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需要面对三个基本问题

赵庆秋

2018年07月11日 12:00

裴长洪
新华网思客


  发展不充分的实质是公共产品供给不足、不优

 

  我国改革是以人民为中心的,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要解决什么问题呢?当时要解决老百姓吃饭的问题,解决就业的问题,解决贫困的问题。所以需要改革所有制结构,需要实行市场经济运行的方式。

  现在人民的物质生活极大丰富,大家吃穿不缺,生活水平都提高了,但是我们面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如何理解不平衡呢?最明显的就是城乡、东中西部的不平衡。不充分又表现在哪里呢?在北京我们现在经常抱怨中小学不够、幼儿园不够、三甲医院不够,交通拥堵、空气质量不良等,这些实际上都是公共产品的短缺。

  所谓公共产品,大体是两类,第一类是交通、城市基础设施、水电气热,第二类是科教文卫体险(保险),这些产品短缺或供给不足、质量不优,所以满足不了大家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如何解决这些短缺或供给不足、不优呢?这依旧需要调整所有制结构。

  例如,教育、医疗资源中有许多内容属于知识产权或无形资产,我们想在这方面获得更多优质产品,向社会提供更多供给,就必须承认它有产权属性,要有合理的产权制度安排。当然,产权问题解决之后,我们还面临很多问题,诸如股权结构、公司治理等等。

 

  必须思考公共服务普惠性如何与市场平衡

 

  再举个例子,现在全国许多地方都要修地铁,但是如果全靠国家投资肯定不行,必须吸引社会资本,这就面临着如何将经济运行转向市场配置资源为主。

  公共服务领域和充分竞争的商品领域还不一样,不同的公共产品都带有不同程度的福利性,社会发展的程度越高,福利性就越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公共服务的普惠性应该定位在什么程度?如何与市场机制相平衡?这都是必须思考的问题。

  总的来说,我们现在要解决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是面临调整所有制结构、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和优化经济运行机制这两大改革任务。所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围绕这两条主线做好文章非常重要。

 

  不同历史阶段都需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

 

  地方债的问题,实际上是指地方政府也变成了市场主体。这种情形就向经济学提出了一个老问题:如何解决市场与政府的关系问题。西方经济学也承认市场失灵会发生,所以凯恩斯经济学主张政府干预。西方国家的政府干预是不是都有效呢?不一定。往往政府提了一个干预市场的办法,不同的政党或利益集团就反对,因此西方国家的政府干预事实上不可能完全贯彻自己的主张,这是经常的事情。

  政府干预失效的现象在我们国家也会发生,地方债的实质就反映政府角色的错位,这时候政府解决不了市场失灵问题。但是中国有办法解决这个世界级的难题,出路就是必须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依靠党的领导和改善党的领导,去解决市场失灵和政府失效的状况。

  随着我们经济体制的变化,产权结构也日益多元化,许多市场主体都发生了变化。在这样的条件下,如何实现党的有效领导,既实现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同时又发挥市场主体的能动作用,是我们仍然需要继续探讨的重大问题。因此,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我们都需要总结经验,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来进一步适应新的形势变化。裴长洪,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


]]>

2018年07月11日 06:38
61
马克思主义的“道”与社会主义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