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提升国际话语权,让世界倾听上合组织的声音

袁文坤

2018年06月14日 12:00

王铭玉
光明网-理论频道

2018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会议于6月9日至10日在青岛举行。“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7年来,走过了不平凡的发展历程,取得了重大成就。”习近平主席指出,“我们要进一步弘扬‘上海精神’,提倡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观,践行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秉持开放、融通、互利、共赢的合作观,树立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文明观,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破解时代难题,化解风险挑战。”

上合组织的前身是上海五国会晤机制,1996年,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五国元首在上海举行会晤,奠定了五国合作的坚实基础。2001年6月,五国与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在上海举行历史性会晤,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上海合作组织正式宣告成立。历经17年的发展,上合组织已成为拥有8个正式成员国、4个观察员国、6个对话伙伴,领土总面积超过亚欧大陆五分之三、人口总额占世界近一半、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世界上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区域组织。

上合组织作为世界多元机制的重要一部分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同时,上合组织也面临着重大发展机遇和转向。一是合作内容,由安全合作转向多元合作。上合组织最初的职能集中于安全领域,以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三股势力”著称,安全合作一直是贯穿上合组织整个发展历程的重心。近年来,上合组织的经济功能也在不断提升,成员国之间贸易量占各自贸易总额的比重逐年攀升。同时,各成员国还签署了系列人文合作文件,举办了文化节、艺术展、青年节、电视合作论坛、文化研修班等交流活动。二是合作区域,由中亚区域扩展为亚欧区域。过去上合组织主要关注中亚地区,随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上合组织便成为联通从北冰洋到印度洋,从中国连云港到俄罗斯加里宁格勒的跨大陆性组织,上合组织的枢纽地位更加突出,海洋领域的合作愈发重要。三是合作观念,由成员内部发展转向多平台对接发展。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上合组织成员国积极参与,目前已经形成了组织内外的多重战略性对接,如与巴基斯坦的中巴经济走廊对接、与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对接、与欧洲的容克计划对接、与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对接、与英国的北部开发计划对接、与韩国的欧亚倡议对接、与蒙古的草原之路对接、与越南的两廊一圈对接、与土库曼斯坦的强盛幸福时代对接等等,为上合组织的发展添加了许多新的增长点,为上合组织功能优化带来新的机会。四是合作目标,由构建安全共同体转向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上合组织而言,安全是基石,但却不止步于此。它充分发挥已有安全共同体的外溢作用,大力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合作,经济共同体的比重加大;它加强成员国间在教育、科学、文化、卫生、体育等方面的合作,使得社会共同体的色彩渐浓;它坚守“上海精神”,重视和尊重各成员国利益,从建设地区命运共同体起步,向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

上合组织影响力的扩大和地位的上升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与此相关联的国际话语权并未出现“与日俱增”的情况,形成了“组织强大”与“表达受限”的怪异情景。主要原因在于:一是西方大国的“冷战思维”。在他们眼里,上合组织是个“东方异语者”,由传统共产党国家和不结盟国家组成,根深蒂固的价值观使西方以拒斥的态度坚守着自己的秩序。二是发达大国的“傲慢情结”。上合组织国家以新兴国家为主,发达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往往会带着挑剔的眼光看着上合走进国际治理体系之中。三是发展中国家的“观望态度”。目前国际格局变化的特点,可以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来概括,世界上不少国家和地区怀抱着疑问和焦虑的态度在观望,其中也包括对上合组织身份定位的质疑与困惑,他们多多少少带着审慎的眼光倾听着上合的声音。四是整体话语战略的“筹划疏缺”。上合组织目前正处于发展途中,成员彼此之间关系还不够紧密,对公共外交作用的自觉认识和实践力度还不够,因此也就一直未能有一个在共同体层面上的公共外交整体战略。

鉴于以上原因,提升上合组织国际话语权就显得日益迫切和重要。一要坚守话语体系的主旨精神,从“上海精神”出发加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从彼此包容与开放变为世界和平的建设者、伙伴关系的推动者、全球发展的促进者、文明互鉴的践行者、生态环境的守护者,打造安全、繁荣、包容、美丽的世界。二要处理好话语体系的关系。需要处理好上合话语与世界认同的关系,上合组织与世界现存问题的关系,上合历史观与世界观的关系,区域文化与文明对话的关系。三要关注话语体系的功能体现。要从表达功能角度来关注说话人(上合组织本身及各成员国),从意动功能角度来关注受话人(西方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从指称功能角度来关注信息(上合的发声及思想),从跨接功能角度来关注语境(上合的背景及机制),从语言功能角度来关注代码(传播的载体及媒介)以及从交流功能角度来关注接触(上合的跨文化性及跨地域性)。四是加大话语体系的平台整合。以国际舞台为背景的话语平台主要包括大众媒体、互访活动、对外合作、国际会议、民意机构、政党交往等。上合组织的对外活动并不频繁,而且多呈分散状,各种平台尚未形成一定的规模,各成员国必须着眼于整体战略的视角,对现有的平台资源进行必要的重组,尽快形成一个覆盖全球、信息量大、影响力强的相对统一的上合话语平台。

]]>

2018年06月14日 04:37
1164
阿根廷努力振兴乡村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