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以大开放推进西部大开发

宋扬

2024年04月29日 03:03

周子勋
中国经济时报 2024年04月26日第A01版

4月23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中央再次布局西部大开发,意在围绕大保护、大开放、高质量发展三个关键内容进行进一步部署,促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更好支撑中国式现代化建设。

布局西部大开发释放三层深意

“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是我国现代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宣晓伟指出,西部大开发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必须以更大的决心、更强的力度、更有效的举措,进一步加大对西部地区的支持力度,拓展我国经济发展的战略空间,进一步加大改革创新力度,调动各方积极性,充分发挥西部地区回旋余地大、增长潜力大的优势,为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西北大学副校长、西北大学中国西部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吴振磊表示,党中央再次布局西部大开发释放三层深意:一是将西部大开发放到中国式现代化全局中定位思考、统筹推进。二是提出新时代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方向和目标。三是应对新变化,保持战略定力、主动适应变革、统筹发展和安全。

“党中央再次布局西部大开发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深远影响,不仅关系到西部地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也涉及中国式现代化进程中国家整体发展格局的优化和完善。”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院院长毛中根说。

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迈出更大步伐

“5年来,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迈出更大步伐。”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贾若祥指出,西部地区生态环境、基础设施、科技教育和特色优势产业得到大幅度提升,地区生产总值从2019年的20.5万亿元增长至2023年的26.9万亿元,年均增长4.9%。

吴振磊表示,成效主要有五个方面:在绿水青山中实现生态修复;在现代化基础设施建设中筑牢发展基础;在高质量发展中提升经济活力;在对外开放中凸显区位优势;在改善民生中实现发展成果人民共享。

“虽然西部大开发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是西部地区发展仍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贾若祥表示,西部地区生态环境依然比较脆弱,产业发展水平仍然较低,对外开放水平亟须提升。

重庆工商大学原校长、成都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杨继瑞说,无论从区域协调发展,还是从大保护、大开放和高质量发展来看,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效果还有待提升,力度仍需加大。

打造新质生产力特色优势品牌

新时代西部如何作为?在贾若祥看来,现代化产业体系是新时代促进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根基,要坚持把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作为主攻方向,将科技创新深植在西部地区产业发展的沃土之中。

毛中根表示,在西部地区发展特色优势产业有助于发挥地区比较优势,提升产业集聚度和竞争力,增强西部地区经济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有助于西部地区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等。

“西部地区要实现在新质生产力上的追赶超越,必须立足西部地区的特色资源和优势产业,以‘新’提质、以‘质’强基,打造新质生产力特色优势品牌。”吴振磊指出,一是立足西部地区的特色资源,在特色产业赋能升级上下功夫;二是抢抓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政策优势;三是在大开放中聚合新质生产力新支撑。

杨继瑞认为,要以特色优势产业促进西部地区的资源、区位、市场、劳动力等比较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让代表新技术、创造新价值、塑造新动能的新质生产力不断涌现,不断增强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硬实力”。

毛中根建议,西部地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发展新质生产力:加大科技投入力度,以科技创新赋能新质生产力;结合西部地区实际,探索发展现代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建设未来产业;优化产业布局,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加强人才培养和引进。

以大开放推进西部大开发“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局起步的关键时期,西部地区必须坚持以大开放促进大开发,以对外开放的主动赢得经济发展的主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车文辉表示,大力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深度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完善西部沿边地区各类产业园区、边境经济合作区、跨境经济合作区布局,推动自贸试验区高质量发展;稳步扩大制度型开放,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更加主动服务对接区域重大战略,积极融入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

贾若祥指出,大开放的“大”更多地体现在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上。随着西部地区经济规模的不断壮大,以及支撑“一带一路”、西部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西部地区正由开放的边缘变为开放的前沿,为西部地区加快融入国际社会、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国际资源提供了难得的契机。

在西安交通大学“一带一路”与全球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冯宗宪看来,大开放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理解。首先,西部地区地域广大,既是我国资源禀赋丰富的地区,也是内外开放潜力巨大的区域。其次,西部地区既是我国与周边邻国边界最长的地区,也是我国边境口岸最多的地区。再次,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六大经济走廊都与西部紧密相连,陆上交通战略地位十分突出。

杨继瑞认为,大开放可以归结为“四个大”: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大空间;推动沿线地区开发开放的大纽带;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大环境;深化与东中部、东北地区务实合作的大平台。


]]>

2024年04月29日 11:04
875
专访贾康:发展新质生产力,制度创新是“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