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农村社会救助的统筹谋划

杨秦霞

2021年11月18日 01:48

左停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描绘了“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和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远景目标,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当前,我国正处于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重要历史节点。应该看到,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较大,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工作依然十分繁重。

 “十三五”期间社会救助制度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坚强支撑

作为脱贫攻坚“五个一批”之一的社会保障兜底扶贫是我国国家治理体系中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基本制度安排。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对兜底保障作出了重要指示批示,并对社会救助兜底保障工作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要求各项工作聚焦脱贫攻坚、聚焦特殊群体、聚焦群众关切,着力保基本兜底线,织密扎牢民生保障“安全网”。当前,我国识别出来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中老弱病残人口占比较高,与农村的一般家庭相比,他们的劳动能力明显不足,缺乏稳定可持续的收入来源。要解决部分或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老弱病残等弱能群体的贫困问题,必须通过社会救助来保障这些群体的基本生活,发挥社会救助在脱贫攻坚中的兜底保障作用。

 面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服务和福利供给力度持续加大,提升了兜底保障的水平和质量。随着社会救助兜底保障政策的不断完善,各类社会服务供给也不断增强。近年来,各地出台优惠政策对农村敬老院进行社会化改革,进一步提升了机构建设管理及服务水平。有些地区的敬老院面向社会贫困和困难老人开放,对不符合特困供养条件但事实无力供养的贫困、困难和低收入家庭的老人,采取低偿或无偿的方式予以接收。例如,河南省积极发挥慈善总会的主体作用,积极开展“慈善+扶贫”、“慈善+助学”和“慈善+助医”等活动;内蒙古林西县创新实施“精准扶贫+智慧养老”模式,采取贫困老年人分户集中居住的政策,设法兜住老年贫困人口致贫、返贫的底线;湖南省建立留守老年人、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体系,完善兜底保障对象“一对一”党员干部联系帮扶制度,开展“户帮户亲帮亲、互助脱贫奔小康”活动;甘肃渭源县以特殊教育学校为载体,构建了以随班就读为主体、特教学校为骨干、“送教上门”为补充的教育帮扶体系。

“十三五”期间社会救助在助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中得到创新发展

在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中,围绕有效防止返贫和减少返贫致贫风险,建立健全分层分类的社会救助体系,通过基本生活救助和专项救助政策的有效组合,如发放精准的社会救助金、创新多样化的社会救助服务等,切实提高了不同困难群体接受救助的精准性和有效性。同时,在实践中探索发展商业保险救助项目,实现了基本民生兜底保障的高质量发展,推动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困难民众。

建立分层分类的社会救助体系,织密基本民生兜底保障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基本民生兜底保障工作,以系统化思维全面推进基本民生保障体系建设,加强最低生活保障、特困人员供养及临时救助、医疗救助、住房救助、教育救助等专项救助工作,不断加大基本民生的保障和兜底力度,有效保障了困难群众基本生活。通过基本救助和教育、医疗、住房、就业等专项救助政策的有效组合,使不同困难群体精准地享受到有效的救助政策。

 返贫风险较高的已脱贫人口及时跟进实施临时救助,积极防止其返贫。

建立困难群众预警和主动发现机制,防止规模性返贫现象。有效防止贫困是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工作重点。近年来,各地构建了以低保对象、特困供养对象和临时救助对象为基础,同时与教育、医疗、住房、就业等相关救助情况衔接的监测预警机制。该机制依托社会救助信息系统平台,打破部门之间的信息和数据壁垒,推动医保、民政、公安、住建和应急管理等部门进行信息交流共享,对困难对象在住房、医疗、教育等方面存在的致贫风险进行排查监测并及时预警、核实并开展救助;同时,对监测对象家庭的人口基本生活、收支状况、生产经营等状况进行综合评估,分析研判困难群众的生活情况和可能面临的风险。在此基础上,有些地方还探索增加了家庭劳动力、家庭成员教育和健康、家庭大额支出情况等监测指标,对突发事件和灾害的识别和监测结果实行等级划分和标识管理,提高了困难群众识别的精准性,增强了社会救助工作的预见性和主动性。

