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理论研究

数字经济融合发展的三大面向

杨秦霞

2024年03月28日 01:52

师博
中国社会科学报

数字经济发展战略是在融合过程中形成的,“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有利于推动新发展格局、有利于推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有利于推动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的重大论断和重要论述,为新时代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战略的成熟和定型提供了系统性的理论框架。

市场主体融合

数字技术、数字经济可以推动各类市场主体加速融合,重构市场主体的组织模式,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

增强经济发展动能,需要加速释放数字经济的创新驱动效应。相应的战略政策安排是,以激励高校、龙头企业、中小企业与行业协会融合发展为主,旨在打破时空限制、促进创新要素整合共享,构建创新协同、错位互补、供需联动的数字创新生态。数字经济将催生“智慧能源”新业态,从生产者经过多环节到达消费者的传统价值链被彻底改造,实现能源消费者与生产者的直接融合与角色反转。具体战略政策设计体现为,发展“互联网+”智慧能源,建设智能化能源生产和消费基础设施以及多能协同综合能源网络,借助互联网促进能源系统扁平化,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模式革命。

数字经济会加速各类资源要素快捷流动,畅通国内外经济循环。利用数据资源引导消费者、生产者、中间商深度融合,带动研发、生产、流通、服务、消费全价值链协同。数字经济形成了产品与组织的松耦合系统,组织去中心化后协调成本降低,更有利于实现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特别是借助数字平台,可以跨时空、跨国界、跨部门地集成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的信息,促进社会生产和再生产更加畅通。同时,推动政府、企业和社会基于各类基础和专业信息的融合发展,打造物流信息互联共享体系;鼓励物流企业、行业协会与公共服务机构的协同融合,构建智能化物流通道网络;以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形成商贸流通新平台、新业态、新模式,提升要素与资源跨区域流动效率。数字化还能驱动贸易主体转型融合与贸易方式变革,强化数字贸易制度供给、加强国际创新资源“引进来”、大力发展跨境电商,内外融合拓展数字经济国际合作。

现代化产业融合

数字经济不仅是新的经济增长点,而且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拓展了产业发展空间,改变了产业链组织结构形态。以全新的数字化、系统化思维引导实体经济产业链的解构与重构过程,成为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引擎。

一是数字产业化改造传统产业体系结构。在“工业化与信息化”两化融合阶段,数字化产业处于跟跑状态。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新四化同步发展阶段,数字产业化开始转向并跑状态,战略设计围绕国家大数据战略的实施,着力推动数据开放共享、发展大数据产业,相应的云计算、物联网技术也加速发展。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阶段,数字产业化已转变为领跑。凭借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新型举国体制优势、超大规模市场优势,5G、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等已走在世界前列。数字产业化由跟跑、并跑向领跑嬗变,体现了数字变革从“补课”向“自主创新”的跨越,前一个阶段以数字化加速学习机制实现数字化生存能力的提升,后一个阶段则以数字化重构学习机制实现智能化发展的突破。

二是产业数字化提升实体经济发展质量和现代化水平。产业数字化即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的融合发展,通过实体经济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变革带来产出增长和效率提升。产业融合是由技术革新以及放松规制降低产业壁垒,加强产业企业间竞争合作关系而产生的,导致规模扩张效应和新产品新服务的涌现。数字技术加速了产业融合,原本处于不同市场的非竞争性产品转化为竞争性关系,企业生产边界和市场范围随之扩张,并通过规模经济降低了企业成本。数字产业化为产业数字化奠定了技术基础,随之产业政策层面开始聚焦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发展、智能制造等,跨部门联动提升实体经济整体的现代化水平。

数字技术融合

数字经济是当前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先机,数字技术又是其中的核心,经常不断的技术革新来自融合,推动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才能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基于“技术—规则—经济”范式,每个时期的技术革命都会导致整个生产体系的现代化更新,即“新技术群”作用于“旧经济(规则)”并对其进行系统性改造和提升。数字革命带来了实体经济的高端化、智能化与绿色化转型,是新一轮国际竞争重点领域。

一是以互联网、大数据为代表的“数字技术群”通过直接打造全新的数字化和智能化体系而塑造平台经济、共享经济、零工经济等经济新形态,提升资源尤其是闲置资源的利用效率。二是“数字技术群”突破了既有经济规则,同时创造了“网络外部性”“长尾效应”等全新的经济规则,并将其广泛地导入各类经济组织中。数字技术使分布式生产在全球范围广泛应用,同时获得规模经济优势、分工灵活调度优势与生产消费一体化优势,固有的时间和空间有限性规则因此而被颠覆。三是“数字技术群”也会改造传统经济的生产经营模式,推进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和市场服务等全生命周期的数字化转型。传统的劳动或资本密集型生产规则被打破,数据密集型生产规则崭露头角,形成创新驱动、数据赋能的智能生产决策体系,提高全要素生产效率。此外,数字技术创新具有非线性特征,创新过程与结果相互作用,使得融合中的技术创新快速迭代。故而在新四化同步发展阶段以及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阶段,与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相关的数字技术政策相继落地,以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作者:师博(南京大学数字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

2024年03月28日 09:52
162
构建体现中国特色的财政金融协调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