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 理论研究

生态保护补偿向制度要动力、要长效

胡小文

2024年06月11日 01:55

崔妍
人民日报

“消失20多年的鳗鲡回来啦!”前不久,在赤水河,中国科学院科研人员再次监测到珍稀鱼类鳗鲡的身影。除了鳗鲡,红唇薄鳅等近年来也重新在赤水河现身。这背后,得益于生态保护制度的实施。

赤水河是长江上游的支流,流经云贵川三省的昭通、毕节、遵义、泸州四市。因过度捕捞、污水直排等,赤水河生态一度遭到严重破坏。以赤水河上游的二级支流苦猪河为例,河边一些村庄的村民此前没有护河意识,长期随手把垃圾倾倒在河里。此外,各地环保政策、执法监管尺度、资金投入不一致,形成分河而治、上中下游“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局面,影响了赤水河保护的成效。

2018年,三省签订补偿协议,建立跨省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2021年,三个省份的省人大常委会同步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赤水河流域共同保护的决定和各自的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各项制度共同发力,协同保护、联合执法成为常态,起到了“1+1+1>3”的效果。一河“赤水”、两岸青山、三省共护,赤水河一年更比一年清,印证了“保护生态环境必须依靠制度、依靠法治”的道理。

制度管根本、管长远。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建立健全以绿色发展为导向的科学考核评价体系,完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和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真正让保护者、贡献者得到实惠。”《生态保护补偿条例》把过去一些好经验、好做法通过制度的形式提炼出来,以行政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标志着生态保护补偿工作进入法治化新阶段,有利于让生态保护主体吃下“定心丸”,全力守护青山绿水。

建设生态文明,应向制度要动力、要长效。在福建厦门,筼筜湖从“臭水湖”变为“城市绿肺”“城市会客厅”,离不开《厦门市筼筜湖区管理办法》《厦门经济特区筼筜湖区保护办法》等制度机制的保障。在江苏南京,浦口区桥林街道的长江岸线一度呛得人睁不开眼。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制定并实施《南京市长江岸线保护办法》《南京市长江岸线保护条例》,催生了从“生产岸线”到“生态岸线”的蝶变。昌景黄高铁穿越长江江豚繁殖地鄱阳湖,建设过程中,各施工单位严格执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所有的泥浆、渣土、污水全部外运,人们在施工现场也能看到江豚嬉戏。

生态环境保护是一场攻坚战、持久战。让保护者、贡献者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仍需制度的不断完善和各方面制度的相互配合、有机聚合。目前,已有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了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截至2023年底,累计成交额约320亿元。现阶段,中央财政投入仍是生态保护补偿最主要资金来源。拓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方式,必须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发挥市场机制在生态保护补偿中的作用,健全碳排放权、排污权、用水权、碳汇权益等交易机制,用资源环境要素市场化配置体系更好激励各类主体履行生态保护职责。

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当前,我国生态文明制度的“四梁八柱”已经搭建起来,齐心协力抓落实、驰而不息勇探索,将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生态环境治理效能,必能进一步擦亮绿水青山的底色,提升金山银山的成色。

本文为人民日报《生态保护补偿条例》系列评论之二


]]>

2024年06月11日 09:55
148
弘扬“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