 促进农村社会服务事业的发展,丰富社会救助服务的内容。随着社会服务资源供给力度的不断扩大,救助内容也由传统以资金救助为主的方式向“资金+物质+社会服务”的多样化社会救助方式转变。各地通过对现有的学校、幼儿园、敬老院、爱心超市等机构闲置资源改造,为贫困老人、残疾人、儿童提供兜底保障服务。面对农村老龄化趋势愈发严峻以及养老服务资源配置不平衡的问题,河南省南阳市针对农村无自理能力或半自理能力人员、80岁以上独居分散特困供养人员、其他需要集中兜底人员等三类重点人员,聚焦特困供养人员、重度残疾人员、重症慢性病人员、失能半失能人员、孤儿、孤寡老人等六类人群,因人而宜,在村、乡镇、县和市四个层级,探索实施村级幸福大院集中托管、乡镇敬老院集中供养、社会福利机构集中托养、医疗机构医养结合、集中康复等为主的“四集中”模式,从根本上解决建档立卡特殊贫困群体面临的生活难、自理难、照料难、护理难、医疗难等问题。

为解决农村留守、独居及分散供养老人的养老难问题,针对农村留守老年人、特困供养老人、高龄老人以及生活困难的弱能老年群体,各地积极探索适合本地区的互助养老模式,解决了农村老年人分散居住的现实困难和青壮年人口大量流出的后顾之忧;同时,探索建立了积分制度以及设置兴趣小组、建立志愿者队伍、配备公益性岗位等常态化活动机制,充分发挥互助组织的凝聚力和协同性。此外,一些地方在农村社区建立“留守儿童之家”,解决留守儿童午休、晚放照管等问题,并引入专业的社工团队为留守儿童提供专业的心理疏导服务;针对不同类型的困难群众,实施救助型和适度普惠型等不同类型的救助政策,提升区域性和低收入人群的基本福利水平,大大激发了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

统筹谋划社会救助,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当前“两不愁三保障”(即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的突出问题已得到解决,绝对贫困现象得到消除。但低收入人口、返贫风险较大的群体还会长期存在,他们的自我发展能力和抵御风险能力较弱,其生活和发展的质量则与社会救助兜底保障政策的实施情况紧密相关,完善困难群众兜底保障的相关配套政策要与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相吻合。在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下,相对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层次多样化的民生需求,当前我国的兜底保障服务仍然存在可及性不强、服务质量不高和发展不均衡等问题和短板。“十四五”时期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过渡期,应做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衔接工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工作。要保持社会救助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不断创新农村社会救助体系,把社会救助体系有机地嵌入到乡村振兴战略中,切实巩固脱贫攻坚成果。

把社会救助纳入乡村振兴战略统筹谋划。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是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中长期的全国性的宏大战略,是对脱贫攻坚成果的巩固拓展,其目标任务主要包括产业兴旺、生活富裕、生态宜居、乡风文明和治理有效五个方面。乡村振兴战略是以人民为中心的新发展思想和理念的集中体现,其根本目的是实现改革发展成果由广大人民群众共享。

从乡村振兴五大任务的角度统筹谋划社会救助,需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第一,社会救助助力产业兴旺,社会救助中的一些专项救助如教育救助、就业救助可以提升乡村产业发展水平,基本生活救助也能够为产业发展解除后顾之忧;第二,生活富裕是乡村振兴的根本要求,也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根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但农村社会发展的不均衡是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一些困难群体无法依靠个人能力获得足够的收入,社会救助应不断提升救助水平,确保这些人群生活无虞;第三,加强农村社区的社会服务设施建设,提升农村失能半失能老人、残疾人基本服务的可及性,加大欠发达地区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的覆盖面,继续完善危房改造和厨改厕改等住房救助政策,推进乡村生活宜居化;第四,弘扬乡村扶贫济困、孝老敬老等优良传统文化,支持各地建设“幸福大院”等社区互助项目,培育文明乡风;第五,社会救助涉及百姓切身利益,是基层治理中的敏感问题、热点问题,要把社会救助资源和服务的充分性、公平性和有效供给作为乡村治理的重要考核内容和指标。

