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乡村振兴需注意六大要点

赵庆秋

2019年04月09日 08:09

陈杰
中国经济时报

乡村振兴要有耐心。脱贫要跑步前进,是救急救火,等不得缓不了。但乡村振兴说到底是乡村现代化,现代化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急不得。人的现代化是核心,农民不能现代化,就没有乡村现代化。但人的现代化,需要很长时间。要科学振兴,顺从规律。乡村振兴需要顶层设计,需要规划和谋划,要稳扎稳打。乡村振兴中的产业振兴尤其需要,不能着急,不能为短期内出成绩而盲目上马项目。产业振兴看准了再做,有条件再做,不能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硬上。全国总体来说产能过剩,乡村人才技术相对匮乏,找到市场空白点很难。农民个人或村庄集体自己愿意做,尽管放手,但政府不能冲在前面,干部不能介入太深。财政投乡村产业,风险更大,难度更大,很难看得准。看不准的时候,宁可慢一些,缓一些。

乡村振兴要先易后难。乡村振兴五个目标: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但不是说一定要按照这五个目标的先后顺序去做。先把基本公共服务和公共设施做好,生态好了,宜居了,乡风好转了,治理改善了,吸引几个能人回乡就好办了。乡村振兴五个目标中最难的是产业兴旺,产业兴旺要等机遇,水到渠成再做。互联网等新技术会带来机遇,城市网络扩张、城市产业与市民需求升级会带来机遇。

乡村振兴要真正为农民着想。做工作要避免做表面文章,多问问农民真的要什么。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和主体性。产业兴旺要真正创造农民收入、增加乡村集体财力,这样的产业兴旺才能带来农民生活富裕美好。

乡村振兴一定不能跟新型城镇化割裂开。从各国经验看,“三农”问题的解决,最终都是通过减少农民和增加非农就业来实现。“工业化创造供给,城镇化创造需求”。加速城镇化,才能增加需求包括服务型需求,增加就业机会。乡村振兴不能丢掉2014年国务院提出的“三个一亿人”目标:到2020年,要解决约1亿进城常住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约1亿人口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约1亿人口在中西部地区的城镇化。乡村振兴要结合城市群、都市圈的发展,接受城市文明的溢出和人财物技术的辐射。

乡村振兴要从集聚中要效益。城市的灵魂是集聚,集聚给城市带来了生产力和效益。乡村振兴也要从推动集聚中获得效益。推动乡村合并,定居点集中,增加公共服务共享,以此降低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建造与维护成本,实现可持续发展。乡村产业要实现生态环保基础上的兴旺发达,也必然要走规模化和集约化之路。只有集聚才能产生规模化和集约化效益,若干乡村共同成片建设开发区或特色农林业、生态旅游业,规模化经营,将不利区位变成有利区位,增加资源共享,降低中间投入品成本,加强配套服务能力,提高产品竞争力。

土地制度改革是乡村振兴的前提。乡村最大的资源就是土地,积极寻求农村土地制度创新,要善用土地资源。《城市房地产管理法》修正案(草案)提出,在符合规划前提下,集体用地无需征收即可直接入市。这对乡村振兴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契机。各地应该借此机遇加快吸引城市资本下乡,加快集体建设用地直接入市。但同时提倡以集体建设土地入股,获得长期租金收入。各地还要完善对被征地农民合理、规范、多元保障机制。总体规划、详细控规也要与时俱进,更好发挥市场化配置机制潜力。对于农村建设用地的土地用途管制适当放松,实施负面清单禁入管理,建立非利益相关第三方公众委员会审批机制。推动宅基地集中置换,城郊地带鼓励宅基地建设租赁用房出租。(作者单位:上海交通大学)


]]>

2019年04月09日 04:09
2111
WGI指标对我国地方法治政府指标体系建设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