍可采取与此前在蒙大拿州相同的手段,起诉该法案违宪。但与过去不同的是,此次国会试图以立法形式达成目标,诉其违宪需联邦最高法院审理,上诉的难度更高且有可能被长期拖延。

法案背后的争论

当下,“TikTok剥离法案”已成为当前美国社会最热门的议题。民众争论的一个焦点在于,该法案将赋予美国总统新的权力,令其可认定年活跃用户超过100万的社交媒体软件是否受到所谓“外国对手的控制”,并构成“国家安全风险”。这一权力的行使如果成为现实,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方便美国政府打压更多中国企业。包括美知名科技企业家埃隆·马斯克在内的反对者认为,该法案并不只是针对所谓的“外国对手”,也将为政府管控美国社交媒体平台首开先例。在反对声音中,保守派共和党人担心该法案给予政府过多权力,自由派民主党人则认为法案干涉了言论自由。

已分别确认为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拜登和特朗普在此事上立场截然不同,但都不愿意失去通过该平台获取年轻选民支持的机会,都不同程度地“打了自己的脸”。拜登表示,若参议院通过该法案,他就会签署生效。但就在众议院力推此次法案前不久,拜登竞选团队刚在TikTok上开设账号并发布短视频吸引年轻选民。

特朗普对TikTok的态度则发生“180度反转”,表示反对可能禁止TikTok的立法,称此举将使脸书及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受益,“他们才是(美国)人民的真正敌人!”特朗普的脸书账号在2021年国会山骚乱事件期间因涉嫌“煽动暴力”被封禁长达两年。此外,扎克伯格曾在2020年向美国各地选举办公室捐款近5亿美元,特朗普怀疑这影响了当年大选的结果。据外媒分析,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共和党的大金主杰夫·亚斯持有价值330亿美元的TikTok股份,而特朗普的竞选资金并不宽裕,需要亚斯捐款支持。

可见,美国政客对待此事的态度凸显了美国政治的分裂以及美国选举政治的虚伪。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抨击该法案是美国国会议员“再次企图在选举年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民众的权利换取廉价的政治筹码”。

打压中国,并不能让美国强大

《纽约时报》报道分析,法案之所以能在众议院快速通过,是因为民主、共和两党主体在TikTok问题上基本没有分歧。双方都认为支持针对中国的政策能带来政治上的好处,都渴望在大选年表现出对华强硬的姿态,因此即便是特朗普发声反对、国会山办公室被TikTok用户的大量抗议来电“淹没”,也没能阻止法案在众议院通过。

据报道,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联邦调查局等机构都对该法案的提出有所助力,拜登的表态更为法案的通过进一步造势。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此前曾向众议院议员提供了机密简报。简报的内容虽不得而知,但在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日前发布的“年度威胁评估报告”中便能看出端倪。报告称:“中国可能会试图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美国2024年大选,打压对中国的批评者,并放大美国的社会分歧。”

然而,正如斯坦福大学法律、科学和技术项目主任莱姆利所言,“没有真正的证据”证明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事件根源在于美国国会对任何来自中国的科技企业都采取敌视态度。美媒报道称,美联邦官员从始至终都没能提供中国收集美国人数据或更改推荐算法的证据。美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试图强调TikTok风险时,也只能表示对该应用算法的任何调整都是“我们不会轻易检测到的”。

事实上,美国炒作所谓“中国数据威胁论”,不过是为了配合其打压中国的行动而编造的借口。近期,美国同样以所谓“数据安全”为借口,针对海外产汽车软件开启调查。美商务部长雷蒙多更为此抛出了“中国制造的智能汽车每分钟都在收集数百万美国人的数据”“假如美国路上有300万辆中国车,北京能让它们同时熄火”等惊人言论。

滥用“国家安全”概念,在各行业打压他国具有竞争力的企业,已成为美国的一贯做法。这种不能在公平竞争中取胜,就采取霸凌行径的做法,扰乱的是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损害的是国际投资者对美国投资环境的信心,最终必将反噬美国自身。

打压别人,不能让自己更强大。数据安全问题客观存在,但专业的问题应当通过专业的方式来解决,全球各国应共同制定普遍性的全球数据安全规则。正如反对“剥离法案”的一位议员所言,美国需要的是探索一套适用于所有社交网络平台的完整的个人信息保护立法,而不是针对一家企业的狭隘禁令。美方应切实尊重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为各国企业在美投资经营提供开放、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

2024年03月15日 09:31
609
中美需要搭建更多沟通对话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