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对话黄奇帆:发展新质生产力,要抓新时代进入千家万户的“四大件”“五大件”

宋扬

2024年05月21日 03:00

杨雪情
顶端新闻 2024年05月16日

每一个时代都有进入千家万户的“四大件”“五大件”,近几十年是家电、手机、汽车,未来可能是家用机器人、头戴式VR/AR设备、柔性显示、3D打印设备和智能汽车等。

5月13日,重庆市原市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常务副主席黄奇帆在黄河科技学院做了主旨为《新质生产力的逻辑内涵与实施路径》的主题报告,顶端新闻记者对其进行了专访。

发展新质生产力怎么重视都不过分

顶端新闻:关于中国经济的发展,西方炒作中国“产能过剩论”,您认为中国今后的增长靠什么驱动?

黄奇帆:对当下中国来说,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通过大规模的基建建设、产业投资、城市房地产开发,以及其他各个方面的经济发展,在这四十多年里GDP差不多增加了90倍。这90倍的规模,是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

但是如今我们能不能还按照过去四十多年的发展方式,以大规模的资源投入、资金资本投入或者劳动力投入,来推动今后几十年继续高速或者持续地发展呢?目前来看,这条路继续往下走越来越难。

一个经济体要实现增长,无非四个途径。第一个途径是通过资金、资源和劳动力三大要素的投入,来推动经济增长。这在过去四十多年应该说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作用,但现在边际效应递减了,边界条件也不再允许,这种方式不可持续。今后当然还会有资源投入、资金投入、人口投入,但完全依靠这种方式来拉动经济高速度增长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途径是通过开放来促进资源要素优化配置,深度参与全球分工,促进经济增长。对于中国,过去长期在外循环为主的状态下来实现经济增长,但现在边界条件也变了,我们正在推动以内循环为主的新发展格局。当然,这不是不开放,而是更高水平的开放,但在当前遭遇逆全球化、有关国家对华打压遏制的大背景下,以开放促发展不再像过去那样立竿见影了。

第三个途径就是通过武力或非武力的方式去掠夺或收割别国。这种通过军事力量或者经济的强权,掠夺和获得别的国家的不义之财,从而得到快速发展和额外的发展的路子,中国不会走。

这样,就剩下一个第四个途径,就是要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中国由于历史的原因,过去几十年,是靠粗放型外延要素的投入获取更多的发展,靠充分的要素流量型开放,以大进大出带来的发展。在这种背景下,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动力相对小,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拉动的比重相对小。过去几十年,我们统计全要素生产率,对中国GDP的增长的贡献仅有20%~30%,而发达国家往往在50%~60%。过去比较低,恰恰是未来的增长潜力所在。当你把这个短板补上了,反而变成一个增长潜力巨大的一个空间。

为什么当下中国经济要发展新质生产力?就是因为我们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到了当下,再靠原来的生产方式、增长方式来推,不可持续了。那么,要高质量地发展中国经济必须抓好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以新质生产力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把它作为一个战略措施,实现中国今后更好更可持续的增长。

顶端新闻:今年全国两会后,热词“新质生产力”愈发深入人心,请问社会三百六十行,是不是行行都能发展新质生产力?

黄奇帆:新质生产力的发展并不等于360行的技术进步。反过来讲,360行,行行出状元,但360行的各种技术革新,并不等于都是新质生产力。

新质生产力,首先是要在技术上有颠覆性突破和创新,是属于那些能够推动时代进步的技术创新、生产力创新。这种在人类社会发展中始终起着开辟新时代功能的板块,主要有五个方面,分别是新能源、新材料、新的数字技术、新的生物医药以及新的高端装备高端制造,这五个方面任何一个方面出现突破,都会推动人类社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任何创新都是新质生产力的创新。

这五个板块就像五棵大树,一棵大树上面会有许多枝干,枝干方面再有许多树枝,树枝上面还可以长出很多叶子,蔓延开以后在社会上也会形成一个巨大的行业密集体系。所以,跟这五大板块直接相关的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六大未来行业,这些方面的颠覆性创新,也算是新质生产力。

“360行,行行出状元”只是个形容词,不是说360行各行各业都代表新质生产力。我们有时候看到新闻报道某个乡镇长,说我们要抓好我们乡里面的新质生产力,这个话乍一听也没错,他在学习中央文件,在表态,在谈自己的思考;具体地想,如果变成中国几十万个乡都去抓新质生产力,其实也是会出现方向上的散乱。

所以,新质生产力技术创新的实施路径,首先要围绕着核心的板块、战略的板块、未来方向的板块。

新质生产力将惠及千家万户

顶端新闻:如果展望一下,新质生产力未来对我们普通老百姓生活方式的改变有哪些?

