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大数据时代的社会科学研究

赵庆秋

2018年01月26日 12:00

马修·萨尔加尼克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2期7版

 

  社会研究正处于过渡阶段。数字时代给社会研究创造了新机会,研究人员能够以在过去根本不可能的方式观察行为,提出问题并进行实验和合作,而这些新机会都是源自从模拟时代向数字时代的过渡。这种过渡并非一下子发生的,事实上,它尚未完成。

 

  将来社会研究可能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将要出现的最大变化是,与线上行为相关联的大量追踪和实验将会越来越适用于线下行为。许多研究人员现在意识到,所有线上行为都会被追踪并且受制于实验。不过,由于无所不在的感应和物联网,线上行为将越来越多地与线下行为一同发生。因此很多人在考虑数字时代的社会研究时,将会越来越多地同时考虑线上和线下行为。

 

  人们对于大数据存在着不少误解。从数据科学家的角度来看,一个常见的误解是认为,只要拥有更多数据,就能够解决社会研究中的所有问题。而从社会科学家的角度,则会经常看到正好相反的误解,即新的数据形式根本不会有所助益,因为它们不同于社会科学家以往所使用的数据源种类。一些社会科学类学科的学生已开始与各种大数据源进行合作,借助于各类专业课程和暑期培训项目进行训练。不过,这类专业性活动的规模还无法达到为所有学生提供培训的要求。但随着这类培训越来越成为学生们所接受的教育中一个常规组成部分,在这方面将会有更多的进展。

 

  伦理在现代社会研究设计中极为重要。贯穿数字时代的大量社会研究,存在着一种根本性的紧张关系。研究人员常常跟公司和政府部门合作,他们对于参与者的生活拥有越来越大的权力,他们具有在未经参与者同意或者在后者甚至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对后者施加显著影响的能力,比如追踪参与者行为或者让参与者参与各种实验等。研究人员所掌控的这种权力正在不断增加,而对于如何正确使用这种权力的规范则并未获得相应提高。研究人员必须根据不一致的规则和规范来决定如何行使他们手中的权力。各种强大的能力和模糊的指导方针相结合,可能使研究人员做出各种决定变得异常艰难。如果研究人员要利用他们所获得的这种新权力,他们就必须弄清楚如何负责任地使用这种权力。

 

  对于科技公司来说,从各种大数据当中所获取的洞察力是极具价值的,公司利益会对社会研究的发展产生影响。一些学者对于科技公司在学术研究和培训当中所起的作用表示担心。不过,要是组织得当,那么学者与科技公司之间的合作就能够为所有人带来巨大好处。学术与产业之间的合作是极为重要的,而且将会促成令人兴奋的新研究。  (晓舟/编译)

 

]]>

2018年01月26日 11:50
2404
乡村振兴中的真问题和假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