 加强农村社会救助服务体系建设,满足农村老弱残脆弱性群体的基本服务需求。建立完善以基本生活救助为基础、专项救助为支撑、创新救助为辅助的农村社会救助体系,把面向困难群体的救助服务作为实施乡村建设行动的重要内容,进一步提升和改善其对于农村社会事业和公共服务积极的外溢效应。农村老弱病残幼等特殊困难群体属于脱贫不稳定和边缘易贫人群,他们的生计资本抗风险能力极其脆弱,可供这类群体选择的生计方式也较为狭窄,应健全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整合县级福利中心和养护院、乡镇敬老院和卫生院、村级幸福大院等资源,开展日间照料,提供助餐、助浴、康复护理、日间照料等服务,减轻农村家庭养老负担;把保障残疾人发展权(接受教育和就业的权利)作为兜底保障制度的重要内容,进一步提升农村特殊教育的普及水平、保障措施和教育质量,进一步拓展就业服务供给质量和方式,完善优化无障碍设施、辅具适配服务;提升对于农村地区困境儿童和留守儿童的关爱服务水平,进一步健全涵盖监护、生活、教育、医疗的关爱服务体系。

社会组织作为参与社会协同治理多元主体中的重要力量,在国家和社会治理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有利于推动政府行政管理与基层群众自治有效衔接和良性互动。 社会组织中的慈善力量因其灵活性和及时性在兜底保障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应将慈善工作引入社会救助体系,形成以各地慈善协会为依托,各类社会组织为依靠的慈善工作网络。通过整合各类慈善资源,探索实施慈善助学、慈善助医、慈善养老、慈善扶幼等慈善救助项目,进一步激发社会各界参与慈善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在全社会形成崇德向善的良好氛围,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

创新发展型社会救助项目,促进农村低收入人口的可持续发展。除了“济贫”性质的现金帮扶和实物救助外,要实施积极的社会救助政策,把“解困”性质的社会服务和社会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未来农村社会救助的工作重点。应加强和创新基层公共社会服务的机构和网点建设,推进民生保障服务站点和人员行政村级制度性覆盖,拓展内容丰富和形式多样的社会救助项目,包括以工代赈、公益岗位兜底保障等。在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尚不完备的情况下,依托农村现有的学校、幼儿园、敬老院、爱心超市等机构为农村老人、残疾人、儿童等群体提供兜底保障服务。针对有就业意愿和劳动能力的年龄偏大人群、留守妇女等就业能力相对较弱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设计养老、托幼、助残和照料病患四类互助性公益性岗位;为有劳动能力的低收入群体尽可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积极拓展他们的生计活动选择空间。坚持以农村劳动力培训需求为导向,确保困难人群至少掌握一项专业技能;提供有针对性和时效性的就业技能培训,进一步拓宽农村劳动力的就业渠道,提升他们在生计活动中初次分配的获得份额,提升他们的就业质量和就业稳定性。

探索实施防贫综合保障,建立防贫致贫长效机制。为有效巩固当前的脱贫攻坚成果,建立稳定防止返贫和预防贫困长效机制,各地创建了应对各种灾害与事故风险的普惠性保险项目。河南、江西、内蒙古、贵州等地探索实施“防贫保”工程,整合民政救助等各类资金,从源头上建立“未贫先防、返贫预警、骤贫兜底、脱贫保稳”机制,以当年扶贫线为标准设置定额保费标准,通过组织农村居民购买“防贫”保险,保障因学、因病、因灾、因突发意外事故等因素造成致贫风险的农户和存在返贫风险的脱贫户家庭年人均纯收入达到扶贫线标准。 “十四五”期间,要进一步健全完善农村应对各种灾害与事故风险的普惠性保险项目,探索“基本生活救助+保障服务”等多种保险模式,建立防贫减贫长效机制,不断提高急难型重大突发事件的兜底保障成效,防止规模性贫困的产生。

“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将“人民生活更加美好,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作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远景目标之一。当前,农村社会救助工作面临着新的挑战和要求。应重点解决不同群体、区域和项目之间的资源配置不平衡问题,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统筹谋划农村社会救助,适度扩大保障对象和范围,进一步丰富救助项目和内容,进一步拓展救助功能和效应,进一步提升救助质量和水平,推动民生保障水平稳步提升,切实提高困难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

 


]]>

2021年11月18日 09:43
228
世界变局影响欧洲未来转型