黄奇帆:任何一个时代的新质生产力,不仅改变这个时代和这个社会的生产力,像工厂或者各种各样的经济系统,都可能因为新质生产力的技术创新带来巨大的变革。与此同时,任何一个时代的新质生产力,也会形成一个核心技术的缩影,进入到人类家庭中去,成为在家庭中发挥功能的一些终端。

比如说第一次工业革命,进入家庭形成了自行车、手表、缝纫机、照相机、留声机等;第二次工业革命,形成了汽车、冰箱、洗衣机、空调、电视机等;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信息化,这个时候出现了台式电脑、PC电脑,再跟着是笔记本电脑,先是移动通信大哥大的手机,再逐渐变成3G、4G、5G的智能手机,再比如说终端的各种各样的打印机、传真机等等。

可以说,每个时代的新质生产力都会转化出“三大件”“五大件”,改变老百姓的生活方式。

现在我们进入到了人工智能时代的革命,人工智能时代也会带来人工智能时代的新质生产力,表现到进入家庭的几大件,第一个可能就是有手有脚的机器人;第二个可能就是ChatGPT大模型;第三个可能就是我们所说的头盔眼镜,AR、VR虚拟现实的那一套;第四个可能就是人工智能驾驶的汽车;第五个就是每个家庭都可能放一个洗衣机大小的3D打印机。

顶端新闻:为什么要强调新质生产力的缩影最终会进入千家万户这个事情?

黄奇帆:这种进入千家万户的新质生产力的缩影,之所以要把它当作一件事来说,是因为它覆盖到人类所有家庭,它要么不出来,出来的产品就是一个至少市场覆盖一万亿美元,一个国家市场可能覆盖一万亿人民币,市场规模巨大,要抓住这个时代机遇。

未来的新质生产力方面,要避免这一类的产业链集群,还是像过去三个时代的产业链集群一样,中国都能造,但都不是中国发明的。最早的自行车专利不是中国的,都是欧美的,汽车、电视机原始的专利也是人家的。如果未来人工智能时代的大件,每一件的市场是一万亿美元,那五大件就是五万亿美元,这个时代的产品我们还是最大的加工链,只有加工能力,原始的“0-1”的颠覆性创新的都是欧美,那我们就是落伍于时代。

我们应该跟过去有所不同,过去我们都是引进、消化、吸收,是外资进来帮我们搞的许多产业链,今后呢?新时代的这些“五大件”都是给老百姓用的,市场规模销售量很大的,但是这“五大件”是我们自己原始创新形成了颠覆性的未来产品,是千家万户欢迎的产品,覆盖到中国社会,同时推进、传播到世界。或者“五大件”里面至少有那么两件是我们领头的,别人跟进的,再或者有那么一两件是人家领头我们跟进,有那么一两件我们跟人家并跑。

总之,要避免“五大件”都是人家领跑。如果我们又是跟跑,又是引进、消化、吸收,这就是对不起我们这个时代。

真正的蓝海,是产业互联网

顶端新闻:新质生产力发展有它自己的产业组织方式和企业运行业态,跟新质生产力匹配的、当代要抓的重点是什么?

黄奇帆:跟新质生产力匹配的,当代要推进的就是产业互联网。什么是产业互联网?以服装行业为例,一个服装行业里可能有几千个中小企业,但这些中小企业都不能单独把B2B、B2C环节,市场采集信息的环节,研究开发的环节,制造的环节,产业链集群配送的环节,物流体系的环节等六个环节的数字网络搭起来,那么应该有一个第三方的数字化平台,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和数字技术,对这些环节进行深度整合和优化,进而提高整个行业的效率和竞争力。这种企业现在我们把它叫做行业内的产业互联网,中国当下真正缺的是这个。

比如说我们搞了那么多的B2B、B2C,实际上就是用互联网的平台方式网了一帮产品,这其实是把网络功能大材小用了,它其实是可以把六个环节的数字网络搭起来,发挥功能的,但是只做B2B、B2C,就相当于把好事做了一半。

顶端新闻:您的一个观点认为,当下中国亟须“立”起来的有三件事,其中一件是加快发展新制造新服务新业态,培育新质生产力。那么着眼中原,地方招商引资现在最该招的是什么?

黄奇帆:真正的蓝海,就是产业互联网,消费互联网、B2B、B2C的互联网已经到了天花板。产业互联网一旦形成,相当于把产业互联网于一个产业链集群搭在了一起,产业链集群可能在中原地区,产业互联网可能在郑州,但是销售点销到了美国、欧洲,这也不是去倾销,而是根据人家的需要以新打旧、以销定产、以快打慢,最快速度地通过互联网的灵敏反应,加上中国式的产业链集群,形成一个新质生产力,这个新质生产力就相当于把原来传统的,甚至没有竞争力的产业链突然用产业互联网一框,立马就高速地发展。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逐鹿中原、招商引资,现在最该招的是产业互联网加一个产业链的集群。这个产业互联网招商,当然可以自己培养一个独角兽把产业互联网做大,这是最强的生产力。第二种是利用各种优惠条件、服务条件,已经成型的产业互联网吸引到我们这里来。第三种是动用资本的力量,把已经比较发达但还在扩张的乘虚而入、收购兼并,那可能代价比较大。

不管怎么说,当下招商引资招来一个产业互联网企业,相当于招来一个贸易中心、物流中心、设计中心和金融中心、制造业中心,一举几得。


]]>

2024年05月21日 11:04
1084
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